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史無前例的僵局該如何破

涂謹申擔任主席的法案委員會獲泛民主派議員支持,但不獲建制派議員承認。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涂謹申擔任主席的法案委員會獲泛民主派議員支持,但不獲建制派議員承認。

香港立法會修訂《逃犯條例》的委員會鬧「雙胞胎」,兩個委員會分別由獲泛民主派和建制派的議員支持,雙方僵持不下,香港立法機關面對一個史無前例的情況。

兩個委員會周二(5月14日)分別都再召開會議,沒有重演5月11日造成多名議員受傷的衝突。相反,建制派議員表示願意與泛民主派議員商討,而泛民主派更建議與建制派議員和政府舉行三方會談。

香港政府早前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容許把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引起香港和海外爭議。有反對修例的團體上月發起遊行,聲稱有超過13萬人參加,而香港警察就指遊行最高峰時期約有22800人。

香港政府表示,修例是為了處理一名香港男子涉嫌在台灣殺害女友後逃回香港的案件。香港和台灣目前沒有引渡協議,政府認為修例是為了堵塞漏洞。反對意見指出,修例後,中國大陸可以要求移交任何在香港的人到當地受審,擔心被引渡的人在中國大陸不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審訊。

其他地區的機構先後都就香港政府的修例建議提出憂慮。最新發聲的包括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它在5月7日發表文件指出,修例會令香港更可能受北京的「政治脅迫」影響,削弱香港的自治。

周二的情況如何?

兩個委員會分別在當天差不多時間在同一個會議室召開會議,獲民主派支持的委員會訂於當地時間早上8時15分召開會議,比獲建制派支持的委員會會議早15分鐘。因此,由涂謹申擔任主席的會議先開始。

隨後獲建制派支持的委員會主持石禮謙到場,但民主派議員阻撓,他未能到主席台,隨後離開。

十多名建制派議員之後到達會議室就座,涂謹申主持的會議繼續,但建制派議員沒有發言。直至石禮謙再次到達會議室指出會議結束,就列隊離開。

石禮謙在周二的會議後指出,目前沒辦法繼續召開會議,將會給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尋求指示下一步的行動。他認為事情發展到今天,各方都要冷靜下來,「坐下來商談」。他同時說,自己「無能」再做委員會的主持,下一次會議不會再主持主席選舉,但同一天傍晚改稱沒有這樣說過。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石禮謙在建制派議員護送下進入會議室,泛民主派議員阻止他前往主席台。
Image caption 建制派議員之後到達會議室,但沒有發言。

涂謹申也認為,希望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政府有空間三方協商解決問題。他說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北京和台灣政府的政治分歧都可以坐下談判,「為何立法會兩個陣營的同事加上政府,不可以坐下來協商?」

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出,「解鈴還須繋鈴人,如果政府願意進行三方政治協商,看看如何化解,我覺得才是最重要。」

香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示,如果雙方願意商談,他願意協調。


手記:一場上演在香港的真實政治劇

涂謹申主持的會議開始後,泛民主派議員像一般會議輪流發言,但大家都知道這只是風暴前的平靜。

沒過多久,獲建制派視為法案委員會主持的石禮謙出現,走向主席台,被泛民主派阻止,記者蜂擁而上攝影,顧不了立法會保安員要求記者離開會議室的呼籲。石禮謙未能走到主席台,說了一句「會議暫停」後就離開。

再過了數分鐘,十多名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室另一邊出現,在會議室外的保安員要求記者站在一旁,「不要阻礙議員開會」。他們進入會議室後都坐在位子上,沒有發言,涂謹申詢問是否有建制派的議員想舉手發問,但他們沒有理會,只是偶然轉頭望向記者的鏡頭。

之後石禮謙再次出現,向主席台方向走去,同樣被泛民主派阻止。他說了一句「會議結束」,在場的建制派議員如收到指令一樣,站起離場,剩下泛民派議員繼續他們的會議。

一切又重回風暴之前的平靜。

歷史是由勝利者寫成的。泛民主派議員會後宣佈「小勝一仗」,建制派議員就認為立法會的情況「令香港市民失望」。最終結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逃犯條例》修訂案的爭議有什麼最新發展?

泛主派早前建議政府目前應擱置修例建議,先解決台灣殺人案嫌疑犯移交的問題。

商界和一些建制派人物目前分別提出多個解決爭議的方案。屬建制派的自由黨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提出「港人港審」方案,修例授權香港法院審理港人在境外的刑事案件,獲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和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支持。

陳弘毅更建議,修訂後的逃犯條例不應適用於修例前發生的案件(也就是追溯期),消除公眾疑慮。

同屬建制派的議員葉劉淑儀反駁,沒有司法管轄區會輕易放棄案件的管轄權,又指這樣做舉證十分困難,建議「完全不可行」。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指出,這些建議如不能具有追溯期,無法解決把台灣殺人案嫌疑犯引渡到當地的問題。她又說,如果容許香港法院審理在外地發生的案件,會令這些案件變成香港法律下的刑事罪行,若加上一個條例來處理刑法追溯期,這樣會違反《香港人權法案》中刑事罪及刑罰沒有追溯力的規定。

但香港政府前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白孝華(Michael Blanchflower)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表示,香港法例下目前已經有多項規定,賦予香港法院對海外干犯的罪行擁有司法管轄權。

例如,一名香港男子被控2016年在與家人到泰國旅行期間性侵一名未滿16歲的親屬,女事主的母親回到香港後報警,那名男子被控「與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非法性交」罪成,被判監2年9個月。

香港媒體當時報道,案件在泰國發生,香港法院有權審理,是因為香港政府2003年應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協力打擊性侵兒童的罪行,並修訂了香港相關法例,規定香港居民即使在境外作出性侵犯兒童的行為,回到香港也可以被起訴。

香港立法的程序一般如何走?

按一般程序走,香港政府向立法會提交法案後,首先交給立法會大會首讀和二讀,然後可以交給專門為每件法案成立的委員會審議,委員會通常只會有部份議員參加。

委員會經過辯論和質詢後,會給由立法會全體議員組成的全體委員會作出報告,如報告獲得通過,就會交回立法會進行三讀,否則法案會被否決,立法程序終止。

如果議案在立法會進行三讀時,獲得過半出席會議議員的支持就會通過,如果沒有足夠支持,法案會被否決,立法會不可以繼續處理。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立法會大樓外有支持修例的團體遊行。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反對修例的團體也有舉行集會。

法案獲得通過後,行政長官必須在法案簽署,刊登在香港政府憲報,才會正式成為法律,同時也需要向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目前僵持的地方,就是專門為審理《逃犯條例》修訂法案成立的委員會無法選出受建制派和泛民主派都承認的委員會主席。

為什麼會出現兩個「法案委員會」?

一個法案委員會成立後,首要的工作是選舉正、副主席,負責指導會議次序和過程。立法會守則規定選出主席前,應由立法會最資深的議員擔任主持主席選舉,因此由涂謹申主持會議。

涂謹申主持4月兩次會議後仍然未能選出委員會主席,建制派於是要求由該派控制的內務委員會發出指引,要求改為由建制派最資深的議員石禮謙主持會議,選舉主席。

泛民主派認為內務委員會的只是「指引」,不是「指示」,沒有約束力,也批評建制派扭曲議事規則。因此繼續由涂謹申主持會議,但建制派不承認這個委員會的權力,拒絶出席。涂謹申之後當選委員會的主席。

另一方面,建制派議員認同內務委員會的決定,嘗試召開由石禮謙主持的會議,但被泛主派阻止,石禮謙主持的會議至今仍未成功選出委員會主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上周六的委員會會議期間爆發衝突,造成多名議員受傷。

可以如何打破僵局?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留意到,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回應泛民、建制派議員與政府舉行三方舉行會談化解《逃犯條修》修訂的僵局時說,政府不宜介入立法會事務。他認為這顯示這個會談不大可能發生,因為如果沒有結果,政府要承擔責任。

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補充說,他認為政府「只是執意想把責任推給立法會內的建制派,由他們去完成這個政治任務的一個部份。即是說政府根本沒有退路,沒有打算提出任何後撤的空間」。

他認為很難說有什麼方法可打破目前的僵局。建制派議員數目在立法會佔有優勢,但國際社會持續的關注及壓力、市民的支持,令政府有顧忌。

「這種關注與支持是否可以延續下去,可以延續多久,便很關鍵了。」

「至於北京當局如何計算代價,我真的心裏沒有底。如果北京堅持,特區政府只是奴才,只有硬著頭皮執行。最後的變數,就要看有沒有建制派議員或政黨最終變節。這個可能性也不可以排除。」

BBC中文記者葉靖斯對本文亦有貢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