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開通三個月來的混亂與反思

港珠澳大橋開通至今,車流量遠不及預期,經過大橋入境香港的遊客卻被指嚴重影響大橋香港口岸附近居民的生活。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港珠澳大橋開通至今,車流量遠不及預期,經過大橋入境香港的遊客卻被指嚴重影響大橋香港口岸附近居民的生活。

連接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三地的港珠澳大橋落成後,大量中國大陸旅客為了一睹大橋的風彩而湧入香港。許多旅客到港後,選擇到離香港口岸最接近的東涌市鎮消費,令這個位於香港西部的小市鎮,受到遊客劇增的困擾。

大橋開通後短短一周多,超過20萬名遊客透過港珠澳大橋抵港,最高峰時期一天有10多萬人次利用港珠澳大橋出入香港,這些遊客中大部份通過廣東省的一天觀光團團抵港,把東涌這個人口只有八萬多的小市鎮擠得水洩不通。住在東涌20多年的居民說,從前那兒是一個小小的新市鎮,遊客湧入後令當地的食肆接應不瑕,買一個便當要排隊等候半小時。廣東和香港兩地政府事後急忙採取補救措施,情況有所改善。

遊客湧入令當地更多原本向居民出售日用品和食品的店子轉型,改為出售受遊客歡迎的貨物,令居民的選擇更少。

東涌這個小鎮在港珠澳大橋開通三個月以來,從一個小鎮變成一度被遊客擠得水洩不通的遊客城市,再變回一個小鎮,但許多居民切身的問題仍未解決。而隨著更多連接香港與中國大陸的口岸即將開通,香港不同黨派的議員均擔心情況會否在香港其它地區重現。

東涌的快餐店內人頭湧湧,居民到快餐店買便當,排隊也得花上半小時。 圖片版權 TUNG CHUNG CONCERN GROUP
Image caption 東涌的快餐店內人頭湧湧,居民到快餐店買便當,排隊也得花上半小時。

遊客「令東涌水洩不通」

東涌居民劉永賢在當地住了20多年,他當初搬進東涌時,高樓大廈不多,連位於赤鱲角的新香港國際機場也仍未開放。這與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東涌的情況完全改變了。

他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港珠澳大橋開通第一個星期,區內的人流沒有太大分別,但當經營來往香港、澳門和珠海的金巴公司加密班次疏導遊客後,問題開始出現。他認為,許多中國大陸遊客到達香港後想「體驗一下」香港,但他們逗留香港的時間不多,因此通常選擇到訪距離香港口岸十多分鐘車程的東涌。

劉永賢說,從東涌開到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穿梭巴士經常有長長的隊伍,阻塞當地居民來往港鐵站的必經之路。

東涌區議員與巴士公司交涉後,對方加強管理,排隊的秩序有所改善,但帶來的影響沒有停止。劉永賢說,當時許多遊客都湧到東涌的餐館吃飯,每天早上十時開始就人山人海,即使到快餐店,最少也需要排隊差不多半小時才能點菜。

東涌距離港珠澳大橋香港只有約五分鐘車程,吸引許多經大橋抵港的中國大陸遊客到東涌購物。 圖片版權 TUNG CHUNG CONCERN GROUP
Image caption 東涌距離港珠澳大橋香港只有約十分鐘車程,吸引許多經大橋抵港的中國大陸遊客到東涌購物。

一些香港市民及組織發起示威,要求當局正視東涌遊客過多的問題,又指許多中國大陸的旅行團沒有按規定在香港安排旅行社接待,為他們安排交通,或與其他旅行團配合把遊客分流到不同的景點。

香港立法會旅遊界議員姚恩榮透露,大橋開通後的確出現這種情況,造成最初的混亂。他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中國大陸多個部門之後分別發出整改通知,包括要求旅行團必須按香港法律安排接待旅行社、不可以組一天團等。港珠澳大橋穿梭巴士的營運公司又實施措施,只售賣一定數量從珠海出發到香港的車票,情況才有改善。

「所以說東涌的問題,經過這個行政措施處理後,基本上已經獲得解決。」

東涌居民劉永賢指,營辦來往東涌和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巴士公司架設鐵馬後,遊客排隊等候登車的秩序才見改善。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東涌居民劉永賢指,營辦來往東涌和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巴士公司架設鐵馬後,遊客排隊等候登車的秩序才見改善。

商店轉型

除了港珠澳大橋口岸,香港與中國大陸現時還有另外8個陸路口岸,大多位於北部與深圳接壤的邊境地區,或設在市中心的鐵路運輸口岸。香港北部區域多年來都受到大量中國短途旅客湧入購買日用品的問題困擾,而港珠澳大橋開通,把這個問題延伸到了東涌。

但東涌居民劉永賢認為,遊客為東涌帶來的問題不止在人流方面。東涌市中心目前有兩個大型購物商場,其中一個多年前已經全面轉型,只出售時裝服飾,居民只能到另一個商場購買日用品。當地現時也只有一個由私人公司營運的菜市場,貨物售價平均比香港其他地方貴。

劉永賢說當地許多的店鋪近年都轉型,迎合遊客的購物口味,令「東涌居民的選擇更少」。他帶BBC中文記者實地走訪當地其中一家大型超市,發現超市許多地方轉型,售賣飯盒、醬油、日用品等受內地遊客歡迎的貨物,他被迫轉到東涌另外一家超市購買日常用品 。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早前表示,許多旅客都是為了看港珠澳大橋而到訪香港,不一定是為了遊覽香港。他因此建議在香港的旅檢大樓開設店鋪,滿足遊客購物需要。但劉永賢認為,大陸遊客為了有到訪香港的感覺,必定會離開口岸區,而最近的市鎮就是東涌。

香港立法會其中一位代表東涌的建制派議員周浩鼎認為,這些在口岸設立店鋪的措施只是臨時建議,他認為將來在香港口岸旅檢大樓的人工島建設購物城才能解決問題。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整個香港口岸本身預留有將來可做一些大型規劃的空間,「就是在那裏搞一個大型的零售購物、娛樂配套,可以在香港口岸搞起來」。

除了駕駛私家車,旅客可以乘坐穿梭巴士來往香港與澳門和珠海。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除了駕駛私家車,旅客可以乘坐穿梭巴士來往香港與澳門和珠海。

如何應付過多的遊客?

另一個位於香港北部、連接深蓮塘區的香園圍口岸預計在今年內開通,令外界關注東涌出現的情況是否會重演。周浩鼎認為,位於新界北部的新田購物城早前正式開幕,可望接待一些中國內地的遊客,減低遊客對當地居民的影響。

香港立法會另一位代表東涌的民主派議員郭家麒認為 ,蓮塘口岸開通後東涌的情況一定會重現。他向BBC中文解釋,深圳居民現時申請相關通行證後,可以多次往返香港。他認為,雖然每周限出入境一次,但深圳居民這麼多,香港也會無法應付。

郭家麒認為,香港政府應該著重改善該區的配套。「開通新關口後,如果預計有很多大陸人來,交通配套麻煩要做好一點,要不然當地居民會苦不堪言。」


註: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在10月31日和11月26日兩次改變每日車輛流量截數時間,因此圖表並不包括10月31日零時至早上八時的資料,11月26日零時至早上八時的車流量也可能被重覆計算。


多個連接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口岸近年相繼落成。其中,將香港連到中國高鐵網絡的西九龍站去年9月開通,站內為實施「一地兩檢」,撥出部份用地歸內地政府管轄,並執行內地法律,在香港社會引起很大迴響。

郭家麒批評,香港與內地政府設立越來越多出入境檢查站,會把香港的地位「模糊化」,香港會有更多的地方被內地遊客用作他們的「後花園」,情況只會越來越差。

港珠澳大橋是首個設在香港西岸的陸路過境口岸。 圖片版權 HONG KONG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港珠澳大橋是首個設在香港西岸的陸路過境口岸。

世界各國多個城市近年都受到遊客過多的問題困擾,並先後推出措施解決問題。其中,日本向所有離境人士收取1000日圓(約9.27美元)的離境稅,收入將用於改善旅客使用的設施和加強推廣日本旅遊業。

意大利國會去年12月也通過法案,容許威尼斯向同一天來回的遊客徵收最多10歐元(約11.57美元)的「入城稅」。威尼斯市長布魯加洛(Luigi Brugnaro)說,稅收將用於清理遊客留下的垃圾。

香港浸會大學酒店及旅遊管理學院副教授張玉艷留意到,許多到威尼斯的遊客並不會留在威尼斯過夜,因此這些收入可以補助維修旅遊景點等開支。但她在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實施旅遊稅「未必是解決所有問題的唯一方法」。

香港立法會議員姚恩榮認為,威尼斯的情況與香港不同。他對BBC中文解釋,威尼斯地方比較小,遊客來源相當廣泛,接待能力相對較小,因此方法可行,但只能用來補貼當地開支,「對分流或減少遊客作用不大」。

姚恩榮又指,香港政府目前的稅收基本上充足,無須收取這種費用,「影響旅客對香港的感覺」。他認為,香港在每個季度都有不同活動吸引遊客,因此香港把遊客分流到不同時間到訪的作法比較可行。

張玉艷認為,香港政府應該著力探究旅客到香港的路線、目的和停留時間,加強對旅客到訪的管理,減少對本地居民的影響。「在我看來,旅遊業是一個十分正面的事情,因為它可以創造就業,也對香港的GDP有貢獻,只是在管理遊客過多的問題上,我們應該聆聽不同持份者的意見。」

貨運業「前景樂觀」

除了客運,外界也希望透過港珠澳大橋加強珠江西岸與香港的貨運聯繫。香港政府2008年向立法會提供的文件指,預料大橋在2030年平均每日車流量3.3萬,而且有助推動珠海西部至香港的貨運業。但大橋開通至今車每日平均車流量只有約3000,其中貨櫃車車流每天從未達到100。

據香港媒體估算,大橋開通前從珠海運輸貨櫃到香港葵涌貨櫃碼頭,須要繞經虎門大橋,距離約200公里,約需3.5小時。如果改經大橋,車程會大幅縮減至65公里,只需75分鐘就可抵達。

但香港貨運業人士指,中港貨運陸路主要依靠連接深圳的管制站,港珠澳大橋開通的消息來得太急,他們未能趕及與貨主商討改用大橋的路線、價錢等問題。

香港當局希望港珠澳大橋可幫助陸路物流業減低運輸成本,但大橋開通後貨櫃車車流量遠不及最初預期。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香港當局希望港珠澳大橋可幫助陸路物流業減低運輸成本,但大橋開通後貨櫃車車流量遠不及最初預期。

香港陸路客貨運輸業議會主席蔣志偉向BBC中文解釋,貨櫃車在中港邊境通關時,中國大陸當局首先會利用貨櫃車的總重量來確定車內載的貨物與申報的貨物是否相符,如果重量不符,就會要求打開貨櫃箱查驗,「時間可能需要三小時,甚至五、六個小時」。

蔣志偉解釋,貨櫃車選擇行走的路線是由貨物的主人決定,這些貨主也會找報關公司協助向中港海關申報所運的貨物種類。這些清關公司在舊有的中港陸路口岸附近都設有辦事處,如果貨車通關時遇到問題,可以很快地抵達口岸協助這些貨主解決問題。「但他們在新的港珠澳大橋口岸沒有這些設施,許多貨主不願冒這些不必要的麻煩與風險。」

蔣志偉透露,現時許多空載貨車會行經港珠澳大橋進入中國大陸,取貨後使用舊有口岸清關。「這是因為空載貨車不用聽命貨主,因此貨車司機就會選擇最方便、最省錢、最快的路線,就是港珠澳大橋。」

蔣志偉認為,港珠澳大橋降低運輸成本,讓來往珠江西部的陸路運輸可以與水路競爭。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蔣志偉認為,港珠澳大橋降低運輸成本,讓來往珠江西部的陸路運輸可以與水路競爭。

他認為,港珠澳大橋可以幫助減輕運輸成本,而且相比來往於香港和珠三角地區的內河船,陸路運輸更靈活。「如果一家公司以內河船託運貨櫃,最早也要第二天才可以完成。」

「但以陸路運輸,只需要打一通電話,可能不用兩個小時已經可以派出貨櫃車到達工廠。」

他認為,港珠澳大橋令陸路貨運可以與海上運輸競爭,長遠始終看好行業前景。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