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在台灣發酵 《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引發爭議

新華社2011年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租用宣傳看板,引來示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華社2011年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租用宣傳看板,引來示威。

在近日香港大規模反對「逃犯條例」抗議的大背景下,台灣泛綠政黨效法美國和澳大利亞,提交《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開始成為台灣媒體關注和民間爭議的新熱點。

以倡導國家主權意識的台灣「基進黨」聯合執政民進黨和部分民間學者,近日推動在年內通過《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草案。游說者強調草案旨在針對台灣社會團體、組織或媒體與中國大陸進行業務往來時,依法披露資金、人員和事務關係往來的信息透明化。 有分析認為,這代表台灣內部希望抵禦中國「統戰」勢力滲入而採取防衛動作的一種聲音。

此動議在受到台灣很多媒體的關注的同時,也開始引發是否有限制言論自由之嫌的爭議。

反制「一國兩制」的立法動議

台灣媒體6月17日報道,泛綠政黨效法美國與澳大利亞,向立法院提交《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立法草案, 並展開游說推動草案盡快通過,希望通過立法反制「一國兩制」在台的宣傳及「統戰」工作。

撰寫草案的基進黨,在台灣立法院尚無席次, 因此主動尋找執政黨民進黨的立法委員獲得支持。目前為止約有10位民進黨的立法委員參與草案立法工作。

基進黨中常委何澄輝告訴BBC中文,草案針對的是與中國政府有相當程度交流或資源交換的台灣本地媒體,個人或組織,需前往政府機關登記為「外國代理人」,自我披露與中國的資金,人事往來,並非針對駐點在台灣的中國媒體。 根據台灣官方統計,約有10家中國大陸媒體輪流駐點在台灣,包含新華社等約30位記者。

「透明化,是我們立法的核心,就像食物產品包裝需要標示成分,這些與中國交換資源的社會團體或媒體也需主動揭露他們的身份,與中國來往的細節。因此,我們認為這個法案是義務規範代理人要自我揭露身份,至於他們的言論或行動有沒有違法,不在這個草案上提及」何澄輝解釋。

基進黨把台灣目前面對中國一國兩制的壓力,與香港反送中大遊行連接一起,表示「在香港百萬人反送中、抗暴後,我們要拿出捍衛台灣的決心,告訴更多人一國兩制根本是謊言,守護台灣只有『清除中國滲透』一條路。」

圖片版權 NurPhoto/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千名台灣人及香港人6月16日在台北聲援香港。

中國在台影響力

參與草案撰寫的台北大學犯罪學系助理教授沈伯洋告訴BBC中文,台灣與境外接觸的「凖」外國代理人「十分之多及複雜」。

沈伯洋稱,僅以媒體為例,除主流新聞媒體或地方電視台外,其他在「境外」設立,針對台灣政治議題製造並散播真假訊息,爭取網路流量及廣告收益的「內容農場」,以及中資之前大量購買台灣「網紅」在臉書的粉絲專頁等等, 都是「凖外國代理人」的行為。

但外界分析,這些境外網路媒體的數量以及資金往來,在短時間內無法統計,也因此造成管控困難。沈伯洋稱,中國一國兩制的宣傳及滲透,在台灣的特色,除了主流媒體之外,是如血管般密布在台灣社會的地方媒體及社團組織。

媒體複雜性

媒體方面,在台灣方面被認為「親中」的主流媒體,如《中國時報》或《中天新聞台》因為立場鮮明,民眾早就對其立場有所判斷。「就算他們去主動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民眾也不會意外或改變其立場,反而是地方媒體影響在地的社群網絡,更容易被忽視。」 沈伯洋評論。

台灣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王宏仁6月13日在《思想坦克》網站上發表文章,分析中國勢力如何借著「地方廣播電台」滲透台灣南部地方社群。他說,這些電台聽眾多半是多說台語(閩南話)的年長者,電台播放的歌曲也一直是台語歌。但王宏仁觀察到, 近一兩年來,許多地方電台開始被中資收購,主持人及董事成員開始來往兩岸交流,在節目開始播放許多中國歌曲譬《坐上火車去拉薩》等幾乎在台灣社會無人知曉的歌曲,電台節目亦開始密集推薦某政治人物。

據台灣國家通訊社(NCC)的官方統計 ,在全台灣約有400多個地方電台,遍及各鄉鎮。王教授所在的高雄市,便有20多個地方電台,而這些台語電台的主業,是製作醫療藥物售賣節目和促銷廣告,並普遍接受點歌或聊天,聽眾因此與電台節目的凝聚力很強。

王宏仁因此認為, 中共資本和其代理人,正在借著收買這些地方媒體影響台灣:「現在中國從台語電台來進入基層地方政治,這個方式更快速簡便,只要買通董事會就可以長驅直入來影響台灣的選民。」

社會團體:宗教寺廟

另外,社會團體方面,何澄輝及沈伯洋都認為,遍布台灣鄉鎮地區的大小寺廟,也發揮了中國勢力滲透的重要代理人角色。

根據台灣內政部網站的官方統計,自2018年底,台灣登記有案寺廟總數達12271間。數量最多的前3個縣市都在台灣南部:分別是台南市(1623座)、高雄市(1476座)及屏東縣(1127座),以道教寺廟9645座,而教(會)堂數則有3006座。這些數目還不包含非正式立案,家庭式的教會或道教「神壇」。

沈伯洋指出,許多宮廟往往被台灣訴求兩岸統一或「一國兩制」的政黨以及地方幫派接觸甚至滲透,金錢資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灣宮廟宗教文化鼎盛。

個體代言人的存在

根據《華爾街日報》今年4月報道,中國前國際航空經理林英,4月17號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認罪,承認她在任職期間作為中國政府的代理人,幫助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軍方人士,將未經掃描檢查的包裹帶回中國。林英身為美國公民身份,但沒有去司法部注記自己為「外國代理人」而被判刑。這也是最近一件美國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判刑的案件。

參與台灣版本草案撰寫的學者宋承恩在此前的記者會上,對台灣媒體表示,外國代理人裏需要考慮個體代言人這一類,也十分重要。宋承恩以澳大利亞為例子,解釋許多當地退休高官,受僱於中國公司,譬如礦業或商業公司擔任顧問,並為中國做游說工作。但當澳洲推行《外國代理人法案》後,這退休高官便被要求登記,背負外國代理人的標籤,許多人因為不願在自己國家被貼上外國代理人的標籤,因此最後就放棄高薪的顧問職。

統戰在台灣的爭議

推動《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的政黨人士及專家都強調中國對台灣的滲透已經十分嚴重,並且以香港「反送中」大遊行為例子,表示台灣需防範中國勢力。

但沈伯洋認為,外國代理人制度的企圖不是以法律去解散或懲罰這些媒體或團體,而是種影響台灣民眾的「認知心理」的作用;他說代理人制度,是希望讓代理中國的人明白「大家知道你們是誰」,也讓民眾認知上建立「我們知道有人在統戰」的觀念。

民進黨推動修訂的《國家安全法》,6月19日於台灣立法院通過,修改後的法案將加重對台灣人擔任共諜的刑罰。但是與上海市政府年年舉辦「雙城論壇」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則強調「統戰」一詞被過度污名化。

對於香港反送中游行,柯文哲認為政府應該聽民意,雙方不需「惡言相向」。 但推動台灣版本的《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的政黨及專家認為中國推動一國兩制影養台灣的管道及策略,來自四面八方,台灣需開始研擬許多方法反制或預防境外勢力影響,《外國代理人登記制度》只是一個開始。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台灣總統蔡英文等多名政府官員,重申反對「一國兩制」。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