同性婚姻:台灣公投受挫,同志平權運動路在何方

A same-sex marriage supporter in Taiwan cries after Saturday's referendums in Taiwan. Photo: 24 November 2018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支持婚姻平權的人士,在11月24日的開票當晚難過落淚。

一個辛勤地與市民握手的身影,出現在11月27日的台北市午後街頭,31歲的台北市議員參選人苗博雅,代表大安與文山兩區參選,獲得18739票的優秀成績。往後,她將入主台北市議會,成為市民的公僕與代言人,在當選後出來謝票,苗博雅感激每一位投給她的民眾。

不過,苗博雅除了是未來的市議員,她在這次的選舉中也有個其他身份——同志婚姻入民法公投運動的發起者,她參與了這次第14號與15號公投案的擬定。

該兩案的公投內容分別是:「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與「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最後這兩項公投,同意票與不同意票都以1比2的懸殊差距告終,這兩項公投失敗。

反對方提出了三項公投,其中一項——「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獲得大部分人數支持,往後政府將依據公投結果,在三個月內提出同性伴侶專法。

11月24日的這一夜,除了選舉外,公投的結果確實也讓很多同志運動人士沮喪,長久以來的抗爭,似乎在這一刻面臨重大挫敗,他們必須面對台灣目前的社會氛圍。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身為同志平權公投發起人之一的苗博雅,同時也投身這次的市議員選舉,以高票當選。

持續為同志權奮鬥

身為大安文山區的新議員,苗博雅同時也是一名公開宣佈「出櫃」的同志,一直以來,她都在同志婚姻的路上奮鬥。身為這次的同志公投提案人之一,面對失敗,她也相當坦然:「全台灣的同志圈都很沮喪,有些人甚至有輕生念頭。但我都跟他們說,不要放棄,讓我們繼續努力」。

這次的投票人潮中,支持同婚入民法的選民為350萬,對於苗博雅來說,這依舊是不可小覷的數字:「我們從『解嚴』到現在30年,走到這樣程度,我們還是鼓勵『同志』朋友們,想想很多溫暖的善意,未來一定會更好。」

大安文山區同時也是傳統國民黨票倉,在這次的市長選戰中,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丁守中,單單在這兩選區內就大贏無黨籍柯文哲2萬餘票。苗博雅能在思想相對傳統保守的深藍票倉,搶下一席議員位置,確實讓許多選民感到驚訝。

苗博雅笑說,選民的態度還是很溫暖的,選後在路上,許多人不斷跟她說加油外,還有其他區的選民特地跨區來跟她祝賀。對於未來目標,苗博雅坦言,台北市目前給予同性伴侶注記,但是其他的權益尚不夠,這會是她入主市議會後的關注重心。

好比目前同志伴侶所領養的小孩,依法只能注記為單親家庭,無法給予同志雙方保障。「同志婚姻的兒女,目前就醫跟就學等權益,還是有些要改善的,還有如何帶給台北市學校性別平等教育,我認為這很重要,」苗博雅說。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台灣的同志婚姻是否該入民法?抑或另立專法,成為公投案爭論目標。

專法如何設立?

早在2017年5月時,台灣的最高法院已經就現有憲法釋憲,明定須在2年內修正或是制定相關法令來保障同性婚姻,如果逾期未修正或立法,同性伴侶即可依現行民法規定登記結婚。

這樣的判決,無疑是讓同性婚姻權利邁進一大步,但也引起部分人士的反彈,民法的「一男一女」婚姻定義不該被改變,應該用「同性伴侶專法」保護,因而掀起了這次的同性婚姻是否該入民法的公投互搏。

反同志婚姻入民法的組織「下一代幸福聯盟」總召,同時也是公投發起人的游信義對BBC中文記者表示,這次公投結果是明確表示,民法定義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是不能被拆解的。游信義還說,未來會與同志團體「理性溝通」,大家一起找出更適合同志朋友的婚姻保障制度。

對於同性婚姻,游信義強調絶對是不同於一般婚姻:「如果把婚姻制度改了,既有的兩性秩序會瓦解,一男一女的倫常體系也不復存在」。他表示自己絶不歧視同志存在,也尊重同志的權益,但不會妥協同志人士想要挑戰法律下既有公共制度的意圖。

但對苗博雅等支持同志婚姻入民法的人來說,民法本來就應適用所有中華民國公民,加上當時釋憲時已經明確說出婚姻自由一定要平等保護,她認為如果另立專法,等同是過去美國白人對待黑人族群般,變相隔離同志族群。

她並補充,台灣是世俗國家,不是宗教國家。但是她在過去很多辯論場合下,看到有很多特定宗教團體人士,出來反對同志婚姻,但其實都是他們背上教義後,強加給其他人群的結果。

苗博雅認為,所有的信仰都是教人去愛,不要去阻撓其他人的幸福,台灣有宗教自由,但有些人用他們自身的宗教堅持,強加在世俗國家的民法上,「也許一時吧(有效),但長久下來,我們會走向一個民主共和國家該有的樣子。」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灣在10月底舉辦同志大遊行,當時主辦單位聲稱聚集了13萬人參加。

同志權利下一步

放眼亞洲,台灣曾一度是最接近同性婚姻可以實質合法化的國家,然而現在在公投過後,台灣政府必須要參考公投結果,並作出適當地回復。同志婚姻雖然依舊會立法保障,但無法入民法,對同志族群的打擊,顯然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恢復的。

對於反同志婚姻入民法的一派,重申要提同志伴侶專法,苗博雅輕鬆地回應:「他們要提案是他們的自由,但我相信,未來的某一天,台灣會迎接真正的婚姻平權」。

游信義則說,台灣人對於同志一直是很友善的,可以合法登記伴侶跟辦結婚儀式,就連他也有同志朋友。但他認為是部分激進派同志人士為了自已利益,想要修改民法規範,這是很不可取的。他說:「婚姻不就是為了孩子嗎?那不然是為了什麼?」。

他並補充,民法保障的異性婚姻是高於任何一切的,同性婚姻的「價值跟重要性沒有那麼高」。游信義認為同志人士一直口口聲聲喊人權,但他們要去探討,同志人士也是異性結合下出生的,對於同性人士一直抨擊他歧視,他覺得很遺憾。

然而,對於苗博雅來說,同志平權本來就不是容易的路。她舉例說,過去德國、法國與美國等國家,都是歷經數十年的爭取才慢慢得到權益。

苗博雅堅定地說:「人無知的時候,就會一直散佈恐慌。但社會改革就是這樣吧,往前走三步,還是會一時退兩步。慢慢地走,目標總是會到的」。

未來他們將先朝著與民法同樣規格的目標審慎訂立專法,而台灣依舊是亞洲最先承認同志伴侶關係的地區之一。而台灣同志權益的下一一步,苗博雅與她的同志戰友們,依舊在真正同志婚姻的崎嶇道路上緩緩而行。

中國大陸與香港的同志權益現況

BBC中文記者林祖偉

同性婚姻或同志公民結合權利,暫時在中國大陸或香港也是遙不可及的夢。

湖南長沙一對男同性戀伴侶,2015年曾向民政局辦理登記結婚被拒,其後向法院提告,成為大陸首宗同志爭取婚姻權的案例。結果,法院判處他們敗訴,理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中規定「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結婚」。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孫文林(右)與他的男朋友在湖南的法院提告,但他們敗訴。

在大陸較開放的城市,民眾對同志的印象並非完全反感,粉紅經濟甚為活躍,會有同志酒吧、同志交友軟件等等,亦會舉辦較大型的同志活動,例如上海驕傲節等等,不過這些活動因為政治因素,不會以「同志遊行」作宣傳字眼。

但由於中國此前的「一孩政策」持續已久,家庭基於傳統觀念,對下一代有傳宗接代的要求,令許多男同志被迫隱瞞自己性向,與異性戀女性結婚,結果造成了「同妻」(同志戀者的妻子)的問題。根據哈爾賓工業大學發表的研究成果,估計中國大陸有1600萬「同妻」。

一些男同志亦會尋找女同志結婚以應對家庭壓力,此稱為「形式婚姻」。

非政府組織人權監察2017年發表報告,深度訪問了17名被強迫接受「轉化治療」(又稱矯正治療、扭轉治療)的同性戀者,列出他們如何因為接受治療而身心受損。

國際醫學機構早已不視同性戀為精神病,世界精神病協會把「轉化治療」視為違反道德、沒有科學根據和具傷害性。

中國政府在1997年把同性戀去刑事化,由於官方也不再視同性戀為精神病,根據《精神衛生法》規定,「轉化治療」或被視為違法,但官方對坊間的「轉化治療」並沒有任何表態。河南一名男同性戀者曾被妻子強迫送入精神病院接受「轉化治療」,結果告上法庭,法院認為他的人身自由被侵犯,獲賠5000元人民幣。

中國政府沒有公開認可同性戀,關注團體一直擔心官方隨時會施以打壓,例如過往有同性戀體裁的影視作品遭下架中國曾推出《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稱同性戀是「渲染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趣味」,引發社會廣泛討論官方是否為同性戀定性

而在香港,同志平權運動被觀察人士認為「停滯不前」,先不談同性婚姻,連反對歧視不同性傾向人士的法例也討論了十多年,也無法達成共識。

根據港大2017年一項研究,香港逾半人支持同性婚姻,但社會的反同宗教保守聲音強大。

香港立法會上周以27票反對、24票贊成三票之差,否決了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議案,有宗教背景的議員公開表示,同志是異數,「歧視他們並沒有問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專訪:或改寫香港同志歷史的公務員與機師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近年同志運動的維權方式,逐漸走向法律層面。

近期,一名女同志MK,認為香港並無讓同性伴侶締結的相關機制,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爭取民事結合權,將會是香港首宗直接談及同志配偶關係的案件。

另外,英國女同性戀者QT今年7月獲判勝訴,令在外國民事結合的同性伴侶可以申請受養人簽證,被視為香港同志運動的里程碑。而公務員梁鎮罡則與在新西蘭註冊的英國籍伴侶,爭取政府給予他們平等待遇,希望可以申請異性戀公僕享有的配偶福利,案件已獲批上訴至終審法院。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