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反送中」等五個還需搞明白的問題

香港抗議示威 圖片版權 Reuters

6月9日,香港爆發主權移交後最大規模的示威之一,抗議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

香港立法會原定星期三(6月12日)對《逃犯條例》修訂內容進行二讀。香港多個團體發起罷工、罷課、罷市以及包圍立法會的行動。

第一,為什麼更擔憂《逃犯條例》?

雖然引發抗議示威的導火索是《逃犯條例》,但這並不是港府草擬修改的唯一一部條例。

先說《逃犯條例》。簡言之,修改後的條例將允許香港拘留和轉移在同它沒有正式引渡協議的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和中國大陸)遭到通緝的人員。香港目前和20個國家簽有長期的逃犯移交協議。相關法律也規定,香港可以與其他國家進行一次性移交。但目前條文訂明,香港的逃犯移交條例不適用於中國大陸、澳門和台灣,修改案將刪除這個限制。

提議修改的第二個條例是《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現行條例規定,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轄區可以要求香港機構提供刑事協助、搜集證據。修改草案也移除與《逃犯條例》類似的限制,使香港機構可向中國提供與刑事相關的協助,比如,凍結或者沒收資產。

二者之中《逃犯條例》在香港人中間引發更大焦慮,因為修改後條例將允許在香港被捕的人移送中國大陸受審、服刑,在港人看來,這是一個事關人人的重大政策轉變。

第二、為什麼只抗議"送中"?

既然香港已經和20個國家有引渡協議,中國也同許多西方民主國家有引渡協議,為什麼把逃犯移交中國會在香港引起這麼強烈的反彈,以至於"反送中"成了示威的一個主要口號呢?

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大陸之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基本法》是保障香港高度自治的基石。但是,北京政府逐步加大在香港的影響,多次高調批評香港反北京中央政府、要求民主、普選等集會示威;港府亦多次被指屈從中央壓力、加強對政治活動的管控。

特別是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當局進一步加強打壓異見令人擔憂,有悠久的抗議示威傳統、廣大的民運群眾基礎的香港也會成為目標。

港人感覺,面前的"北京壓力"越來越大,保障自治的《基本法》被一步步侵蝕、削弱,甚至有人指責港府在這一方面助紂為虐。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大批民眾出席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紀念六四北京天安門鎮壓三十週年

第三、為什麼港人憤怒爆發?

再說,目前恰好也處於一個比較敏感的時期。就在六月初,香港剛剛舉行一年一度的燭光晚會,紀念"六四"北京天安門廣場的鎮壓事件三十週年。

此次規模浩大的反《逃犯條例》抗議示威,也可以說是香港人對自由受侵蝕的擔憂、對北京干涉的憤怒、對港府缺乏作為的不滿進一步上升的表現。

具體講,在修訂《逃犯條例》上,港府被指敷衍了事,沒有給立法會、公眾足夠長的討論時間,不重視各界深入審議、增加更多保障條款的呼籲。香港政府提出修改案是在今年二月,之後只有二十餘天的時間給公眾參與討論,給出的論據也缺乏說服力。

對於這樣一個在公眾眼裏影響重大、深遠的修法草案港府如此草率,也給民眾的怒火添了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港人擔憂習近平更加鐵腕,香港會成為目標

第四、中國"插手"了嗎?

現在還不知道,北京是否直接影響、甚至授意香港政府修法,但是,北京一直公開力挺港府,中聯辦、港澳辦、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都曾高調表態支持修訂《逃犯條例》。

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五月間曾讚揚特區政府推行《逃犯條例》修訂"合憲和彰顯法治"。他說,這符合《基本法》相關規定,有利於彰顯香港社會的法治和公平正義,"中央政府完全支持特區政府的工作"。

香港大遊行的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美方就香港事務"不斷說三道四"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要求美方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他說,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推進修訂"兩個條例"的工作。

耿爽還提到,香港回歸以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得到切實貫徹落實,香港居民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依法得到充分保障,香港繼續被眾多國際機構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和最具競爭力的地區之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7月1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發表演講稱, 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習近平在演講中重覆了中國政府關於"一國兩制"以及保證香港自由和特殊地位的承諾。但同時也對分離言論及民主勢力表達了嚴厲立場。點擊以上鏈接閲讀全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抗議聲勢浩大,凸現港人對中國和港府的不信任

第五,有法不是才能有法所依?

換個角度想問題,有法可依,不才正是實現"法治"的基礎嗎?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部總幹事譚萬基日前在接受法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說,國際特赦對引渡協議本身並不反對,"我們甚至認為引渡協議會對某些國家的人權改善帶來益處,比如說中國。"

但是,中國的人權和司法公正紀錄已經令港人十分擔憂,司法是否獨立於中共也引起港人質疑。

歸根結底,這還是一個信任問題。

簽訂引渡協議,前提應該是信任第二個司法轄區。而在香港,港人對中國大陸當局的信任現在處於稀缺狀態。

譚萬基還提及香港的另外一個"特殊性"。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當局是否擁有足夠的能力承受北京的壓力呢?這也是抗議示威者一個"最大的擔心所在"。

為安撫民意,港府官員已經表示,香港法庭對引渡要求有決定權;政治、宗教犯罪疑犯不會被移交;只有罪行可能被判處至少最高七年監禁的逃犯才會被移交,但是這些承諾並沒有換來民眾的支持。一個原因可能是,港人對港府的信任也處於比較缺稀的狀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