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逃犯條例抗議: 示威者破壞立法會背後的考量

示威者採取的行動具有象徵意義,例如破壞的畫像均是被指過份親建制的立法會歷任或現任主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示威者採取的行動具有象徵意義,例如破壞的畫像均是被指過份親建制的立法會歷任或現任主席。

7月1日,一批反對《逃犯條例》的香港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抗議,在大樓內大肆破壞,塗鴉區徽、掛上殖民時期的旗幟,最後香港警方午夜開始在立法會大樓外一帶施放催淚彈清場,示威者在警方進駐前離開立法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表示,立法會大樓損毀嚴重,未來兩周不能舉行會議,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估計,需要以數千萬港元進行修復。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支持北京的建制派議員、主要商會高調譴責暴力,強調追究示威者。但民主派認為這是政府漠視民意的後果。

為什麼示威者選擇衝擊立法會?

據香港媒體報道,衝擊立法會是一群前線示威者在7月1日中午投票得出的決定,部分人明確表達了承受刑責和人身安全後果的決心。

示威者從下午1時開始出動鐵枝、鐵籠車等工具衝撞立法會大樓外的玻璃牆,進入大樓後又弄毀鐵閘,佔據立法會議事廳。

晚上約9時,數以百計示威者闖入立法會,他們在場上噴上「反送中」、「林鄭下台」等字句。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前學生運動領袖黃之鋒:盼社會諒解衝擊港立法會示威者。

當中較為特別的是有人寫上「太陽花」,當時示威者討論重演台灣「太陽花學運」佔據立法機關的可能性。但2014年香港發生持續兩個多月的佔領主要道路行動無功而還,令人質疑長期佔領立法會的成效。

警方在示威者佔據立法會不久後宣佈將會清場,大批人士離開,留下少數人在立法會內商討對策。

有4人本來堅持留守不離開,但一群在立法會外的示威者得悉防暴警察將至,重新闖入立法會把堅持留守的示威者強行抬走。最終,警方進入立法會時,示威者全數離場,沒有釀成外界擔心的嚴重衝突。

其中一名自願撤離立法會的示威者,當時啜泣地對著香港《立場新聞》記者說,「(怕不怕進來了就出不去?)每個人都很害怕,但更害怕明天看不到他們4人……」

香港的立法機關的組成一向備受批評,70個議席中,有35席是「功能組別」,由漁農界、金融界、法律界等專業界別各自投票選出來的議員,當中大部分由親北京人士當選,部分議員是在沒有對手下自動當選。

而且,近年多名民主派人士因為政見而被取消參選權,又發生過宣誓事件令多名民主派議員被奪議席,他們代表的幾十萬選票等同被廢掉。香港的議會內建制派佔盡優勢,也無法有效反映各種政見的聲音。

佔據立法會的示威者發出的聲明中,並沒有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而是實現「雙普選」,即立法會議席和行政長官均有直選產生。這種訴求反映示威者知道就算推翻《逃犯條例》或是林鄭月娥下台,也無法解決香港制度上帶來的深層次矛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溫和民主派人士憂慮示威者的激進行動會適得其反。

他們是暴力嗎?

示威者在立法會大樓內大肆破壞,部分行動具有一定象徵性,例如塗鴉主權移交後才有的區徽、掛上殖民時期的旗幟、破壞現任及歷任立法會主席的肖像──但殖民時期立法局主席的肖像完好無缺。

但電視畫面拍得到示威者四處打破玻璃、電腦器材、投映機、電梯等設備,儘管現場有人試圖制止四處破壞的示威者,但造成的破壞是香港民主運動中非常罕見。

當時,警方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他們退場讓示威者進去立法會,讓人猜測是否警方刻意設置「空城計」,引誘示威者進場。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的解釋是,警方棄守並非陷阱,只是擔心警察和示威者有衝突,或釀成人踩人。

另外,香港警方表示,示威者向警員投擲不明液體以及刺激性粉末,這些傷害他人身體的行徑應遭到強烈譴責,也是建制派發動輿論攻勢針對的焦點。

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表示,這些衝擊立法會大樓的人是「暴徒」,行為「令人髮指」,譴責暴徒外也譴責「將這些暴行美化的人」,「任何政治訴求都不應訴諸暴力甚至將其合理化」。

不過,從現場照片及畫面所見,部分示威者的大樓內取走飲料時留下了錢,以及在一些展品前寫上「保護文物」等標語。

他們四處塗鴉留言的字句,也反映了他們的心態。其中一句塗鴉字句:「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也一語道破了示威者把抗爭升級的考量。

香港時事評論員梁啟智說,示威者是「破壞一些他們眼中代表專制管治的裝置」,「他們雖然在破壞,但他們有意識地要破壞的是什麼,要保護的又是什麼」,「他們攻擊的不是人,而是制度」,體現出「畸形選舉制度帶來的暴力」。

民主派支持者也不一定贊成示威者的行為, 多名民主派議員曾一度在立法會內外阻止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但不成功。

28歲的示威者黃先生承認,這種激進行為不一定能夠爭取政府讓步,甚至有反效果,可能會破壞運動和平的形像,影響立場中立的人的觀感。

他因為擔心法律後果,並沒有走進立法會大樓,只在外圍旁觀聲援示威者。

「我不知道衝進去有什麼用,但整場運動大家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他說,「現在已經不是責怪他們的時候,多年來香港發生的任何示威,雨傘運動也好、旺角騷亂也好,政府都譴責和追究示威者,但問題沒有解決,年輕人也是看在眼內的,你拘捕了一群人,還是會有下一群人。」

民主派政黨並沒有譴責示威者,質疑是政府漠視示威者訴求的後果,建制派批評民主派這樣做是縱容示威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激進示威者認為上百萬人的示威也沒有效用,要把抗爭升級。

未來會怎麼樣?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經道歉和暫緩修例,政府強調方案在立法會2020年會期結束便會失效,但反對人士對政府充滿不信任,尋求「撤回」條例,即是這條例不會因為任何原因突然重推,並要求政府撤銷「暴動」定義警民衝突,不追究示威者。

但政府態度立場強硬,在立法會衝突結束後幾小時,香港時間2日凌晨4點,林鄭月娥便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開記者會。他們形容衝擊立法會內的人是「有暴力傾向」的「暴徒」,犯了嚴重罪行,包括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非法進入立法會範圍、傷害他人身體等等,強調會追究。他們沒有提及「暴動」罪等字眼。

林鄭月娥沒有回應有三名「反送中」示威者高處墮下身亡的問題,亦沒有回應示威者新一波的訴求,只是重申她已經深切反省,會與各界溝通。

香港觀察人士認為,在中聯辦、港澳辦也相繼表態批評暴力時,港府讓步的機會不大,遲早會拘捕這批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此前,抗爭升級會觸發民主派內部分裂,但今次沒有顯著出現分裂,也預示示威者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如果普遍抗議者是年輕人,那麼在7月暑假開始,他們的抗爭不會輕易停止。

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李峻嶸對BBC中文說,香港示威漸漸變成「野貓式抗爭」,低成本、具機動性的抗議模式能夠輕易癱瘓政府部門或迫使政府取消公開活動,行政長官內很難去推行具爭議的法例或政策。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