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微信平台引起澳洲網絡安全專家的擔憂

微信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的安全專家警告說,北京可能通過社交平台微信散佈宣傳影響澳大利亞聯邦選舉,因為微信沒有像美國的社交平台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一樣受到政府監督。

世事滄桑,十多年的時間內,西方從認為互聯網會把中國推向民主的樂觀發展到對中國互聯網技術和影響力的警惕。最近王毅抱怨中國科技公司華為被西方多國打壓。現在澳洲安全專家又對中國社交平台微信(WeChat)發出安全警告。

在2000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曾批評中國試圖控制互聯網的努力,他取笑說,(控制互聯網)的難度好比往牆上釘果凍。他還預言互聯網終將把中國推向民主。

但是《紐約時報》去年報道說,事實證明克林頓的預言錯了。因為現在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已經已經和美國比肩,和美國一樣雄心勃勃,影響力也不輸於美國。

現在中國網絡巨頭騰訊的微信平台已經發展成包羅萬象的社交,遊戲,支付,旅遊網絡平台。現在中國科技公司已經擺脫了模仿美國硅谷的形像,諸如臉書,蘋果等西方公司開始借鑒中國網絡平台的創新,吸引客戶。

中國網絡技術發展另一方面也招致西方警覺。去年晚些時候,西方國家開始以國家安全為由對中國的技術巨頭華為公司參加西方5G移動網絡建設施行抵制。

澳大利亞政府以國家安全理由,禁止中國通訊製造商華為參加澳洲的5G移動網絡建設。去年12月1日加拿大逮捕了中國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她被指參與欺騙金融機構的行為,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克林頓曾取笑中國控制互聯網的努力,說它的難度好比往牆上釘果凍。但是紐約時報報道中國互聯網技術十多年來的迅猛發展時說克林頓預言錯了。

微信的審查和官方宣傳

最近又有澳大利亞的安全專家警告說,北京可能通過社交平台微信散佈宣傳影響澳大利亞聯邦選舉,因為微信沒有像美國的社交平台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一樣受到政府監督。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際網絡政策研究室警告說,澳大利亞有150萬微信用戶,他們可能會受到錯誤信息,審查,宣傳的影響,因為微信是個受北京控制的社交平台。

不過澳大利亞《世紀報》報道說,對於中共通過微信對澳大利亞選舉構成多嚴重的威脅,專家存在分歧。

歐洲和北美國家的政府都表示,必須解決社交平台散佈虛假消息干擾選舉的問題,諸如克里姆林宮被認為努力破壞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網絡安全專家湯姆·烏仁(Tom Uren)說,微信的令人擔心之處在於它受到中國的審查和控制,另外還不僅僅是審查的問題,有時候微信會推動某些問題,這涉及控制公眾輿論的問題。

這位網絡安全專家說,「值得和微信討論的問題包括如何運營在澳洲的微信平台的問題,在一個理想的世界,政府應該讓在澳洲運營的社交平台透明化。」

澳洲媒體報道說,聯邦政府通過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正在同臉書,谷歌和推特溝通,制定對付惡意散佈不實信息的辦法。但是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表示,他們沒有同微信的母公司騰訊勾通過。

《世紀報》報道說,微信通過複雜的算法系統審查關鍵詞和圖像,濾掉那些被認為是惡意誹謗和政治敏感的內容。去年公布的研究發現針對澳大利亞的微信新聞帳號完全沒有關於中國政治和外交消息,他們似乎也在服從中國官方設立的限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微信上,到底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呢?

微信威脅?專家看法不一

網絡安全專家擔心微信會被用來鼓勵海外華人支持某一政黨,反對另外一個政黨,就像在2017年本納隆中期選舉中發生過的那樣。

《世紀報》報道認為,同中共統戰部有聯繫的澳大利亞公民在那次中期選舉中大肆批判工黨和前總理特恩布爾,因為他們對中國的影響力持強硬立場。

悉尼洛伊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麥克格里戈爾(Richard McGregor)說,北京如果有明確喜好(澳洲的候選人),理論上可能干預選舉,努力讓他們喜歡的候選人獲勝,但「我不清楚他們是否有明確喜好,在此意義上說,干涉無從談起。」

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網絡安全專家奧斯汀(Greg Austin)教授接受《星期天悉尼先驅晨報》採訪時說,雖然他認為中國推動在澳洲的宣傳,但是中國並沒有多少干預澳洲聯邦選舉的動機。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的負責人麥迪卡爾夫(Rory Medcalf)說,雖然中國有理由影響澳大利亞的政策,但是他們可能會發現很難這樣做,因為最近澳大利亞改變了立法,要限制外國對選舉的干預,包括網絡形式試圖影響選民意見的宣傳。

據《星期天悉尼先驅晨報》報道,澳洲的特別國務部長霍克說,新法律製造保護選舉自由進行,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禁止外國代理人註冊。他說,不讓外國捐款人影響澳洲選舉,澳洲的機構要遵守法律,這點很重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