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改革院長」肖揚去世 曾推動最高法院死刑覆核

2007年,肖揚向中國全國人大作年度工作報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7年,肖揚向中國全國人大作年度工作報告。

有著「改革院長」之稱的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肖揚周五(4月19日)去世,享年81歲。

出生於廣東河源的肖揚曾擔任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司法部部長等職,並在1998年至2008年擔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

他在任內推行了多項改革措施,包括推進法官職業化建設,推動收回下放近30年之久的死刑覆核權等,被視為是中國政法界的改革者。

1998年出任院長的肖揚是中共建政以來的第八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長。2008年的「兩會」上,時年70歲的他選擇在家鄉廣東團發表了告別演說。

在演說中,他提到了中國法院的多項改革措施,包括死刑核准制度、執行制度、公開審判制度和未成年人審判制度等,這幾乎涵蓋了他上任以來所做的多項改革。

肖揚最初在中央部門工作的單位並非最高法。1990年,他從廣東省人民檢察院被調進京,出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兼檢察委員會委員。

1993年,肖揚出任司法部部長,成為李鵬的內閣成員。1998年3月,他當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並在2003年3月獲得連任。

收回死刑覆核權

被視為是肖揚任內最大遺產的,是中國最高法院對死刑審核權的收回。

中國法律允許死刑的存在,而死刑覆核權是指對此類死刑案件,由有權的人民法院進行再次核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高人民法院是中國的最高審判機關。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法律對死刑案件的核准權進行嚴格控制,統一由最高法院進行。但後來隨著社會治安惡化,判處死刑的案件急劇增多,中國當局遂在1980年代初下發文件,規定如果涉及一部分嚴重罪行,則不必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交省一級的高級法院核准便可。

1983年,中國當局提出「嚴打」的概念,要求「從重從快」地嚴厲打擊刑事犯罪分子活動,被告人的上訴期僅有3天。在這種情況下,一些本不構成死刑的罪犯被錯誤核准了死刑,甚至出現錯殺事件。

儘管此後要求最高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權的呼聲一直存在,但直到2004年「兩會」,時任院長的肖揚表示,最高人民法院正在考慮收回下放多年的死刑權。

2005年3月14日,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在答記者問時稱,「中國正在著手進行司法制度的改革,包括上收死刑的核准權到最高人民法院。我們將用制度保障死刑判決的慎重與公正」。

2005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人民法院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決定將死刑核准權統一收歸最高人民法院行使。

法官職業化

肖揚在任內做出了另一項改革,是積極推進中國的法官職業化建設。

2002年,肖揚明確提出法官職業化建設是中國法院隊伍建設的一條長期主線。此前一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修改《法官法》,規定初任法官必須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的方式選拔。除法院院長,其他法官均需要司法資格。

此前,中國長期實行以「政治合格」為主的選任法官的方式,掌握生殺予奪大權的法官群體被以與其他行政官吏相同的選拔模式選出。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裏,決定進一步推進人民法院工作人員的分類管理,制定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執行員、司法警察、司法行政人員、司法技術人員等分類管理管理辦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公開審判與法槌、法袍

肖揚還是法院公開審判的大力支持者。1998年,他在全國法院教育整頓工作會議上稱,法院要自覺接受輿論監督,把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公開審判」制度落到實處。

他希望各類案件,除涉及國家機密、公民個人隱私、未成年人犯罪以及法律另有規定不予公開審理外,一律實行公開審理制度,不許實行「暗箱操作」。

在他的推進下,1998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首次向社會敞開大門,規定凡年滿18歲的公民可憑有效證件旁聽公開審判。此後,多地試行電視實況直播庭審。

此外,肖揚還對法官審判時所用的「工具」和服飾進行了改革。

2001年前,中國並未有統一的法槌制度,各地的地方法官在審判時「工具」也各不相同。有的法官在法庭上使用「叮咚」電鈴,有的則用鋼筆敲打桌面等發出響聲,這曾被批評為有失法律權威。

在肖揚的批示下,最高法審判委員會通過《人民法院法槌使用規定(試行)》,決定從2002年起,各級法院法官審理案件過程中,使用和敲擊法槌。

此後不久,最高法院又修改了法官穿著法袍的制度,規定所有法官在出庭時都應穿法袍。

儘管肖揚的很多政策受到歡迎,但也有批評人士認為,肖揚一直推進審判獨立,卻始終未能觸碰黨對司法的絶對領導,這使其卸任後,很多改革偃旗息鼓,司法地方化長期得不到解決,甚至連「司法獨立」也成為他的繼任者口中的禁忌詞語。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