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兩國之間高科技較量激戰正酣

Close up of US and Chinese official shaking hands, holding documents. Flags of both countries in the foreground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美貿易戰背後,是兩國在高科技行業的較量

對中國的高新科技行業,即將過去的2018年絶對不是一個好年份。4月,美國商務部下令處罰違反美國對伊朗、朝鮮制裁禁令的中興(ZTE),七年內禁止美國公司向這一中國通訊業巨頭銷售零部件;之後伴隨中美貿易戰年中開打,「中國製造2025」計劃重點扶持的新興產業受到全面狙擊;12月,在中美貿易戰休戰之際,另一中國科技巨頭華為集團創始人之女、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禁令在加拿大被捕。

雖然貿易戰貫穿了這一年中美競爭的始終,但這背後,一場兩國之間高科技較量激戰正酣。

中美新戰場

種種跡象表明,中國技術的崛起觸動了美國人「國家安全」的敏感神經。上周,美國司法部指控兩名中國籍黑客依據中國國安部指示,盜取美國等12國公司的知識產權與商業機密。今年8月,美國通過《國防授權法》,在其中聲稱華為與中興與中國情報部門有關,兩年內禁止美國政府機構使用兩家公司產品。

一度被中國政府寄以厚望的「中國製造2025」是另一個典型案例。這個頒布於2015年的政策計劃,是中國打造製造強國戰略的第一個十年行動綱領,指出中國未來重點發展的高科技領域所在並提供大力支持,其中重點領域覆蓋新一代信息技術、航空航天、海洋、軌道交通、新能源汽車、電力、農業、新材料、生物醫藥等十個方面,彰顯中國全面崛起的蓬勃雄心。

「力爭通過三個十年的努力,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把我國建設成為引領世界製造業發展的強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打下堅實基礎,」中國國務院印發的關於《中國製造2025》的通知中寫道。

在貿易戰中,美國列出的徵稅清單與這個計劃重點領域有諸多重合之處。美國政府認為,「中國製造2025」會使中國政府在一些新興產業上為本國企業提供政策傾斜,不利於市場自由競爭。

這些衝突在多個領域不斷激化使得許多國際關係觀察人士擔心,一個新型冷戰或許正在醞釀。

「現在確實有一些促成冷戰的因素,」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國際關係專家包義文(Paul Evans)教授表示。他指出,過去中美兩國雖然在南海等軍事問題上存在分歧,但美國並未從經濟上與中國隔離。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傑弗裏·薩克斯(Jeffrey D. Sachs)教授認為,如果美國和中國無法突破互相指責又接連報復的循環,冷戰不可避免。

中美兩國的「技術民族主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解析《中國製造2025》計劃

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定位已經從「戰略伙伴」轉變為「戰略競爭對手」,中國在諸多方面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成為美國日益主流的觀點。今年6月,美國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發佈報告稱,中國的「經濟侵略」威脅美國經濟及國家安全。

與此同時,作為決定一個國家未來安全、綜合實力和競爭力的關鍵所在,科技競爭也被上升到了地緣戰略的高度。

包義文認為,這場競爭的重點是「技術民族主義」。他表示,所謂技術民族主義是指一個國家將經濟和科技領域定義為與國家安全有關的行為,雖然這些領域可能與國防、軍事問題沒有直接關聯,但出於國家競爭力方面的考慮,這個國家希望在該技術領域佔統治地位,因此將技術問題劃作國家安全範疇之中。

薩克斯和包義文都認同,「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高調出世引起了美國警惕,激化了兩國矛盾。「中國列出了10個領域,不僅表示要大力發展這些領域,還暗示將在全世界的這些領域佔主導地位。」薩克斯指出,通過公共政策追求科技進步是現代市場經濟體的慣常之舉,但宣稱自己將在某些關鍵領域統治全球市場則是「先發制人的表態」。

如果說「中國製造2025」是中國推行技術民族主義的體現,那麼將華為、中興問題上升到國家安全高度則是美國技術民族主義的證明。令包義文感到擔憂的是,美國的技術民族主義沒有明確邊界,外界不知道究竟哪些領域包含在其中。

也就是說,從華為到5G,從人工智能到航天工程,從無人駕駛汽車到清潔能源,每個領域都可能是這場戰略戰爭的焦點。

「驚濤駭浪」的未來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12月G20阿根廷峰會後,習近平與特朗普達成共識,中美貿易戰休戰90天。

貿易戰以來,中國降低了自己的姿態,「中國製造2025」從官方話語中逐漸銷聲匿跡,且在本月首次購買美國大豆,並對原產於美國的汽車及零部件暫停加徵關稅。但要想阻止新的鐵幕在太平洋上空落下,這些遠遠不夠。

「中國政府正全員出動,利用政治、經濟及軍事手段,還有宣傳,來加強其在美國的影響力,為自己謀取利益,」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10月曾在一次公開講話中這樣表示。

「這不僅僅是關於貿易和科技的競爭,而是事關美國在關鍵領域統治地位的較量。」包義文認為,科技戰已經與軍事能力和兩種制度的衝突捆綁在了一起,鑒於美國對中國的警惕之深,中國需要做出「不可想像的」讓步。

「這幾乎等同於要求中國經濟作結構性調整,同時改變共產黨的統治,」他表示。

對當下的中國來說,這種讓步的確不可想像。一周前,習近平在北京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剛剛強調,「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這番表態有停滯改革之意。

習近平還表示,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但需要有雄心壯志,「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還將善於建立一個新世界」。

在薩克斯看來,在多個國家國力強大、發展高新技術的21世紀,沒有一個國家會成為這個時代的統治者。「我們需要一個框架,在這個框架裏每個國家都可以變得強大,而又不會引起他國擔心自己的利益被破壞。」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