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學校分隔了維族兒童與家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疆孩子

最新研究發現,中國政府將維族兒童與家人分隔;他們遠離民族信仰和母語教育。

在成千上萬維族人被關押在龐大再教育營的同時,建造寄宿學校的行動也在大規模地快速進行。

根據公開發佈的文件,再配合對海外數十名維族家庭成員的採訪,BBC收集到了迄今為止最全面的證據,證明新疆地區的兒童的情況。

記錄顯示,僅在一個鄉鎮就有400多名兒童的父母雙方都處於某種關押之中,有的在再教育營,有的被關押在監獄。

而這些兒童是否需要「集中照顧」的正式評估也在進行當中。

Image caption 下落不明的新疆兒童

所有證據都顯示,中國當局在努力改造新疆成年人身份認同的同時,也平行展開了另一個運動,要有系統地讓兒童清除對根源的認同。

由於中國在新疆的嚴密監控,外國記者24小時有人陪同,所以無法從新疆當地收集證據。但是證據可以在土耳其找到。

在伊斯坦布爾的一個大廳裏,數十人排隊等著訴說他們的故事,很多人拿著孩子的照片,這些孩子現在都在新疆但都下落不明。

「我不知道誰在照顧他們,」 一個媽媽說。她指著照片上的三個年幼的女兒,「完全沒有聯繫。」

另一個媽媽,一邊拿著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的照片,一邊抹眼淚。她說,「我聽說他們都被帶去了一個孤兒院。」

在60個不同的採訪中,這些家長和親人聲淚俱下憂心忡忡地講述了他們的故事,講述超過100個兒童在新疆失蹤的細節。

他們都是維吾爾人 - 是新疆穆斯林族群中人數最多的民族,長期以來與土耳其有著語言和信仰的聯繫。成千上萬的人有的來土耳其學習或做生意,探親,有的是為了逃避中國對生育的限制和越來越多的宗教壓迫。

但是過去三年,在中國開始把成千上萬的維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拘押在龐大的「再教育營」後,他們發現被困在了土耳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廢墟上的信仰:中國消失的清真寺

中國當局說,這些維族人是在「職業訓練中心」受教育,目的是要應對暴力宗教極端主義。但是證據顯示,很多人被關押只是因為表達了他們的宗教信仰譬如祈禱或者帶面紗,還有的被關押是因為有像土耳其這樣的海外聯繫。

對這些維族人來說,回新疆就意味著肯定要被關押。電話聯繫已被切斷 - 即使與海外親屬交談,現在對新疆人來說太危險了。

有個父親告訴我,他的妻子在新疆家裏已經被拘留,他擔心他的八個孩子有幾個可能被國家收養。 「我認為他們已被帶到兒童教育營地,」 他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走進中國的「思想轉化營」

由BBC委托進行的新研究,揭示了這些兒童以及成千上萬其他人究竟遭遇了什麼。

鄭國恩博士(Dr Adrian Zenz)是一位德國研究人員,他對中國大規模在新疆拘押成年穆斯林的揭露受到了廣泛地認可。根據官方公開發佈的文件,他的報告顯示了在新疆前所未有的學校擴建。

學校校園擴大,新的宿舍建了起來,收生能力大規模增加。政府在修建拘押營的同時,正在大幅度增大學校收生能力,可以照顧大量的全托兒童。

這些學校擴建所針對的正好是同樣的少數民族群體。

在2017年一年時間內,新疆新入學的幼兒園兒童總數增加了50萬以上,政府數字顯示,這一增幅中的九成以上是維吾爾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兒童。

如此一來,新疆的學前教育招生水平,從原本低於全國平均水平,飆升到全中國最高。

Image caption 新河縣友誼幼兒園接收700個兒童,其中80%是新疆少數民族。

僅在新疆南部一個地區,這裏是維吾爾族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當局花在修建和擴建幼兒園的經費高達12億美元。

鄭國恩博士的分析顯示,建築工程的增多,包括增加大量的宿舍空間。

看來,新疆的教育擴張與成人大規模監禁的基本原則相同。它顯然影響了幾乎所有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兒童,無論他們的父母是否在再教育營中。

去年4月,縣政府將來自周邊村莊的2000名兒童遷入另一所巨型寄宿中學——葉城縣四中。

葉城縣第十和十一中學

Interactive Use the slider button to see how the school has developed

May 2019

Yechung County Number 11 and Number 10 Middle School

April 2018

Yechung County Number 11 and Number 10 Middle School

上圖是新疆南部城市葉城(維吾爾族稱喀格勒克Kargilik)正在為兩所新寄宿學校凖備的場地。

拖動左右鍵能看到建設的階段——這 兩個中學中間隔著共用的體育場,都是最近一年多剛剛建成的。兩個學校的面積都超出全國中學平均面積的三倍。

政府宣傳中頌揚寄宿學校「維護社會和諧」,「代替父母地位」。鄭國恩博士認為,其中還有更加深層的目的。

寄宿學校提供了一個理想的場地,讓少數民族進行可持續的文化重建。

他的研究顯示, 與再教育營一樣,現在有一種協調計劃,其目的就是要在學校裏消滅使用維吾爾語和其他少數民族語言。個別學校的條規,定出了更加嚴格,計分制的懲罰手段,老師和學生如果在學校使用了漢語以外的語言將受到處罰。

這與其他官方聲明相吻合。 這些聲明宣稱新疆已經在所有學校完成了全面的漢語教學。

新疆宣傳部的高級官員徐貴相在接受BBC採訪時,否認政府照顧了大批沒有父母的兒童。

他笑著說,「如果全家人全部都被送去職業訓練,那麼這個家庭一定有很嚴重的問題。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案例。」

不過,鄭國恩博士研究中最重要部分是他的證據顯示,這些被拘押成年人的孩子,的確被大量送到住宿學校系統中。

當地政府有詳細表格,將每個孩子的情況與他們在職業訓練營或監獄中的父母掛鉤,然後再決定是否需要集中照管。

鄭國恩博士發現了一份政府文件,詳細給出了「有困難群體」可以申請的各種補貼,其中包括:丈夫和妻子都在職業訓練。另外還有喀什市給教育局的指示,要求他們採取緊急措施照顧父母在培訓營中的學生的需要。

Image caption 和田陽光幼兒園

這份文件說,學校應該「加強心理輔導,加強學生的思想教育」,這些詞語在學生父母們的培訓營中也一樣出現。

很明顯,大規模拘禁對兒童的影響現在被視為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當局正在努力處理這一問題,儘管當局並不熱衷於公開這一點。

一些相關的政府文件似乎故意躲避搜索引擎,使用了模糊符號代替「職業培訓」一詞。也就是說,在某些情況下,成人拘留營附近建有幼兒園,在訪問時,中國官方媒體記者讚揚這麼做的好處。

他們說,這些寄宿學校允許少數民族兒童學習「更好的生活習慣」和「養成更好的個人衛生習慣」。有些孩子開始稱他們的老師為「媽媽」。

我們打電話給新疆的一些地方教育局,試圖找出相關的官方政策。大多數人拒絶與我們交談,但有些人對這樣的教育制度給出了簡單的看法。

我們問一位官員,那些被帶到再教育營的父母的子女會怎樣。

Image caption 在新疆和田的一所幼兒園,有嚴密的保安。

「他們在寄宿學校,」 她回答說。 「我們提供住宿,食物和衣服......上級領導告訴我們,我們必須好好照顧他們。」

在伊斯坦布爾的大廳裏,隨著家庭破碎的故事一個一個講了出來,氣氛裏充滿了絶望和深深的怨恨。

一位母親告訴我:「成千上萬的無辜兒童與父母分開,我們不停地提供證詞」。 「世界知道了這些事實,為什麼還是保持沉默?」

而在新疆有研究表明,所有的孩子現在都處於有「嚴格隔離封閉管理措施」的學校。許多學校都安裝了全方位的監控系統,周邊警報和10,000伏高壓電圍欄,一些學校的保安開銷甚至超過了成年人的再教育營。

這樣的教育政策最早在2017年初出台,然後就開始大幅加強拘押。 鄭國恩博士想知道的是,政府是否早就想過要阻止維吾爾族父母強行要回孩子的可能?

他告訴我,「我認為有系統地將父母和子女分開就是一個很明顯的證據,證明新疆政府正試圖培養新的一代,從根本上切斷他們在宗教信仰和民族語言方面的聯繫。」

「我認為這些證據都指向一個結論,那就是文化上的大屠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