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馬來西亞1MDB案:會敲響新聞自由的警鐘嗎?

馬來西亞布城司法宮前群眾聚集觀看跨年激光表演(31/12/2018)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華爾街日報》記者疑遭監控,香港間接被卷進1MDB腐敗案的漩渦當中。

美國《華爾街日報》就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大馬統一翻譯:納吉)涉嫌掏空國營一馬公司(1MDB)醜聞發表的最新報道中,一項細節把香港牽扯了進去。

《華爾街日報》1月7日報道,據該報取得文件與會議記錄顯示,中國官員在接待訪華大馬官員時主動提出,北京願意注資一馬公司解困,並運用其影響力,迫使美國等西方國家終止調查納吉布及其盟友。

報道還引述其中一份會議記錄稱,中方提議替布城當局竊聽參與一馬公司調查報道的《華爾街日報》駐港記者及辦事處,以找出洩密源頭。

納吉布本人與中國外交部分別反駁《華爾街日報》報道,香港輿論場似乎處於觀望狀態,但這「協助竊聽」指控還是稍稍敲響了香港新聞自由的警鐘。

《華爾街日報》的指控是什麼?

這篇報道的指控主要圍繞中國在馬來西亞投資的「一帶一路」項目——東海岸鐵路與沙巴天然氣運輸管道——涉及投資金額合共185億美元。《華爾街日報》取得一些會議記錄,詳列中方官員在2016年6月28、29日與大馬官員的交涉內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華爾街日報》跟進報道了美國對納吉布涉嫌透過一馬基金貪污腐敗的調查。

其中,根據一份馬方的會議簡報,在6月29日的會議上,「中國國內安全部門負責人孫力軍」向馬方官員證實,「中國政府曾應馬來西亞政府要求,監控在香港的《日報》(人員)」,當中包括「全面居家/辦公室/器材監聽、電腦/電話/網絡數據提取,以及全面運營監控」。

報道引述馬方的簡報記載:「孫先生表示他們將連起《華爾街日報(香港)》與大馬相關人員的一切聯繫,只要一切就緒,將透過『後台渠道』向馬來西亞提供海量信息。此後須採取哪些措施全在於馬方。」

孫力軍於2018年3月升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中共《人民日報》旗下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當時介紹,孫力軍「現任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兼一局二十六局局長、港澳台辦公室主任,副總警監警銜」。

公安部一局即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公安部二十六局即公安部反邪教局。中國公安部網站履歷並未提及孫力軍在國保局與反邪教局的職務,但仍標示他為公安部港澳台辦公室主任。

《華爾街日報》表明,有關文件是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新政府上台後搜查納吉布辦公室所得,該報記者在審閲文件之餘,還採訪過知情的大馬政府官員。該報也承認無法證實北京最終有否向布城提供情報。

《華爾街日報》香港記者站與其母公司道瓊斯公司共用辦公室。報道本身引述該報一名發言人稱,報社僱有保安與網絡安全專家,確保記者安全,並確保與新聞消息來源通信安全;道瓊斯公司亞太區發言人在答覆BBC中文記者的電郵查詢時稱,目前不會作進一步評論。

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星期二(1月8日)表明將徹查有關指控,但據大馬華文媒體所述,林冠英稱「他們所報道的東西我們沒有詳情」,「我們有興趣索取《華爾街日報》的會議記錄副本」。

納吉布在Facebook上逐點回應該報指控,其中對於竊聽一事,納吉布說:「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這根本就沒發生過。」

北京與香港如何回應?

香港前不久因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安排富商肖建華失蹤疑案銅鑼灣書店事件,數度陷入中國大陸人員赴港執法是否違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原則的爭議,中國情報人員在香港監控外國記者的指控也引起了相同討論。

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星期二被記者問及對《華爾街日報》報道的回應時說:「每天都有不同的報道,所以我不評論報道的細節。但肯定有一點能告訴大家,在香港只有特區政府的執法部門才有執法權,所有行使任何法律措施,都只可由香港的執法部門來做。」

「香港的執法部門在執行他們的工作時,都是針對防止或調查罪案,以及涉及公共安全的因素,才會行使他們法律上所賦予的權力。」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香港西九龍高鐵車站「一地兩檢」安排引發一些香港民眾擔憂內地執法人員「跨境執法」。

然而,按照香港《基本法》,中國視為外交與國防問題者,則不屬「兩制」自治範圍,香港特區政府只能聽從北京指示。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星期三(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按原則,中國從不干涉其他國家的內政,一些國家對中國的無端指責是毫無根據的」。陸慷又強調,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已就此發表聲明。

馬來西亞媒體星期二深夜接獲中國使館聲明,當中稱:「中國對外合作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旨在促進共同發展繁榮。我們不接受對中國的無端指責。」

「今年是中馬建交45週年,兩國關係面臨新的發展契機。中方願同馬方繼續攜手合作,共創兩國關係美好未來。」

竊聽指控實際引起了多大反響?

雖然說《華爾街日報》的指控同時牽扯到新聞自由與香港「一國兩制」實施等議題,但報道發表兩天下來,香港內部似乎傾向於觀望有否進一步信息提供。

BBC中文記者向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查詢時,楊健興只表示:「香港記協暫時未有足夠訊息判斷,加上馬來西亞政府已表示將徹查,記協不便評論。」

在香港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代表泛民主派的民主黨籍議員凃謹申星期三說,要釐清這到底是否國家行為,否則北京該徹查是否有人為了領功或是為了經濟利益,私下運用國安資源行事;要這是國家行為,則北京應當自我檢討,考慮「一帶一路」等國家利益是否該高於「一國兩制」。

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許楨博士對BBC中文記者說:「要是相關指控成立,這不但在政治、外交上有爭議,甚至於未必符合中國、香港與馬來西亞的法律。但一個如此嚴重的指控,有沒有些確鑿的證據呢?那篇報道沒有太具體、無可辯駁、很具說服力的證據。」

「眼下無論是作為當事人的《華爾街日報》、作為被指控方的中國政府與馬來西亞前政府,以至於第三方媒體和調查人員,都有角色讓這事情更加可信或更加不可信。單憑一篇報道不至於動搖得了兩國政府的威信或者是國際聲望。」

馬來西亞CITY Plus FM華語電台主編藍志鋒表示不能確定《華爾街日報》報道的真實性,但依照前政府對媒體的管控,這起竊聽記者指控並未讓他感到驚訝。

藍志鋒對BBC中文記者評論說:「我想,可能馬方有提出這樣的要求,想知道新聞來源。但不知道『要求監控』是中國提出還是馬來西亞提出。不過自從2012年爆出一馬發展公司弊案,當時政府就開始對媒體報道感到緊張,所以其實可以了解當時政府的態度。」

藍志鋒提到,當地媒體《The Edge周刊》和《The Edge財經日報》此前因頻頻報導一馬公司弊案,2016年被政府凍結出版3個月,但後來報社在訴訟中獲勝,法院裁定政府要向報社賠償損失。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納吉布(中)正就其貪污腐敗指控受審,他否認指控。

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通識教育中心主任潘永強博士認為:「當時我們的納吉政府要解決它的財務問題,中國基於他們的利益考慮,兩方面就配合起來。中間會不會很仔細、認真的思考到『一國兩制』的問題,我相信馬來西亞這邊不一定有這個敏感性。」

「不管是有沒有進行,如果有這個意圖,那麼也是一個相當嚴肅的事情。」

《華爾街日報》報道的這個細節還是引起了人權組織和媒體圈的一定關注。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資深中國研究員王松蓮說,香港保安局局長的評論是個好的開始,但她也質問是否應該正式調查報道中的指控。

曾報道中國對澳大利亞與南太平洋國家影響力的澳大利亞第九頻道電視台政治新聞編輯烏爾曼(Chris Uhlmann)形容,協助竊聽是參與「一帶一路」計劃的「無名好處」。

英國《金融時報》副新聞主編塔賽爾(Tony Tassell)也質問「竊聽」之事是否常見。

另一方面,潘永強博士對BBC中文記者指出,儘管馬哈蒂爾總理已經宣佈擱置東海岸鐵路等「一帶一路」項目,但北京仍希望重新啟動建設,因此過去半年北京都低調處理馬中關係。《華爾街日報》這次報道不至於會給馬中關係帶來衝擊。

香港新聞界都面對著哪些隱憂?

自1997年政權移交後,境內外新聞自由或人權組織持續對香港本地媒體承受政治與經濟壓力,形成自動向北京靠攏的自我審查問題。香港記者協會2018年《香港言論自由年報》指出,北京持續向香港施壓,要求盡早落實《基本法》第23條規定的維護國家安全立法,而導致同樣立法在2003年以失敗告終的社會反對因素已經變得薄弱。

2018年8月,香港特區政府宣佈有意禁止主張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運作,至9月正式頒令。在此期間,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如期邀請該黨負責人陳浩天演講,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派員公署譴責FCC「為『港獨』分子搭台『造勢』」,親建制陣營更呼籲取締FCC

其後,FCC第一副主席,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延長工作簽證,至11月馬凱嘗試再次入境時被拒。英國外交部批評此舉「破壞《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中國外交部則稱堅決支持港府決定,「別國無權干涉」。

同年10月,一起罕見的集體刪稿事件引起香港社會注意到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黃坤明曾接見香港媒體高層訪問團詳談,分析人士認為中共有可能想要加大力度影響香港媒體,質疑中共希望香港媒體跟上「黨媒姓黨」的步伐。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香港媒體面對自我審查等威脅已有多年。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