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罕見高規格悼念肖揚 讚其六四期間「立場堅定」

習近平等中國領導人前往悼念肖揚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悼念肖揚。

中共罕見高規格悼念最高人民法院前院長,中國司法領域改革人物肖揚,盛讚其89年「六四「期間「立場堅定,旗幟鮮明」。

肖揚19日在北京去世,享年81歲。 周一(4月22日),習近平、李克強等七名政治局常委和副主席王岐山前往八寶山革命公墓送別。

肖揚在1998年至2008年擔任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他在主政期間推行法官職業化改革和更嚴格的死刑核准制度,被譽為中國的「改革院長」。

官方媒體在報道中點明,在肖揚病重期間和逝世後,前中國國家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也表示了沉痛哀悼,並慰問其親屬。

雖然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是中國最高級別的法官,但並非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員,僅兼任中央委員。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時參加追悼會,規格不同尋常。

在新華社周一發佈的訃告中,官方讚揚肖揚倡導樹立現代司法理念,將死刑案件核准權正式收歸最高人民法院統一行使,加強法官職業化建設,並推動法院公開審判。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還特別提及其在1989年學生運動中,「立場堅定,旗幟鮮明,採取有力措施,穩定了隊伍,打擊了各種嚴重刑事犯罪活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7年,肖揚向中國全國人大作年度工作報告。

曾在清華大學擔任政治學講師的獨立學者吳強對BBC中文說,近幾年,中共在黨內高官的訃告中提及1989年民運並不常見,在今年」六四「事件將滿30週年的特殊背景下主動提及,有很深的考量。

「肖揚是1979年後,提高中國最高法院地位的重要人物。高規格的紀念是對於司法系統內部專業官僚的一種安撫,但官方也想避免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借題發揮。」

1998年上任的肖揚是中共建政以來的第八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長。2008年的"兩會"上,時年70歲的他選擇在家鄉廣東團發表了告別演說。

在演說中,他提到了中國法院的多項改革措施,包括死刑核准制度、執行制度、公開審判制度和未成年人審判制度等,這幾乎涵蓋了他上任以來所做的多項改革。

1990年,他從廣東省人民檢察院被調進京,出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兼檢察委員會委員。

1993年,肖揚出任司法部部長,成為李鵬的內閣成員。1998年3月,他當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並在2003年3月獲得連任。

「肖揚是中國司法系統內部一個很有公正心的官員,這是很少有的。」吳強說。他表示,在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主政後,一些專業的學者型官員「受到清洗」、最高法院地位下降,民眾對於最高法院的不滿情緒有所增加。

「但他的副手黃松有和奚曉明都因為經濟問題落馬,肖揚在這方面很難說毫無幹系,」吳強說。

收回死刑覆核權

被視為是肖揚任內最大遺產的,是中國最高法院對死刑審核權的收回。中國法律允許死刑的存在,而死刑覆核權是指對此類死刑案件,由有權的人民法院進行再次核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高人民法院是中國的最高審判機關。

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法律對死刑案件的核准權進行嚴格控制,統一由最高法院進行。但後來隨著社會治安惡化,判處死刑的案件急劇增多,中國當局遂在1980年代初下發文件,規定如果涉及一部分嚴重罪行,則不必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交省一級的高級法院核准便可。

1983年,中國當局提出「嚴打」的概念,要求「從重從快」地嚴厲打擊刑事犯罪分子活動,被告人的上訴期僅有3天。在這種情況下,一些本不構成死刑的罪犯被錯誤核准了死刑,產生大量錯殺案件。

2005年10月,最高法院在肖揚主導下,發佈《人民法院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將死刑核准權統一收歸最高人民法院。

法官職業化

肖揚在任內做出了另一項改革,是積極推進中國的法官職業化建設。

2002年,肖揚提出法官職業化建設是中國法院隊伍建設的一條長期主線。2001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修改《法官法》,規定初任法官必須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的方式選拔。除法院院長,其他法官均需要司法資格。

此前,中國長期實行以「政治合格」為主的選任法官的方式,掌握生殺予奪大權的法官群體被以與其他行政官吏相同的選拔模式選出。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第二個五年改革綱要》裏,決定進一步推進人民法院工作人員的分類管理,制定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執行員、司法警察、司法行政人員、司法技術人員等分類管理管理辦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公開審判與法槌、法袍

肖揚也曾大力支持法院公開審判。1998年,他在全國法院教育整頓工作會議上稱,法院要自覺接受輿論監督,把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公開審判」制度落到實處。

表示希望各類案件,除涉及國家機密、公民個人隱私、未成年人犯罪以及法律另有規定不予公開審理外,一律實行公開審理制度,不許實行「暗箱操作」。

在他的推進下,1998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規定凡年滿18歲的公民可憑有效證件旁聽公開審判。此後,多地試行電視實況直播庭審。

此外,肖揚主導了對法官審判時所用的「工具」和服飾的改革。在其批示下,最高法審判委員會決定從2002年起,各級法院法官審理案件過程中,使用和敲擊法槌, 規定所有法官在出庭時都應穿法袍。

儘管肖揚的很多政策受到歡迎,但也有批評人士認為,肖揚一直推進審判獨立,卻始終未能觸碰黨對司法的絶對領導,這使其卸任後,很多改革偃旗息鼓,司法地方化長期得不到解決,甚至連「司法獨立」也成為他的繼任者口中的禁忌詞語。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