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中美較量背後真的是文明衝突嗎?

毛澤東像與美國國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15日在北京面對數十個國家代表這樣說道。

中國正在舉辦亞洲文明對話大會。許多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的這番言辭,是針對由貿易戰開始急劇惡化的中美關係,尤其是最近引起諸多討論的「文明衝突論」。

「他指的應該是美國,這個毫無疑問,」當時坐在觀眾席的馬來西亞前首相政治秘書胡逸山向BBC中文表示。

就在上個月末,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Kiron Skinner)公開表示,美中之間的問題,是美國「與一個十分不同的文明的較量」,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有了「非白人的大國競爭對手」。

而習近平在發言時指出,「各種文明本沒有衝突,只是要有欣賞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最近兩天,中國宣傳部門也對「文明衝突論」攻擊不斷。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5月14日發表評論,「請斯金納女士別玷污了文明」;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微信公號也在習近平講話後發表文章,用與會希臘總統的發言指出,「所謂『文明衝突論』是十分錯誤的。」

許多中美關係觀察者擔心,如果中美關係的定位滑向「文明衝突」,兩國關係或將不可避免地迎來沉重的後果。


斯金納說了什麼?

美國時間4月29日,斯金納在智庫「新美國」主辦的「未來安全論壇」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國務院「把中國更多視作是長期的根本性威脅」。

她指出,這種對立關係有歷史上、意識形態上、文化上與戰略上的因素,很多美國人對此並不理解,即便在外交政策界也是如此。「用我們理解世界的方式去看待他們認識世界的方式是一個巨大的錯誤,」她說。「我們(國務院)正在制定一項全面的中國政策。」

斯金納同時強調,特朗普政府與之前的美國政府「非常不一樣」。她指出,本屆政府成立最初,政府內部對中國是長期威脅沒有達成共識,白宮內的經濟部門比國務院更快掌握了中國話題的主動權,因此貿易問題最先被提出。但國務院認為,貿易既非唯一的問題也不是長期來看最大的問題,貿易是美中間問題的一個表現,但兩國關係的問題「更深層、更有歷史性、更具戰略性」。

她表示,為「特朗普主義」(Trump Doctrine)及「蓬佩奧推論」(Pempeo Corroalary)提供知識架構是她工作的一部分。而她認為,每一項政策背後必須要有論據支撐,美國在本世紀還沒有提出一個兩國關係間的論據,這也是國務院目前的工作內容之一。

她表示,與中國的較量是「與一個十分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間的較量,這是美國此前從未有過的」,也是美國第一次有了「非白人的大國競爭對手」。

「我們需要把握這個威脅的本質,同時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尊重中國人想要達到的目標,」她說。


如何解讀「文明衝突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斯金納的發言語驚四座,引起兩國分析人士激烈討論。一些人抨擊她強調中國「非白人」的言論有種族主義嫌疑,更有人擔憂,她的觀點如果被更多人接受,將有嚴重後果。

政治學者、香港博源基金會學術委員丁學良認為,斯金納並非強調中美是兩種不同文明,「這是客觀事實,不用她提醒我們」。他認為,她的言論代表了包括特朗普政府在內的美國官方在中美關係上的一個重要跡象。

「總的方向是全面的、歷史性的、原則性地看待美中之間的摩擦,」他告訴BBC中文。「如果這種定位被更多官方(人士)接受,便意味著美國和中國之間的交手會越來越是全方位的」,「在所有領域裏,美國都會一步步按照這樣一種定位看待中華人民共和國」。

而在中國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看來,這種言論反映出了中美兩國在一些方面的「重大文化差別」,「而且文化差別也不是單純的文化,是有政治、意識形態、甚至利益來加固的,」他向BBC中文表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他認為,所謂「文明衝突論」並不是中美較量產生的原因,而是中美爭斗激烈結果的一種反映,根本原因還是在於「政治、戰略、貿易和意識形態的越來越加劇的緊張和對立」。

為什麼會有「文明衝突論」?

美國中國問題專家、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裴敏欣日前撰文指出,斯金納的說法「既非原創也不準確」。他表示,薩繆爾·亨廷頓早在20多年前便已提出「文明的衝突」這一概念,而現在的中共體制已在「意識形態上破產」。

據丁學良觀察,這種認識的形成來自於美國近幾年來日趨達成的一種共識,即中國不會完全融入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體系,且想要對此發起挑戰。

這可能來自長期積累。在鄧小平時代「韜光養晦」的外交方針之下,中美關係的定位更多是「伙伴關係」,美國尚未有足夠理由對中國形成警惕。90年代後期,中國政府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作出諸多承諾,讓美國人一度樂觀認為,美國為主的國際秩序是「被中國擁抱的」,「不會被破壞」,丁學良說。

例如,在WTO談判中,國家與政府在經濟發展中的角色被顯著削弱,但之後中國國企、政府在經濟中的地位有所回升。2016年12月11日,美國還曾對中國國家主導的經濟中存在的嚴重不平衡表示擔憂,且認為中國未按市場原則進行足夠改革,對中國獲得市場經濟地位提出反對。

「美國人認為中國所有當年的表態、姿態、承諾、許諾,都是為了利用這個體系,而不是為了整合進這個體系」,丁學良解釋稱,「他們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體制在根本上無法與美國為首的國際體系成為一體。」

時殷弘認為,一直以來中國輿論界隱約也有這種論調。「中國人自己寫了很多文章,雖然沒有用文明這個詞,但是說中國人幾千年一直很和諧,王道,和平,不欺負人,說西方都是要爭斗、爭利、不講道、不講德,中國這些輿論背後有沒有文明衝突的味道?客觀來說,爭斗的雙方以及雙方各自內部,都有人認為,文明的衝突(是一個原因),」他表示。

中美關係走向如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丁學良認為,斯金納試圖定位的美中關係「不是給一兩項政策定位,甚至不僅局限於給一兩屆政府定位,而是要定一個長期的位」,「定到美中之間的這種衝突以及甚至可能發生的更嚴重衝突和敵對被解決為止。」

他補充道,如果這種論調被廣泛接受,後果將「非常沉重」。「這會導致美國官方甚至民間把跟中國之間的摩擦或者許多小事都看作原則性問題,上綱上線。」

與此同時,對中國態度溫和的美國分析人士急劇減少也是不容忽視的一個趨勢。中國「至少這幾年來,越來越覺得自己有條件、有資源建立新的體系,」丁學良表示。「而這些人也拿不出新的證據繼續為中國辯護。」

美國人認為,自己的擔憂並非沒有依據。近年來,中國高調發起「一帶一路」、「亞投行」等項國際間合作倡議,不斷在國際舞台宣傳自身影響力,「這些證據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但在向這個方向演變,」丁學良說。「中國能接受在局部的領域裏,或者有限的時間裏來和美國霸主的體系打打交道,甚至是有合作關係,但是根本上不可能被他整合進去。」

時殷弘認為,中美兩國最終不會走向「文明衝突」的論調。「雙方心裏都有數,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他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