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爆料:最高法丟失案卷的「千億礦權案」是怎麼回事

崔永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崔永元是中國央視前主持人,現任教於中國傳媒大學。

2018年歲末,中國中央電視台前主持人崔永元向中國輿論界再扔下一顆「炸彈」。他爆料稱,一個歷時十餘年訴訟案件的部分卷宗在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審理期間「被盜走」,這迅速引發軒然大波。

將該事件推至高潮的是中國財經媒體《華夏時報》周日(12月30日)公布一條疑似是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視頻。他在視頻中證實卷宗離奇失蹤,並稱為「免遭不測」,而錄製影片。

最高人民法院先稱該爆料是謠言,周六(12月29日)晚又改口稱要調查。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簡稱「最高法」)是中國地位最高的審判機關。網友紛紛質疑,為何在如此戒備森嚴的場所,都能發生案卷遺失、監控損壞的情況,「不敢想像背後的水有多深」。

「最高院有賊?」

不久前因舉報明星偷稅而引發娛樂圈地震的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將矛頭指向了中國最高人民法院。他連續多日發微博稱,一起被稱為「陝西千億礦權案」的案件卷宗在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室「被盜走」、「最高院有賊?」

崔永元在微博中稱,承辦該案的法官王林清2016年11月突然發現該案的二審正副卷宗「全部不見了」,他隨後報告給了庭長,回看監控時發現黑屏。但法院沒有報案,只是要法官重新補一個新卷宗。

圖片版權 Weibo@CuiYongyuan
圖片版權 Weibo@CuiYongyuan

崔永元說,事後,一些法官不願意重新簽名的卷宗重要文件又突然出現了。他喊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稱,「周強,我覺得最高法的法官還是有骨氣的,你覺得呢?」

最高人民法院在事發後,一度通過媒體「闢謠」稱,案件卷宗已經歸檔,崔永元的言論沒有任何證據。然而,戲劇性的是,在崔永元進一步放出數條圖片證據後,最高法12月29日發佈聲明稱,崔永元發佈的內容屬實,並稱最高法「已經啟動調查程序」,歡迎知情人向其提供情況。

該事並未就此劃上句號。《華夏時報》周日(12月30日)稱其深度調查部記者收到一段疑似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視頻。

疑似王林清的男子身穿白色襯衫,回憶事件時說,「我感覺這個事情非常的蹊蹺,監控怎麼可能說壞就壞……並且我的辦公室門口有兩個監控,壞了一個也不可能都壞啊。」

「我就是要給自己、為保護自己,免遭不測,留下一些證據,」該男子說。

「神秘」的副卷

崔永元的爆料、疑似王林清的視頻迅速在中國互聯網引發輿論海嘯。有網友評論稱,「連最高法的法官都要靠錄製視頻來自保,電影裏都不敢這樣拍。」

前廣東高院法官、法律學者劉仕畢對BBC中文說,在中國,卷宗遺失概率非常小,因為遺失卷宗後果非常嚴重,甚至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所有司法人員都知道卷宗是第二生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強在2013年當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此前他擔任湖南省委書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件中遺失的卷宗包括「副卷」,這也引發了大量法律人士就「副卷」制度是否需要廢除的討論。

中國律師王振宇對BBC中文說,案件「副卷」是不對外公開的,律師看不到。它記載了合議庭評議記錄、領導對案件批示、有關部門的意見等。

「『副卷』記載了一個隱秘的世界,原來,有那麼多法外因素在決定案件判決。『副卷』或許也記載了一個骯髒的世界,充滿了權錢交易、法外之法,」王振宇說。

劉仕畢認為,副卷制度缺少法律支撐,違反司法公開原則。既侵害當事人知情權,又侵害律師的閲卷權,也違背司法改革的潮流。

他認為,中國有關部門應當通過此事件,進一步探討推進司法公開。

十二年的礦權糾紛

那麼,「陝西千億礦權案」究竟是怎樣一起案件?

事實上,該案是一起延宕12年未決的舊案,此前其就因案情過於曲折反覆,被諸多中國媒體報道。

糾紛的雙方分別是一家名為「凱奇萊」的能源投資公司,以及官方背景的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簡稱「西勘院」)。案件的核心是陝北榆林地區的一塊煤田的歸屬問題。

該煤田是「波羅井田」的一部分區域,面積近260平方公里,初步勘探儲量近20億噸,按照當時的煤炭價格,估值達近千億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陝西是煤炭資源大省。

據中國媒體《中國經濟周刊》報道,2003年8月,凱奇萊公司與西勘院簽訂合作勘察合同,凱奇萊公司負責勘探經費的大部分,該公司也將擁有煤田的大部分利益。

然而,西勘院後來以該合同與省政府的一項會議決定不符為由,宣佈無法繼續履行合約。不久後,西勘院與另一家名為「香港益業」的公司簽訂了波羅井田的合作勘察合同。

2006年5月,凱奇萊公司將西勘院起訴至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該法院一審判決凱奇萊勝訴。然而,西勘院不服判決,將其上訴到最高人民法院。中國媒體報道稱,在此期間,陝西省政府曾致函最高人民法院,希望推翻此前的判決。

凱奇萊公司法人趙發琦曾向媒體抱怨,「在探明瞭儲量有了利益後,他們就要把凱奇萊踢出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丟卷」事件發生後,2017年12月,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還是做出了終審判決——凱奇萊公司勝訴,其與西勘院簽訂的合同有效。

《法制日報》評論稱,凱奇萊公司在勝訴一年後依然引發了中國司法審判領域史無前例的巨大「海嘯」,真正原因或是最高院的判決執行受阻,有成為「司法白條」的可能。

「誰有如此能耐可令最高法的判決成為『白條』?這或許是崔永元這次操盤的真正目的。」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