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逃犯條例抗議:大陸人的羨慕、悲哀與質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遊行轉戰遊客區,BBC現場訪問內地遊客和香港示威者。

不論是《逃犯條例》修訂的爭拗、轟轟烈烈的遊行還是立法會暴力衝擊,對於香港近周發生的事,中國大陸人能夠獲取的信息有限:大部分外國和香港媒體的報道都遭到嚴格審查,而大陸媒體的報道則幾乎局限於香港政府和中國外交部的片面回應,社交媒體上偶爾會有審查中的漏網之魚——布滿密密麻麻人頭的遊行圖片和視頻,還有若干含蓄地提到香港抗議事件的自媒體文章。

在數次大遊行和立法會衝擊後,香港抗議修例的示威者開始尋求用其他方式引起關注,他們將目光轉向大陸遊客,希望通過向大陸遊客宣傳「反送中」信息及訴求,將真實資訊傳遞回大陸,喚醒其他人「共抗暴政」。

但在「一國兩制」下,深圳河以北的中國大陸長期處於信息閉塞狀態,中港矛盾近年來也因為「雙非嬰兒」、水貨客等事件不斷加劇。大陸人真的會認真聽取香港示威者的觀點,並且如他們所願將其帶回大陸,讓運動遍地開花嗎?

「香港真幸福」

對於香港最近的爭議,一篇題為《香港這座城市還有救嗎?》的文章在微信等中國大陸流行的社媒上流傳。作者趙皓陽是大陸人,曾在香港讀過書。在他筆下,很多香港青年不是壞,而是蠢,所受的教育和專業素養完全不足以與大陸青年競爭,而民眾上街遊行是因為「香港長久以來受到西方價值觀的衝擊」。

此文在網絡上收到無數好評與轉發,但也遭到猛烈批評和駁斥。一群自稱「來自中港台的年輕朋友」寫了一篇文章回應,認為趙文存在許多事實錯誤和知識漏洞,意在撩撥內地已有的仇港情緒。

為找到大陸人對香港抗議的真實想法,BBC中文記者採訪數名在北京、上海和香港工作生活的大陸背景中國人,發現他們觀點極為對立。

蘇奇在內地長大,到香港兩三次,只接觸過旺角、尖沙咀等商業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蘇奇在內地長大,到香港兩三次,只接觸過旺角、尖沙咀等商業區

蘇奇今年30歲,在上海從事文化行業工作。6月9日那天,香港人山人海的遊行照片在她的朋友圈刷屏了。

蘇奇在內地長大,到香港兩三次,只接觸過旺角、尖沙咀等商業區。 遊行照片刷爆微信的時候,也是她第一次了解到香港的抗議活動。蘇奇用四個「很」形容看到照片的心情:「很震撼、很佩服、很羨慕,然後又很悲哀。」

「現在大陸發生的很多事情,任何一件拿出來在正常國家都會有很多人上街去表達反對的,但是我們沒辦法這樣做,所以看到香港人可以上街表達自己的意見,我們當然很羨慕。」蘇奇說。

而讓她佩服的在於,大陸人一般只在涉及自身利益的事件上發聲。她認為,修例對許多香港人沒有直接關係,但他們知道這會對自己造成間接傷害,「我覺得很厲害,我感覺大陸這邊不會有這樣清醒而且一致的認識。」

香港抗議主體是年輕人也讓她吃驚,「現在內地年輕人都不怎麼關心政治,但是沒想到他們有這麼大的熱情」。

在北京做營銷的白領侯引, 和蘇奇的看法類似。 他對BBC中文說:「香港真幸福,我們沒這樣的機會。」

「用合理的方式去表達對自己權利的追求和堅持,我覺得很棒,」侯引說。

「社會穩定最重要」

但也有大陸人認為,香港人對於修例一事有些小題大做了。

1995年出生的張維去年修完香港一所大學的新聞碩士課程,目前在上海一家媒體工作。她能熟練接觸不同的信息源,會翻牆閲讀國際和香港媒體報道,從微信群甚至得到在現場的同學發來的一手圖片。

在數次大遊行和立法會衝擊後,香港抗議修例的示威者開始尋求用其他方式引起關注,他們將目光轉向大陸遊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數次大遊行和立法會衝擊後,香港抗議修例的示威者開始尋求用其他方式引起關注,他們將目光轉向大陸遊客。

不過,在綜合許多消息源後她得出的結論是:香港人把修例想得太嚴重了。

「其實這個事情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的。比如說,它只引渡七年以上的重刑犯,不涉及新聞界的人士或政界人士。一開始它也不是北京那邊提出的,是香港自己要解決當時台灣殺人案的事情。」張維說。

29歲的金融從業者嚴明在香港生活了六年, 他也認為香港人多慮了,因為這次條例修訂跟言論、出版示威等並不相關,也沒有政治罪。

「沒有這個法,導向是什麼?是我在內地殺了人放了火,只要在內地沒被抓,逃到香港就安全了,這樣所有罪犯都過來了。」嚴明說。

但香港示威者會認為,這些案例本身不多,並認為嫌疑犯接受公平審訊的重要性,比把罪犯繩之以法更為重要。

還有大陸人反感遊行擾亂了社會正常的生活秩序。在西九龍站的遊行中,BBC中文記者見到一名大陸中年男遊客,他不了解示威者的訴求,「什麼『反送中』,我只知道『送終』,」但對集會給他的行程添堵十分不滿。

「他們已經嚴重影響了社會治安,不光我們外地旅遊者不方便,本地人也不方便了,」這名遊客說,「我認為社會穩定、安定才是最重要的。」

不願「六四」重演

儘管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壓力下宣佈暫緩修例,許多示威者提出政府完全撤回修訂條例、林鄭月娥下台等訴求未被滿足,不滿的示威者開始升級行動。

7月1日晚上,一批示威者闖入立法會破壞,他們塗鴉特區區徽、在牆上噴上「林鄭下台」等字句,掛上殖民時期的港英旗幟。

在支持示威者的香港人中,是否應採取暴力衝擊手段達到訴求爭論激烈 ,在大陸人中也是如此。

香港抗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張維認為,在遊行取得成效、特首已宣佈暫緩修例時,示威者不應繼續甚至升級行動。

「想要撤回暴亂定性就已經有點得寸進尺了,」張維說,「我覺得他們很多行為包括襲警、衝撞立法會之類的完全可以被定義成為暴亂,然後以暴亂去尋求撤回暴亂定性,這個邏輯不通吧。」

張維認為,如果示威者們認為自己的反對是合理的,應該去尋求合理的反對途徑,「民主並不是你鬧了就能給糖吃」。

對於是否採取暴力手段達致訴求,蘇奇身邊支持示威遊行的朋友也分成兩派,「一派覺得既然對方不肯讓步,有時候有必要動用一些手段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另外一派則不贊成使用武力,擔心這些孩子受到傷害。」

她自己也在糾結:「畢竟不希望再發生一次像六四那樣的事件,但有的時候也沒有辦法,要鬥爭總會有犧牲。」

道阻且長

在7月7日的九龍區大遊行中,參與者從尖沙咀梳士巴利道花園出發,走到西九龍高鐵站。活動組織者一再強調這是「和平、理性、優雅」的遊行。

有人打出「今日武漢,明日香港」的標語,影射近日武漢陽邏抗議垃圾焚燒廠遭鎮壓事件。遊行隊伍走到中港城附近天橋時,許多示威者用普通話朝中港城的大陸遊客喊口號:「香港人要真普選!香港人要真普選!」

也許是原本在雙方之間橫亘的信息鴻溝,示威者收到的遊客的反饋似乎不多。BBC中文記者隨機與圍欄邊圍觀拍照的三四名大陸遊客攀談,發現他們完全不了解香港發生了什麼。

7日下午5時左右,BBC中文記者在西九龍高鐵站附近的天橋上見到一名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陳同學,23歲的他,正拿著一沓傳單派往前來搭車的大陸遊客。他告訴記者,已經在天橋上發了一個多小時,一邊發傳單,他會盡力向路過的人講解香港目前的局勢。可是大多數人都做匆匆趕路狀,拿了傳單轉身就走。

問他這次宣傳的效果如何?陳同學苦笑:「我們能做多少做多少吧」。

接近凌晨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時與示威者發生了短暫的衝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接近凌晨時,警方在旺角清場時與示威者發生了短暫的衝突。

參與者普遍表示,當日的遊行實際上非常平和有序,持續時間也較短。但遊行結束,一些示威者轉到並非遊行路線的尖沙咀廣東道和彌敦道,接近凌晨時,與在旺角清場的警方發生了短暫的衝突。

在大陸人能接觸到的官方報道或網絡文章中,提到7日的九龍遊行, 會使用這樣的表達: 「港獨分子發起」 ,「逼塞香港高鐵站」,「害苦警力和內地客」。

「曾經被DQ(取消資格)的港獨分子,趁著這個時間,發起這種遊行是什麼居心,大家心知肚明。」香港親建制網媒《橙新聞》微信公眾號文章稱。

在該文下方的留言區中全是譴責的聲音,「明顯用心不良!為什麼要去遊客人多的地方?」

在政治制度的巨大差異下和信息不對稱中,大陸人和香港人之間要達致理解和包容仍然道阻且長。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