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方的「臍帶」斷開仍無法消除北京後發優勢

達沃斯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達沃斯試圖消除人們對全球經濟放緩的擔心。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中國仍然會繼續對外開發,保持發展。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已經降至199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中美達成協議,避免讓全面貿易戰累及世界經濟已經成了比達沃斯論壇更受關注的話題。

今年的達沃斯論壇,中國領導人和美國總統雙雙缺席,凸現了此次論壇的重要性不如以前。兩年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宣稱美國沒有發揮建立在規則上的國際貿易制度中發揮領導作用,中國將來會發揮這種自由貿易的主導作用。

時隔兩年,達沃斯的變化又令人大跌眼鏡。英國著名經濟事務評論員華納(Jeremy Warner)說,兩年前習近平雄心勃勃的講話雖然顯示了中國膨脹的自信,甚至有點不自量力,但也是中國從一個封閉落後的共產主義經濟體發展成一個經濟超級大國的崛起的寫照。當時看來,似乎習近平向前推進不可遏制;中國不久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的最大經濟體。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總體來看,中國在生產率和城市化方面仍然遠遠落由於先進經濟體,因此中國仍然具有很多追趕的空間和潛力。

但此一時,彼一時。兩年後世界發生了變化,中國的地位變得更不確定。中國最成功的公司之一,電訊巨頭華為公司的創始人和總裁任正非上周講話,公開對敵對國際環境下中國經濟放緩和失業的前景發出警告。這點也印證了兩年間的巨大變化。本周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降到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6.6%。西方觀察家認為,中國經濟實際增長率可能低於4%,這個水平對於中國來說,簡直就是經濟衰退。

《每日電訊報》經濟記者華納認為,中國當局遏制信用增長膨脹是經濟放慢的部分原因。他認為可能監管方對信貸膨脹控制矯枉過正,中國私人企業嚴重依賴影子銀行,因此受到打擊特別嚴重。他認為中國開始停滯數十年來的經濟改革勢頭,國企再次被放到經濟計劃的中心位置。

對華警惕的共識

華納認為,和中國內部變化對應的是國際環境的巨大變化。在過去數十年中,互相依賴的中美貿易一直是全球經濟的主要組成。現在中美互相容忍已經到頭,即使將來幾個月中兩國能達成某種協議,為關稅戰降溫,但中美兩國已經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每日電訊報》的分析文章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這個政策得到越來越多的兩黨支持,甚至成為華盛頓新的對華共識。他們認為中國得寸進尺,導致了目前的局面。因此美國對外投資委員會為了限制中國取得西方技術,幾乎要把所有中國投資排除出去。

西方國家增加了對安全和知識產權的擔憂,實際效果就是會把華為這樣的公司排擠出西方市場。

幾個月以前發生了「中國間諜芯片醜聞」,即美國一些大官司被中國組裝的母板上嵌入微小芯片監視的爭議。此後西方公司開始對中國供應鏈加倍小心,而且在可能的情況下,選用中國以外的供應商。另外,中國研究人員在美國工作的機會也受到了限制,學生簽證獲得的難度增加。

英國著名經濟事務評論員說,所有這些對於離開歐盟的英國和"擁抱全球化的英國"都不是利好消息。英國政府官員發現他們會受到越來越多來自美國的壓力,要求英國把中國公司排除出英國主要的電訊和核電基建項目。這自然就使英國同中國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很難實現。

所有這些會給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中期挑戰。儘管如此,王岐山在達沃斯試圖消除人們對全球經濟放緩的擔心。他說中國發展經濟速度"根本不低"而且肯定會"繼續而且持續地增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著名經濟評論員華納認為"遏制"中國的努力似乎會取得適得其反的效果,即可能刺激中國發展本土技術。

長遠難以遏制中國

經濟評論員華納認為,從長遠來看,未來仍然屬於中國。因為總體來看,中國在生產率和城市化方面仍然遠遠落後於先進經濟體,因此中國仍然具有很多追趕的空間和潛力。

作為經濟後發國家,中國還有機會在目前的工業革命的幾個關鍵領域「蛙跳」趕超西方國家,諸如從電動車和電子商務,從機器人到人工智能等廣泛領域。

一般的看法是,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越來越專制,不可能同持續技術進步匹配。但是《每日電訊報》經濟記者華納並不認同這種觀點。他說,歷史地看,並沒有多少理由相信民主是經濟進步的必要前提條件。

他舉例說,英國工業革命初期階段就得益於無情的武力推動,那些失去家園者並沒有多少申訴的渠道。另外中國對隱私和監控的態度不像西方那樣嚴格,這樣可能是個對人工智能發展的有利條件。機器學習依賴採集數據,而這在中國的文化氛圍內,並不構成大問題。

華納還認為「遏制」中國的努力似乎會取得適得其反的效果,即可能刺激中國發展本土技術。當然中國的進步不是一個直線發展的過程,但是如果認為中國會永久地被迫停止不前,落入中低收入陷阱,顯然是某種誤判。

他認為中國會繼續取得進步,無論未來如何發展,連接中國和美國及其盟友的「臍帶」已經斷開。

經濟發展會受制於政治不穩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達沃斯就對全球增長可能受到世界政治的不確定性的影響發出警告。她提到了英國"脫歐"和繼續發展的美中爭端,說貿易形勢惡化會削弱市場信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