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戰略「備胎」:俄羅斯或成合縱抗美盟友

習近平訪問莫斯科,他被說成普京總統最重要的外國盟友之一。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習近平訪問莫斯科同普京會面。習近平被說成普京總統最重要的外國盟友。

就在西方國家領導人齊聚法國紀念二戰盟軍諾曼底登陸75週年之際,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俄羅斯領導人普京則在莫斯科宣佈建立更廣泛的雙邊戰略伙伴關係。有分析認為,面對美國壓力,中俄兩國或正因各自利益驅使進一步靠近。

中國方面的分析人士甚至引古比今表示,中俄形成「合縱」之勢,用「合眾弱以攻一強」的中國古代戰略描繪當下世界格局所發生的變化。

中俄「合縱」

中國和俄羅斯6月5日在莫斯科聲明加強兩國全面戰略合作關係。在香港的評論員盧麟元說,「中國有了能源和糧食就有了底氣」,中國資本和產能能向俄羅斯釋放,推動俄羅斯經濟增長,「合縱之勢已成,世界格局靜悄悄地變了」。

中國官方報道說,習近平和普京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的聯合聲明》,雙方表示要「守望相助,相互給予更加堅定有力的戰略支持,支持對方走自身發展道路和維護本國核心利益,保障兩國各自安全、主權和領土完整」。

圖片版權 COURTESY ALEXANDER DUGIN
Image caption 俄羅斯民族主義思想家杜金(Aleksandr Dugin):中國和俄羅斯,前者在經濟上,後者在戰略上,已改變整個國際體系,把全球化轉變成兩個對立的潮流,即多極化和單極化相對,對西方形成嚴峻挑戰。

中俄加強戰略合作,按照西方評論員解讀,是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政策。習近平努力發展同俄羅斯的聯盟關係,對付來自美國的貿易戰。

地緣政治劇變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分析員沃爾夫((Martin Wolf)將中美貿易戰升級並走向對抗形容為「我們所處時代最大的地緣政治變化」。他認為,蘇聯解體後,中國已經填補了「美國對手」的空位,被特朗普政府視為意識形態、軍事和經濟的全面對手。

他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咄咄逼人的政策正促使美中關係進入「零和遊戲」的狀態。美國國務院政策負責人斯金納(Kiron Skinner)女士最近甚至說同北京的較量是「與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的鬥爭,美國以前從未經歷過」,這是「我們第一次面臨一個非白人的強大競爭對手」。

沃爾夫指出顯然斯金納女士忘記了美國與日本的戰爭。他認為,把美中爭端比作文明與種族衝突的言外之意即衝突無法化解。在中國,習近平也強調馬克思主義的言論,強化共產黨的權力,因此也有評論員認為,中美對抗本質上是意識形態和權力的衝突。

圖片版權 xinhua

俄羅斯著名的民族主義思想家,地緣政治評論員杜金(Aleksandr Dugin)最近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說,中國和俄羅斯,前者在經濟上,後者在戰略上,已經改變了整個國際體系,把全球化轉變成了兩個對立的潮流,即多極化和單極化相對,對西方形成了嚴峻挑戰。

六合諸侯一匡天下

習近平訪問莫斯科,被說成普京總統最重要的外國盟友之一。除簽署譴責美國霸權聲明外,習在三天訪問中還要簽署一系列貿易協議和投資意向。《金融時報》在莫斯科記者報道說,中俄兩國經數十年猜疑後,在習近平和普京時代開始建立起友誼,出乎許多觀察家意料,因為當初許多分析認為中俄關係變暖只是暫時現象。

沙俄帝國在遠東擴張,從滿清帝國奪取大片土地的歷史是中國愛國主義教育的內容。中國輿論中仍有許多人提及沙俄擴張的歷史,強調要對俄羅斯的野心保持警惕。而如今,莫斯科和北京都受到來自美國的壓力,俄羅斯受到美國制裁,特朗普開啟同中國的貿易戰。

《金融時報》文章認為,中國的經濟規模是俄羅斯的八倍,而且中國經濟規模仍在在迅猛增長。但是盧麟元評論說,中國的經濟體量現在已經是俄羅斯的十倍,因此中國人應有足夠自信,擺脫歷史上的受迫害和自卑感,要有「六合諸侯,一匡天下」的自信。

Image caption 《金融時報》的馬丁•沃爾夫認為,美國把同中國的爭端看作文明與種族衝突的言外之意即這場衝突已經無法化解。

中俄全面戰略伙伴

俄羅斯和中國曾經是社會主義陣營的盟友,但也曾是軍事敵手。《金融時報》報道說,美國和歐盟2014年針對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開始對莫斯科制裁後,俄羅斯的重心轉向中國。俄羅斯把中國當作一個重量級的合作伙伴,可以向中國出售石油,天然氣和其它自然資源,彌補西方資金減少。

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俄羅斯問題專家張昕教授對《金融時報》記者說,峰會將加深俄中兩國在能源、航空和通訊領域的合作,以及在農業,金融,技術和電子商務的合作。

他還說,美國可能對俄羅斯發動新制裁令俄中兩國加速努力,達成諸如非美元支付系統的協議,「這對兩個國家都是真正的威脅和危險,他們現在進行認真討論,商討應對措施」。

俄羅斯學者杜金甚至主張俄羅斯要在戰略和資源上支援中國,而中國則要在經濟上幫助俄羅斯,共同對抗來自西方的制裁和壓力,讓多邊主義同盟戰勝全球化的單邊主義。

俄羅斯和中國現在找到更多共同利益,按照美國大西洋委員會主席弗萊德.坎培(Fred Kempe)的話說,「現在維繫他們(俄中)的是反對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以及政治生存的共同利益,他們相似的專權制度,領導人個人的親密關係」。

政治觀察家德米特裏•科瑟列夫6月2日發表題為《如何離間莫斯科與北京?已經不可能了》的文章,他說在過去30年中,美國一直努力離間中俄關係,但是中俄關係越變越好,現在有了全面契合的利益。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