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毛澤東到特朗普習近平:中美「夫妻」緣盡與世界秩序洗牌

中國副總理汪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國副總理汪洋2013年在參加美中戰略經濟對話時把美中關係比夫妻,說不能離婚,否則代價太大。

中國副總理汪洋2013年在美國參加美中戰略經濟對話時把美中關係比作「夫妻」,說雙方不能「離婚」,否則「像默多克和鄧文迪(分手),代價太大」。但從特朗普總統對中國施加關稅,制裁科技企業,加劇美中貿易戰來看,美中關係從毛澤東尼克松到習近平特朗普,似乎姻緣已盡,接近離異。

《紐約時報》報道分析認為,中美已展開科技冷戰。中國電訊巨頭華為遭到「數字鐵幕」的圍堵,中國科技開始受到美國和盟國的屏蔽。英國媒體警告說,在特朗普對中國的貿易戰愈演愈烈時候,「(世界)需要系好安全帶了」。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說,美國同主要貿易伙伴的衝突已削弱全球投資,威脅到未來經濟增長。美中關稅戰在2021年前會把兩國經濟分別縮小0.2%和0.3%。如果美中對雙邊貿易貨物施加25%關稅,美國經濟產出將降低0.6%,中國降低0.8%。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同中國改善關係奠定了尼克松的歷史地位,1972年尼克松訪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開啟了中國融入世界市場的進程。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布恩女士(Laurence Boone) 說,在一個互相依賴的全球經濟中,一國單方行動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尼克松歷史性訪華

英國《每日電訊報》分析認為,特朗普對中國的貿易戰讓世界再次走向分裂。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在40多年前(1972)開啟同中國的關係,執行了同特朗普截然不同的對華政策,即不是孤立,而是吸收接納中國為全球經濟一分子。

同中國改善關係奠定了尼克松的歷史地位。1972年尼克松訪華產生了深遠影響,直到出現特朗普對華政策大反轉前,尼克松同中國緩和關係一直被認為是巨大成功。

《每日電訊報》資深評論員華納(Jeremy Warner)說,尼克松訪華結束了中國長達25年的孤立。中國開始同國際交流和貿易,後來又開始了雄心勃勃的經濟改革,通過同西方市場接軌創造巨大財富,獲得了技術和知識。

當時尼克松或許未必充分意識到訪華的意義。當時美國不過是要把中國從冷戰對手蘇聯那裏爭取過來,但美中關係緩和帶來了更為深遠的結果。

Image caption 二戰後期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國務卿向他建議說,長時間充當世界領導者的英國在二戰後勢微,丘吉爾不適應戰後的新國際秩序,不習慣當配角。

回顧歷史,華納認為尼克松時期似乎是個更有希望的年代,多邊合作被認為是解決問題的方案,能防止過去戰爭的危害,讓各國互利和共同進步。尼克松對華政策的最終目標也是要讓中國融入全球經濟,和西方一樣同屬於「華盛頓共識」。當時西方都認為中國早晚能走到那一步。

特朗普大翻盤

冷戰結束後,美國被認為在走下坡路。特朗普上台後試圖採取單邊主義扭轉頹勢。不過,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認為特朗普的單邊主義行不通。

斯蒂芬斯提到英國戰時首相丘吉爾,說在二戰後期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國務卿向他建議說,長時間充當世界領導者的英國在二戰後勢微,丘吉爾不適應戰後的新國際秩序,不習慣當配角。

同樣,美國也很難容忍主宰地位衰落。斯蒂芬斯認為,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包括對華貿易戰,制裁古巴等做法,在某種意義上說是對實力下降做出的激烈反應。特朗普向世界表明,較弱小的國家或許認為他們有必要遵守國際規則,但美國可以例外,不必受各種多邊規則以及美國在二戰結束後建立起來的秩序的束縛。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 caption 英國經濟評論員在批評特朗普的單邊主義的同時還指出,中國人也要明白,參加國際一體化也要付出代價,即要對等,負責,透明和守規則。

特朗普已經表現出要發動自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貿易戰,要完全扭轉尼克鬆開始的美中合作格局進程。華納說,特朗普公開宣稱要取代多邊規則和建築在國際機構基礎上的世界秩序,實現一個根據各自利益雙邊安排和國家聯合基礎上的世界。他要切割美國同中國的經濟聯繫,拋棄自尼克松建立起來的美國同中國互相依賴關係。

戰後秩序大洗牌

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想法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前盛行過,但具有內在不穩定性,並被證實最終會導致對抗,也不可能是應對今天世界問題和挑戰的解決方案。華納認為,當初正是由於各國看到這種想法和體系的失敗,因此戰後多國努力建立了多邊的世界體系。

華納說,華為被美國鎖定是因為華為是中國融入世界經濟的範例,即華為進入西方市場而且是利用全球供應鏈。華為手機不僅是中國的品牌,主要零部件嚴重依賴英國,韓國,日本,德國和美國的供應。這倒不是因為華為沒有技術,而是因為他們沒有必要搞重復發明,他們希望讓其產品體現同世界其他地方的利益共享。

如果特朗普真想同中國切割,那麼美國就需要用本土供應鏈取代國際供應鏈。如果特朗普把這個當作勝利,就要面對重復建設產業鏈,喪失效率的後果,維繫國家間貿易的重要性也隨之降低。華納認為這都會給世界帶來巨大變化。

華納在批評特朗普單邊主義同時還指出,中國也要明白,參加國際一體化要付出代價——要對等,負責,透明和守規則。他還說,在目前美中非理性相爭的混亂中,英國仍然有機會。如果美國願意放棄作為多邊和規則秩序的領導地位,那麼具有堅實法制傳統的英國可填補真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