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衝突後續:香港政府和年青人的裂縫要如何修補

香港立法會大樓的修復工作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立法會估計,大樓的修復工作要到十月才能完成,但香港政府要修復與年青人的關係需時卻可能更長。

香港早前發生近年最嚴重的立法會衝擊事件後,建制派和泛民主派雙方繼續互相指摘,但同一時間,外界的目光投到香港政府會如何處理後續的情況。

香港建制派譴責示威者破壞立法會的設施,所用的暴力不為香港社會接受;泛民主派就認為香港政府不願意聆聽年青人的聲音,是造成衝突的部份原因。

香港政府近日開始做一些補救工作,包括邀請學生代表會面,嘗試緩和緊張的局面。但分析認為很多年青人都不相信任香港政府,如果政府仍然拒絶就示威者的要求作出任何讓步,將無法打破目前的僵局。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前學生運動領袖黃之鋒:盼社會諒解衝擊港立法會示威者。

隔空對峙

示威者周一(7月1日)闖進香港立法會大樓破壞後,香港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齊聲讉責示威者的行動,其中林鄭月娥批評示威者採用「極端暴力」闖入大樓。建制派的議員就指出,即使政府沒有回應示威者的全部要求,也不能把示威者的破壞行為合理化。

但泛民主派議員指,示威者破壞立法會是因為現時政制完全不能反應民意,形容如果示威者需要負責任,政府更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隨著周一的衝突過去,外界的關注目光轉到香港政府的後續行動上。多名屬建制陣營的前高官分別發聲批評示威者,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華批評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做法專業,警察必須查清他們的身份。

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就留意到,示威者的行動主要針對中國政府和中國在香港統治的標誌,更在立法會主席台前展示港英時代的旗幟,質問示威者是不是要回到殖民地時代「當二等公民」。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記者拍攝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畫像被示威者破壞後的情況。

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透露林鄭月娥過去多天不斷約見社會各界不同黨派和團體,包括大學生和參加近期示威活動的年青人。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周四(7月4日)透露,他們收到林鄭月娥邀請作閉門會面,但他們予以拒絶。學生會發言人認為會面應該公開進行,也應包含各個界別的代表,因為學生會「不敢也不可能」代表所有示威者。

網絡討論區上仍然有許多後繼續示威活動的消息,包括周日(7月7日)發動在九龍遊行。發起人指,遊行將會重申周一示威者在立法會會議廳內的訴求,包括政府完全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6月12日的警民衝突、盡快以直接選舉方式選出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席。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處理示威時被指使用過份武力,令市民與警察的關係變差。

不信任政府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認為,如果香港政府不就示威者的訴求作出回應,就無法紓解社會目前繃緊的情緒。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林鄭月娥仍然沒有跟泛民主派的議員見面,形容這種做法「十分差」。

「如果政府做事情有前設,例如要孤立他們口中所謂的反對派政黨,不讓對方立功,同時又不在剛才提到的訴求讓步,我覺得政府能做的事情不多,也不會太有效。」

香港政府並不是完全沒有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包括多次重申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後,修訂案將於本屆立法會明年結束時自動失效。政府早前也指會尊重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簡稱「監警會」)就警察處理近期示威的方法進行調查,半年內向政府提交報告。

但鍾劍華認為現在的問題,是公眾不信任政府。「當大家不信任政府時,即使政府說什麼、即使政府說得有多坦白,如果它不說清楚,大家仍然不會相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支持香港警察的團體上周在立法會大樓外集會,主辦方聲稱約16萬人參加,警方就指高峰時約有5萬人。

監警會調查和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什麼分別?

監警會是香港處理針對警察投訴的組織,獨立於警務處。但監警會沒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投訴人提供的資料也可以用於未來的司法程序,投訴人或證人可能因為害怕公開對自己不利的資料,而選擇不作出投訴或不作供。外界也擔心,監警會的委員大多有建制派背景,無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決。

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按需要成立,專責調查單一事件,例如香港鐵路早前被揭發建造新車站時建築水平不達標,一些工程人員被懷疑發出造假的合格證書,特首林鄭月娥於是成立調查委員會。

這些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證人或投訴人提供的資料都只會在調查過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來的任何法庭審訊中作為證據,被視為可以更有效保障證人或投訴人的權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民主黨議員胡志偉被拍下在催淚瓦斯中要求與警察指揮官對話的過程,成為網絡熱話。

可迴轉空間「不多」

香港警察周四宣佈已經就衝擊立法會一案拘捕12人,懷疑他們涉及藏有攻擊性武器、非法集會、襲警等罪名,還有一人因為上月發生的包圍警察總部事件被捕。另外,有9人因為在網絡公布一些警員的個人資料被拘捕。

建制派政黨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早前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指出,如果有年青人因為示威行動而被定罪,林鄭月娥可以考慮給他們特赦。

鍾劍華認為,香港政府接下來會拘捕一些比較「出格」的示威者,要他們經歷整過庭審程序,但當中仍然有不少操作空間,例如選擇以什麼罪名檢控。他舉例說,香港政府控告戴耀廷等「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的時候,不控告他們「非法集結」,而改以更嚴重的「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等罪提告。

他指出,政府處理案件到達提告的階段時,肯定會再次引起爭議。他認為,香港政府為了緩解局勢絶對可以明言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或設一個全面、不單針對警察行動的調查委員會。「我覺得如果政府連這些都不肯讓步,它這數天以來做的事情不會太有效。」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