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疆拘留營:「扣留」維族人的「模糊凖則」

An Uighur woman holds the IDs of her relatives who are currently detained, as she and others protest on a street in July, 2009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過往不少維族人曾經維權,圖為2009年,一批婦女稱自己家屬被中國當局囚禁。

中國當局被指在新疆設立的「拘留營」,囚禁了上百萬維吾爾族人。北京說這些設施其實是「職業訓練中心」,但一些巴基斯坦人早前對BBC烏都語說,他們在中國的新疆藉妻子都是被中國政府人員強行帶走的,而且在營內受虐待,也被迫做一些違反伊斯蘭教教義的事情。

一些巴基斯坦人向BBC烏爾都語記者稱他們的妻子都曾被中國當局拘留,以下是他們的妻子被抓之前和之後的故事。

為保障受訪者安全,受訪者和他們妻子的名字都是化名。

沙希德角(Shahid Zaman)

我在中國得到一名當地女子幫忙開設了一家顧問公司。這名女子叫古勒芭努(Gul Bano ) ,生於新疆一個穆斯林家庭。我們為客戶提供不同的服務:簽證、市場顧問、採購、送貨服務等。公司的業務不錯。

2016年末,我們的一個客戶下了一個很大的訂單。我告訴當時在新疆家裏古勒芭努,這次想用陸路從北京到新疆,開始幹活前先在當地遊覽一下。我之前在中國旅行都是乘坐飛機的。

我記得古勒芭努對我說不要這樣做,但我沒有理會她。我坐車坐了許久,終於抵達目的地,住進了古勒芭努為我安排的酒店。

我到達當地後發現那裏大部份人口都是回教徒,讓我喜出望外,我也看見了數家清真寺。在目的地待了一天後,古勒芭努就要我離開,說她會在別的地方跟我會合。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尋找消失的維族人:拘留營經歷者向BBC講述 「再教育」日常

我沒聽她的話,又跟她說我希望遊覽一下。她最終讓我留下,但叮囑我不要到清真寺禱告。我又沒有聽她的話,在一個主麻日到清真寺禱告,又到處閒逛,然後回到北京。古勒芭努隨後也到北京來。

她有點擔心,她說有中國的政府人員向她查探有關我的情況。我當時對新疆的情況並不了解,古勒芭詳細解釋後,我開始擔心,但她安慰說不會有什麼問題。

訂單完成後,客戶對我們的工作十分滿意,我們也賺了許多錢。我和古勒芭努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就回到了巴基勒坦。

過了沒久,我在巴基斯坦時嘗試打電話給古勒芭努,但找不到她。我就嘗試聯絡我們的共同朋友,奇怪的是,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這個情況令我有點擔心。這對我來說有兩個問題:我的生意不能沒有她,而且她已經成了我的女朋友。

我也試圖在到中國,但在北京機場被攔下來,被告知我不能入境。我跟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的人員說,我曾在中國讀書,也有中國簽證,曾多次到訪當地。他們都聽不進去,只跟我說我已經被禁止入境,會被遣返回國。

我跟許多有相同經歷的人訴說我的情況。他們告訴我,古勒芭努是因為我在新疆參加了主麻日禱告而受罰。我不知道古勒芭努何時會獲釋放,也不知道她獲釋後會不會跟我聯絡,但十分惦念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聯合國對"百萬維吾爾族人在新疆被拘"的報道感到震驚,並呼籲釋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穆罕默德(Muhammad Jamil)

我屬於巴基斯坦信德省部族一員,生意主要是捕捉蛇、蠍子、烏龜等。這在巴基斯坦是違法的,但我們鮮有人因此被抓。

我開始向中國出口這些動物,因此要往返兩國。

有朋友跟我說,娶一個中國女子當太太有許多好處,我當時也是這樣想的。我2016年跟一名不是回教徒的中國女子結婚,然後給她在北京買了房子。

我的太太是一個十分好的生意伙伴,因此我開始長時間留在北京。她2017年跟我說她想到巴基斯坦逛逛,於是我帶她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Islamabad)。

我的家人見到我的太太都十分高興。我們在巴基斯坦待了數天,就回到北京。

2017年最後幾天,我們當時在北京過著非常愜意的生活,我太太當時懷著我們的孩子。但一天晚上,中國政府人員來叩我的門,要求我出示護照。他們之後也問我的太太拿身份證明文件,然後要她跟著他們走。我要求他們解釋,他們說她需要一些培訓。

他們也命令我立即離開住處,一棟用我妻子的名義購買的房產。我驚慌了,我問了當初說服我娶中國太太的那名朋友,得到的答案卻令我更慌。

他跟我說,中國的政府人員也說她的太太需要接受培訓,然後就帶走了她。我之後求見中國官員,跟他們說我和妻子都不信奉伊斯蘭教,還在他們面前吃一些伊斯蘭教教義不允許的食物,但他們只是跟我說要耐心等候她。

此後我在中國又待幾個月,直到我回到巴基斯坦。我的護照還有有效的中國簽證,但我並不想回到中國。我和我的太太都跟伊斯蘭教沒有任何關係,為甚麼他們要懲罰我們?我並不知道我的太太下落如何。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消失的維吾爾人:BBC探訪新疆「再教育營」

賈瓦德(Jawad Hussain)

我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出生,家裏做成衣生意,在印度從商已多年。但印巴兩國的緊張關係持續,因此家裏轉到中國繼續生意。

我每次到中國的時候,都會聘請一位來自烏魯木齊的回教女子當我的翻譯。我認為她十分可靠。為了工作上的便利,我有需要娶一位中國女子為太太。在徵得她父母的許可後,我們在2005年結婚。

2005到2014年間,她差不多每年都會跟我一起到巴基斯坦。在這段時間,我們育有兩個孩子。2015年,為了完成她的願望,我們一起到麥加朝聖。

2016年前,我們的生活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但在年末,一些中國政府人員來到我家,要我出示巴基斯坦護照。我當時以為這只是一個例行檢查,但這些政府人員又要見我的妻子和孩子,又要他們出示護照,並扣了他們護照,說他們調查完畢後才會發還。

事情遠沒有結束。三天後,一些警察到我家來,說我的妻子和孩子都不得離開當地,還得每天早晚向當地警察匯報。

我最初以為這些只是暫時的安排,但我錯了。這些禁令至今還在,而且每天都變得更加嚴厲。

中國政府在一年前發還給了我的護照,但仍然扣著我的妻子和孩子的護照。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