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週年:香港六四紀念館新址重新開放,負責人仍擔憂其未來

Participants take part at the candlelight vigil as they hold candles at Victoria Park on June 4, 2015 in Causeway Bay, Hong Ko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今年是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香港「六四紀念館」星期四(26日)在新址重新對外開放,吸引了數十家香港及海外媒體採訪。 負責紀念館的香港支聯會稱,選擇這個日子開幕,是因為30年前的今天,中共官方《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把八九學生民主運動定性為一場「動亂」,這也為後面的軍事鎮壓作了鋪墊。

支聯會在1989年5月成立的香港組織,目的是支持中國民主運動,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綱領。支聯會一直希望為「六四」開設一所永久紀念館,保留真相和記憶,思考歷史教訓,稱這個展覽是「中國土地上唯一能說出真相」的場所。

香港過往是最重視悼念「六四事件」的華人地方,每年的燭光晚會吸引數以萬計的人出席。然而,近年因深陷中港矛盾政治風波,香港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出現倒退跡象,連帶悼念「六四」,也變得愈來愈困難。

舊的「六四紀念館」被其他業主投訴而被迫搬遷,在搬到新址又在開幕前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原本有人希望出書講述當年營救北京學生的「黃雀行動」,但近期因為香港政府推動「逃犯條例」,多名受訪者婉拒實名接受採訪,說出真相。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對BBC中文坦言,「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悼念「六四」的活動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壓,他擔心更多人會因而害怕,不敢公開悼念「六四」,令保留真相愈來愈困難。

「六四紀念館」在新址重開

這個新館面積83平方米,只有一個標凖籃球場大小的五分之一,入口有一個計時器,計算距離1989年6月4日距今多久,並特別用了64張黑白照,重現當年的畫面。

場內有展板講述八九民運的時序,以及一些死難者的遺物,其中一顆子彈,是當時中槍一名民運人士張健捐給紀念館,支聯會把這顆子彈放在當眼位置。張健已在4月中病逝。

支聯會承認內容與5年前的紀念館大同小異,並沒有收集到一些新的展品,不過就以較新的方式,例如虛擬實境技術,去呈現置身燭光集會的現場。

一些到場看展覽的人認為,雖然沒有新的展品,但因為具有特別意義,仍然會專呈來參觀。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新館入口有一個計時器,計算距離1989年6月4日距今多久。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現場有64張圖片展示八九民運的情景。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六四紀念館展出的物品。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這是在現場中槍身亡的高中生王楠留下的頭盔與眼鏡。

命運多舛的紀念館

要把真相留下來公開讓公眾展覽並不容易,5年前,這所紀念館原本設於尖沙咀,但遭到大廈內其他業主反對,被迫搬遷。經過籌款和安排,支聯會在旺角購入一個單位,希望紀念館能夠繼續運作。

然而在開幕前約半個月,紀念館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大門的鐵閘被破壞,而總電掣、總電掣箱及多個插座被人用鹽水淋濕,當時房間仍在裝修,並沒有任何展品。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他相信事件是出於政治動機,會為紀念館加強保安措施。警方正在調查。

圖片版權 HK Alliance
Image caption 支聯會提供的圖片,指六四紀念館開幕前遭不明人士闖入破壞。
圖片版權 HK Alliance

開幕當天,一批反對設立六四紀念館的「愛國」示威者在大廈門外高叫口號抗議。其中一個示威團體「同心護港」的召集人曹達明對BBC中文表示,指紀念館「誣蔑國家」。他強調自己不受任何團體操控,是「自發」組成的「愛國愛港」組織。

BBC中文記者凖備乘坐升降機到達會場時,一度遭受一名不知身份的中年男子推搡,企圖阻止記者採訪開幕儀式,其後由支聯會人員及保安安排下,記者才能抵達會場。

在開幕儀式舉行時,一批消防人員突然到所在大廈調查,原因是有人報案報稱大廈懷疑有不明氣體,後來警方證實是虛驚一場。有自稱附近的「居民」稱,擔心大廈的消防安全問題。

這些吵吵鬧鬧聲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把六四紀念館趕走。支聯會秘書李卓人對BBC中文坦言,認為有人刻意「搞小動作」,目標不單是向紀念館施壓,而是威脅同一大廈的其他業主。他形容這是「大陸文革式鬥爭方法」,「群眾打群眾」,找人來滋擾其他人,把大廈搞到「雞犬不寧」,他擔心其他業主會抵擋不了壓力,會好像上一次般,集體向紀念館施壓。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批反對設立六四紀念館的示威者在大廈門外抗議。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批消防人員突然到紀念館所在大廈調查。

維園的燭光會否消失?

紀念館只是香港悼念「六四」活動的其中一環,其他活動同樣遭受不同的打壓和挫折。

支聯會以及其它機構難以邀請「六四事件」的見證者或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親身到香港演講或交流,因為那些著名的學運領袖王丹和吾爾開希,早已被拒入境港澳地區,所以這類交流,只能出現在台灣,不過兩岸關係的對立,台灣民眾對「六四」的關心程度,比不起香港的熱度。

支聯會原本希望出書,講述當年秘密營救北京學生及民運人士的「黃雀行動」,原本已經完稿,但香港政府近期大力推動可以把「罪犯」移交到大陸的「逃犯條例」,多名受訪者出於人身安全為理由,不讓這本書寫出他們的真實名字,暫時不知道,這本書能否出版。

香港政府推動的「逃犯條例」引發廣泛關注,反對人士擔心「逃犯條例」會令在香港的人,有機會被中國大陸安插一些罪名而被移送到中國大陸接受審訊。美國、加拿大、英國也相繼發表聲明表達關注。一些香港的運動人士憂慮,他們支持中國人權的活動也會成為被移交到中國大陸的罪名。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卓人擔心香港有朝一日連舉行六四燭光晚會都會被打壓。

李卓人說,難保有朝一日,連舉行維園的燭光晚會也會被針對,這個年度晚會每年都會高叫「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的口號,中國當局可以把其視之為「煽動罪」,繼而追究籌辦活動的人。

「香港是華人地區唯一可以每年有十萬支燭光,控訴中共的地方,大陸一直想鎮壓的六四的記憶,我們是重要的基地去悼念六四,」李卓人說,「但無論如何受到打壓也好,我們最重要的是人心不變,我們便會繼續抗爭,不會放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