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安全面臨的九大挑戰

獨立學者鄧聿文認為,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社會積累了大量的問題,有些問題非常嚴峻,足以構成對中共政權的挑戰和衝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獨立學者鄧聿文認為,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社會積累了大量的問題,有些問題非常嚴峻,足以構成對中共政權的挑戰和衝擊。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進入2019年,中共對重大風險的警覺性驟然升高。習近平在省部級領導幹部研討班的開班講話中強調要有底線思維,防範化解來自各個方面和領域的重大風險,確保政治、意識形態、科技、社會等安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更是直接將「顏色革命」作為今年的主要挑戰。中共此種風聲鶴唳,嚴防死守是神經過敏的反應,還是他們直接感受到了危機就在眼前?

坦率地說,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社會積累了大量的問題,有些問題非常嚴峻,足以構成對中共政權的挑戰和衝擊。這些問題和挑戰有:

(1)經濟增速長期處於收縮通道。改革40年,中國大多數年份平均10%的增長構成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重要基礎,然而最近幾年,高增長不再,且經濟下行的趨勢在未來幾年也難以得到緩解。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速定在百分之6至6.5區間,就是一個嚴重信號。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就中國的國情言,未來經濟增長不能低於6%,否則會出大問題。原因在於,雖然中國經濟體量龐大,但仍需要有一定的增速去解決只有靠增長才能解決的問題。若經濟增速過低,以前被高增長遮蔽的問題和矛盾就得以顯露和激化,影響到就業、中央和地方財政收入、社會保障,以及其他各種支出,削弱中國政府解決問題的能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鄧聿文認為,經濟增速長期處於收縮通道是中共面臨的挑戰之一

(2)收入分配不公和貧富分化不斷加劇,相對剝奪感逼近人們的心理底線。40年改革雖然在絶對意義上提高了民眾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但相對收入分配差距一直在擴大,這種情況近年尤其加劇,甚至影響到絶對收入的下降。中國的基尼係數早已突破國際公認的0.5心理防線。貧富分化不斷惡化不但會制約中國的經濟轉型,也將產生嚴重的政治後果,如階層對立,尤其是中產階級的重新貧困化等。

(3)權貴利益集團的滋長與頑固。中國改革的一大後果是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而它們多半是以官商一體的形式出現的,權力全面滲透進經濟和商業活動,形成了所謂的官家或權貴資本主義。中國政府的政策和決策,很大程度上被這些權貴利益集團所左右、影響和消解。習近平的反腐雖然打掉了其中的一些權貴集團,然而,他們的財富不過是轉移到另一些權貴集團手裏,民眾並未得到財富轉移的好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鄧聿文認為,鄉村潰敗與城市流民將對中共基層政權的穩定和城市社會治安帶來嚴重挑戰

(4)鄉村潰敗與城市流民。中國是一個二元結構社會,二元結構表現在許多方面,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城鄉,城市的繁榮與農村的衰敗形成了鮮明對比。雖然中國的城市化率最近幾年增長很快,已經超過50%,一半多人口生活在城市,但這種城市化是虛假的、沒有實質內容的城市化,原因是城市化以掠奪農村為代價,其城市化政策並未使過億的城市農民享受政府普惠的公共服務。在經濟困難時,這種情況更突出。從而在城市產生大量流民,長期看,將對中共基層政權的穩定和城市社會治安,帶來嚴重挑戰。

(5)社會分化與階層對立。中國社會也呈現出高度分化和對立的特點。不僅城鄉分化和對立,官民之間,底層民眾與上層精英之間,乃至不同思想流派和知識分子之間,也產生嚴峻對立。上層的凝固化與下層的碎片化,官民的衝突,知識精英的相互拆台,使社會整合的難度空前加大,無疑不利中共統治。

(6)互聯網政治。網絡的出現特別是自媒體改變了中國社會的生態,提升了全民尤其是底層大眾的民權意識,形成了中國特有的網絡政治。網絡揭醜和抗爭雖然減少了民眾廣場運動的可能性,但由於網絡傳播的即時、擴散和放大效應,其壓力同樣不可小覷。目前,中共一方面加強對新媒體的管控,打壓異議聲音和網絡媒體,將民眾驅趕到廣場;一方面用官方的新媒體引導輿論,但總體而言,其治理嚴重不適應互聯網時代的現實。儘管阿拉伯之春沒在中國出現,但未來不排除此種可能。

(7)民族矛盾急劇上升。中共民族政策未能做到與時俱進,經濟的發展反而成為民族分裂的一個催化劑。在過去第三波民主潮流的影響下,中國的民族矛盾也以爭取民主的形式出現,雖然這些年來中共對藏族、維族等民族的打壓不遺餘力,導致他們爭民主的努力受挫,但民族分離運動也在這種打壓中形成,挑戰國家統一。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消失的維吾爾人:BBC探訪新疆「再教育營」

(8)腐敗和政治認同的流失。腐敗既是公權力濫用和國家治理失敗的結果,同時亦會惡化大眾對政權的認同。中共的腐敗已經失控。雖然習近平發起了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抓了許多高級官員,然而,並未能改善各級政府嚴重的信用赤字,官民和黨群的對立進一步加深,裂痕進一步加大,這將瓦解中共的執政根基。

(9)地緣政治惡化。過去幾年,由於習近平實行的一系列魯莽的對外擴張政策,導致中國的外部環境和地緣政治惡化,特別是中美的全面較量和衝突使得中國和西方世界的矛盾空前緊張。外部環境的惡化會壓縮中國的國際空間,導致經濟的內卷化,並催生和激化國內已有的各種矛盾。如果未來地緣政治環境仍然處於緊張態勢,無疑非常不利中共統治。

需要指出,上述問題和風險不是單一和單向作用,而是互相影響和強化,它們形成合力,構成對中共政權安全的重大挑戰。儘管中共目前能夠採取強力維穩手段將各種挑戰政權的力量壓制下去。但如果不能改善治理,在民主與法治的基礎上重建合法性,靠鎮壓終非良策,而且事實上也不可能。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