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藍綠兩黨總統初選僵局的因果與走向

Terry Gou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台灣首富郭台銘(戴帽者)17日在媽祖廟宣佈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

距離台灣明年年初的總統大選還有大半年時間,執政民進黨與在野國民黨竟然雙雙陷入黨內初選僵局的罕見現象,成為國際中文媒體關注的一大焦點。

台灣初選究竟是怎麼回事?目前的僵局或「亂局」最終又可能如何破局?回顧歷史和傾聽專家點評或可有所啟示。

台灣初選僵局

現任總統蔡英文所屬的民進黨,自去年地方選舉慘敗後,民調與聲勢皆處於低迷,蔡英文聲勢受到挑戰。民進黨部分人士掀起更換參選人呼聲。其中,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被視為民進黨內挑戰蔡英文的有力人選,也因此導致了民進黨黨內初選的僵局。

在野國民黨方面情勢則更加錯綜複雜。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去年地方大選獲勝後,人氣飆升,呼聲極高。全球聞名的台灣企業家、鴻海總裁郭台銘,也以執行力超強商人形像強勢奪得很多人青睞。在國民黨內上層,上屆總統參選人朱立倫與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亦表達有意參選,使得黨內氣氛熱鬧非常,形成罕見的初選僵局。

按原訂時程,兩黨都應在4月中公布自己的初選方法,並經由程序選定參選人,以便趕上9月12日的正式登記。現在兩個黨在自己初選方式上,都各有不同意見,彼此議論紛紛,延後時程,給台灣本地媒體和國際中文媒體提供大量熱議話題。

圖片版權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
Image caption 現任總統蔡英文自2018年11月24日的地方大選慘敗後,民調與聲勢皆處於低迷,蔡英文聲勢受到挑戰。

民進黨創先例

台灣自1996年首次舉辦公民直選總統以來,至今已滿七屆。在台灣最先舉行總統初選的是民進黨。早在1996年,民進黨就在全台開展民調,最後依民調結果推舉出彭明敏與謝長廷兩位正副總統參選人。

台灣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廖達琪向BBC中文說明,民進黨當年的初選靈感,是效法美國。但不同的是,民進黨以全體民調作為依歸,在全世界幾乎看不到。美國是依據州政府決定,初選方法大致分開放式(全體州民投票)與封閉式(該州的共和或民主黨員各自投)兩種。

因此,廖達琪形容「橘越淮為枳」,初選飛洋過海到台灣,納入了全民調的獨自特色,就連歐洲的議會政治也幾乎沒有初選概念。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王業立則對BBC中文表示,民調當然有其問題,但在過去兩黨在黨員投票時,有人頭黨員(有金主代繳黨費的黨員)與幽靈黨員(已過世但未除籍黨員)弊病。因此民調在現今台灣政治中,仍是相對較公正的方式。

不過民進黨的全民調也有其例外。王業立舉例,1999年民進黨進行總統初選,當時陳水扁與許信良都有意角逐。但陳水扁在1998年卸任台北市長後,因黨內「四年內不得參選不同公職」條款,本來無法出馬競選,但民進黨卻量身定做一個2000年提名條例幫陳水扁解套,讓許信良憤而退黨。

國民黨曾換柱

國民黨的初選制度則是到了2015年才大致上有輪廓,依據30%黨員投票與70%的民調來競爭,較高者勝出。在此之前,從1996年起的總統直選,國民黨多半是依照「共識」或是「協調」推出總統人選,因此常被媒體譏諷為「密室協商政治」。

國民黨當年雖推出了初選辦法,並依規定推舉洪秀柱成為總統參選人。但在2015年10月時,洪秀柱卻在臨時代表大會上被國民黨撤換提名,改為徵召朱立倫參選。洪秀柱成為史上首位符合黨內提名程序,卻又被換掉的參選人。

廖達琪說明,2015年的初選辦法,當年也有點因應洪秀柱的參選而制定。當時國民黨在2014年地方大選慘敗後,黨內無人有意願出來。當時呼聲極高的朱立倫,也才剛連任新北市長,如果中途出來參選,將遭受抨擊。

前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對BBC中文回憶,當時洪秀柱在「黨內無一人是男兒」的聲浪中宣佈參選,並過了國民黨相對高規格的初選門坎,但還是被換掉。現在國民黨大選後,情勢大好,反而一堆人想選,結果初選機制又無法被遵守。「如果不是民進黨大敗,大概不會有這麼多人出來,」胡文琦說。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洪秀柱:如果國民黨啟動「換柱」,最受傷害的將是國民黨

最終選擇對己方有利

眼見僅剩八個月就要大選,兩邊依舊在初選方式與人選上毫無共識。王業立認為,不論藍綠兩黨,在總統初選的優點是有制度,但缺點則是制度「沒有落實制度化」。

王業立認為,雖然辦法凖則放在那,但很多時候是因人而修改或是「部分適用」。換言之,都是人的問題在影響初選。因人設事下,最後就是一改再改,每屆都有每屆的玩法,很多初選後來都是黨自己協商的結果。

國民黨的問題在於,韓國瑜是現在民調最高,但才就任四個多月高雄市長的他,如果中途離開去參選,就跟當年朱立倫同樣會被市民抨擊。但其他參選人的心態也要考慮。因此,如何設計出公平的初選方式至關重要。

民進黨則是蔡英文有著執政資源,但賴清德在坊間民調都較高,原本該黨慣例上都是現任總統持續角逐。但一直希望全民調決勝負的賴清德,堅持要走完初選程序。民進黨現在延後初選,外界普遍解讀,蔡英文現在的民調較低,黨中央想要多爭取時間讓民意回溫。

廖達琪認為,黨內初選畢竟是他們各自家務事,不論手段為何,都是要推出自己勝選機會最高的人選。當然,在初選過程中的公平性與可能導致的黨內分裂,這是每個政黨都要付出的代價。對於兩邊目前初選的僵局,她認為每個人都在等待自己最好的時機,彼此算計,因此讓整個局面變長。

「反倒是在黨內初選勝利的人,有沒有辦法整合,統一黨內意見,是相當重要的」。畢竟兩黨的參選人都是要角逐一國元首,如果沒有整合能力,未來也恐怕也不適任元首之職,「初選的過程,考驗著黨的制度,也考驗能力跟個人特質,」他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