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人被判死刑:「上訴加刑」與「行刑外交」引發爭議

謝倫伯格在被告人席上(中國遼寧大連中院供圖14/1/2019)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謝倫伯格案在短時間內完成重審,引起質疑。

科技通訊巨頭華為高管孟晚舟被捕事件尚未結局之際,中國法院以走私毒品罪改判加拿大男子死刑,引發中加兩國新一輪外交爭議。

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此前被遼寧大連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上訴後被發還重審,大連中院星期一(1月14日)重審一審判處謝倫伯格死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處在風暴中心的加拿大迅速表示抗議,並更新對中國之旅遊警告。中國外交部星期二(15日)反指加方「沒有認真學習中國法律」。

謝倫伯格的辯護律師張冬碩向BBC中文證實當事人將提出上訴,並質疑重審過程有違法之處。大連中院則強調當事人一切權利獲得保障。

謝倫伯格的姑姑納爾遜-瓊斯(Lauri Nelson-Jones)通過郵件向BBC表示:「這是個可怕的、不幸的、令人心碎的情況。我們最壞的打算成真了,無法想像他現在什麼感受,在想什麼。」

BBC駐北京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分析說,現行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死刑案件終審後仍需最高法院核准方可執行,中國也許以此作為談判籌碼,爭取加拿大釋放孟晚舟。

一夜之間密集交鋒

一個月前,華為高管孟晚舟因美國請求被加拿大拘留,中國警告加拿大要承擔「嚴重後果」,隨即北京方面逮捕了兩名加拿大人,但不包括此次被判死刑的謝倫伯格。

謝倫伯格被改判死刑的消息於星期一晚公布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公開表示嚴重關切,指責中國的死刑判決「武斷」,這是他就中國接連拘留加拿大公民事件爆發以來最強烈的回應。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特魯多對謝倫伯格案的評論遭北京批評為「武斷」。

與此同時,加拿大聯邦政府目前已對考慮前往中國的加拿大旅客發出警告,提高對中國旅遊安全的風險級別,稱由於中國「存在任意執行當地法律的風險」,前往中國需「高度謹慎」。

針對特魯多的說法,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星期二發表社論反擊稱,特魯多的言論是從價值觀出發,「武斷」地以加拿大法律為參考標凖,卻沒有從中國的司法角度考慮問題。加拿大不設死刑,但中國的刑法規定,毒品走私犯面臨的最高刑罰是死刑。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二也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我不知道加方有關人士講這個話之前,有沒有認真地讀一讀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就此案發佈的相關信息,有沒有認真地學一學中國的有關法律。」

「我覺得加拿大政府是應該向本國公民發佈一個提醒,但不是說提醒到中國可能面臨威脅,而是提醒加拿大公民千萬不要到中國來從事走私販毒這樣的嚴重罪行。如果到中國來從事這樣的嚴重罪行,一定會有嚴重後果。」

華春瑩還表示,「加方發佈所謂提醒有點賊喊捉賊。實際上,以所謂法律為由任意拘押外國公民的恰恰是加拿大,而不是中國。」

案件疑點:程序、證據與時機

大連中院在重審宣判後發表聲明稱,2014年底,謝倫伯格與其他人合謀,試圖從中國走私222公斤冰毒到澳大利亞。謝倫伯格在被捕前曾凖備逃往泰國,但在途中被捕。謝倫伯格案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5年。

去年12月底,遼寧省高級法院裁決將謝倫伯格案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因出庭檢察員提出一審法院認定被告人為從犯和犯罪未遂並從輕處罰明顯不當。

12月初,加拿大警方在溫哥華機場逮捕中國公司華為的高管孟晚舟。

《環球時報》星期二的報道稱,受加拿大使館委托替謝倫伯格辯護的張冬碩律師稱,謝倫伯格在案件審理期間應當享有的辯護、翻譯等各項權利得到了依法保障,律師會見很順暢,法庭在短時間內重審「完全合乎法律」。

張冬碩星期二到看守所會見謝倫伯格後向BBC中文記者指出,他的說話遭《環球時報》歪曲。

張冬碩確認,會見當事人的過程「沒有遇到很多阻礙」,重審的過程也是合法,但是「按照法律規定,發回重審之後,如果公訴機關補充起訴了新的犯罪事實,是可以加重被告人的刑罰。我的觀點是,公訴機關補充起訴的事實,仍然在舊的犯罪事實的範圍內」。

「他沒有新的犯罪事實,所以不能加重被告人的刑罰。」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律師表示謝倫伯格正預備提出上訴。

張冬碩是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成員,莫少平因曾代理多起維權人士與異議人士案件而為人認識。

張冬碩說:「從發回重審,到重審一審立案,再到重審的一審開庭,再到重審的一審宣判,整個過程確實是非常、非常快,這是我之前確實沒有遇到過的。」

「這個案子確實是有問題。」一位熟悉案件的人士向BBC中文表示,「原來第一次判15年的時候就給他做無罪辯護,它遲遲判不下來。大連中院逐級請示到最高人民法院。然後最高人民法院下了一個批函,就說給他判15年。這個實際上最高法院都違法。所以為什麼四年多它才下來第一次的那15年那個判刑。那就是說它根本判不下去,就覺得這個案子證據確實有問題。」

上述熟悉該案的人士稱,「按說二審法院原則上它都不開庭,應該書面審就完了。維持一個原判就完了。而恰恰在這個時候就出現孟晚舟這個案子。一下子形勢急轉之下,突然間就說二審要開庭。不僅僅要開庭,司法部、北京市司法局、西城區司法局一下子就對律師施加壓力。『這個案子特別重視,你們要開好』什麼的。」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院倪偉平(William Nee)對BBC中文表示,「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擔憂的案件,因為匆忙的重審,以及當局似乎故意希望外國記者報道此案。這樣做顯然涉及一個背景,即他們通常禁止或阻止外國記者報道案件的審判。所以這看起來很古怪。我們當然認為他不應該被判處死刑,當局需要重新考慮這一決定。」

張東碩對BBC中文介紹說,他們已經向當事人說明上訴須提及的要點,但程序上得由當事人本人來凖備並提交上訴文書。預計謝倫伯格將於下周提起上訴。

美加解讀死刑判決:「武斷」、「不尋常」、「行刑外交」

BBC中文駐美記者馮兆音 發自華盛頓

圖片版權 AFP

謝倫貝格的死刑判決一石激起千層浪,在美國和加拿大迅速掀起輿論波瀾。

首先受到關注的是死刑判決的時機。中國觀察家利明璋(Bill Bishop)形容,「人質外交升級為行刑外交。」

利明璋稱,在一周前就聽說中國當局將重新審判謝倫貝格、並判他死刑的消息。他在推特上表示,「這整個過程都是設好來干預加拿大的司法程序,威脅加拿大釋放孟晚舟。」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中國法教授克拉克(Donald Clarke)還撰文稱,法庭罕見地主動邀請了國際媒體旁聽審判,顯然有意提高案件的國際關注度。

克拉克認為,不是每一個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捕都與孟晚舟案有關,中國希望公開這場審判背後的動機,可通過兩種假設來理解:第一,中國希望借此展示中國刑事法律的流程;第二,中國希望向加拿大就孟晚舟案施壓。而上述種種的「不尋常」,以及最近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的公開表態、中國逮捕其他兩位加拿大公民的事件,都指向後一個假設,讓人很難相信一切都只是巧合。

克拉克指出了此案的多處不尋常:首先,被捕、審判與裁決之間存在長時間的延誤,謝倫貝格在2014年12月被捕,在2016年3月首度受審,直到2018年11月才獲得15年監禁的首個判決。跟這環環的延誤相比,重新審判發生得非常快,法庭在上訴裁決後16天就安排了重新審判,並且迅速作出了死刑判決。

其次,發回重審的案例相對少見,根據克拉克的統計,在2017年中國的刑事上訴中,只有2%的案件被發回重審。根據刑法規定,被告人上訴後,上訴庭不能加重原判決,但如果上訴庭不作出裁決,而是發回原法院重審,被告人可能面臨更高的處罰。在謝倫貝格的案子中,檢察官就提出了新的證據、控訴更嚴重的罪名,被告人因而被判得更重。

克拉克對BBC中文表示,「我以前也見過在我看來不公正的案件,但想不起來任何一個案件如此明顯與被告的有罪或無罪無關。據我所知,這是中國外交領域前所未有的一步,是中國的一種外交計謀。」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大連中院此前耗時甚久才能下達一審15年監禁判決。

十五年徒刑上訴改判死刑

謝倫伯格被控販毒。據1997年修訂的中國《刑法》第347條第1款規定,走私、販賣、運輸、製造鴉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數量大的,「處15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並處沒收財產」。

毒品走私在中國通常會受到嚴懲。中國此前曾處決過犯有毒品相關罪行的外國人。2009年,一名英國人因販毒被處決,引發英國方面強烈抗議,稱中國缺乏任何精神健康評估。

倪偉平也對死刑本身表示反對。「如我所言,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會全面反對死刑。但是,對於仍然保留死刑的國家,根據國際法,他們應該為最嚴重的罪行保留死刑。人權理事會基本上將此解釋為故意殺人。因此,與毒品有關的犯罪,或經濟犯罪,或同性性行為有關的犯罪等,並不符合達到保留死刑國家的適用門檻。」

《環球時報》社評稱:「加拿大和一些西方輿論在第一時間就將此案與孟晚舟事件聯繫了起來,宣稱中方在拿此案向加方施壓。這種無理的推測是對中國法律的粗暴輕視。」

文章還稱:「莫將這次典型的司法判決說成是『政治判決』,否則,難道特殊政治原因一旦消失,就可以來中國販毒了嗎?那樣的評論是會殺人的。」

社評還說:「謝倫伯格案在西方很受關注,儘管一些人會歪曲解讀此案,但有一個重要信息還是會傳遞到加拿大和西方:在中國販毒的風險比在西方高,那裏有死刑在等著鋌而走險者。中國為執行本國法律不懼外部壓力,這個信息同樣會被西方公眾接收到。」

大背景:中加關係迅速惡化,司法部長臨時替換

去年12月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中加關係迅速惡化。幾天后,孟晚舟被獲准保釋,但仍然受到持續監視,必須佩戴電子腳環。

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她在美國被指控違反2009年到2014年間對伊朗的制裁禁令。孟晚舟否認自己有任何違法行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曾批評加拿大扣押孟晚舟「侵害人權」。

在她被捕後的幾周內,中國拘留了兩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邁克爾(Michael Spavor)面臨著危害國家安全的指控。

中國否認對兩名男子的拘留與孟晚舟的被捕有關,但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以牙還牙」的行動。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二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孟晚舟案不是一起普通的法律案件。加方對孟晚舟女士採取的抓扣措施絶不是為了司法正義,而是對司法程序的濫用。加方必須為其錯誤承擔所有的嚴重後果和責任。」

而在謝倫伯格案重審判決之際,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周一宣佈對內閣進行小幅改組,由大衛⋅拉梅蒂(David Lametti)代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出任加拿大聯邦司法部長。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CBC-RCI)指出,新任司法部長將會參與處理是否將孟晚舟引渡美國的決定。

曾任法學教授的新司法部長拉梅蒂宣誓就任後對媒體表示,正因為他有可能參與其中,他目前不會評論孟晚舟案,「但我可以說我們是個法治國家,而這是我們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原則,作為加拿大的司法部長兼檢察總長,我必然竭力捍衛法治。」

王州迪調任轉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被加拿大輿論視為降級留用。但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引述內閣成員、政治官員與公務員消息渠道稱,調職是因為她性格火爆,難以相處。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