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香港特首提「壽終正寢」論但爭議猶在

林鄭月娥仍然沒有應示威者要求,正式宣佈撤回《逃犯修例》修訂,但形容修訂已經"壽終正寢"。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仍然沒有應示威者要求,正式宣佈撤回《逃犯修例》修訂,但形容修訂已經"壽終正寢"。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二(9日)出席政府例行行政會議前,主動提到香港社會近來因為《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形容政府相關工作「完全失敗」,修例建議目前已經「壽終正寢」,她用英文重覆時用了修例「已死」的說法。

林鄭月娥早前表示政府已經暫緩修例,但示威者要求她明言會撤回修例建議。她周二仍然沒有用到示威者要求的「撤回」一詞,她說就算用這個字眼,三個月後亦可把草案重提立法會 ,「壽終正寢」是一個「斬釘截鐵」的說法,市民知道修例建議存在還是不存在,無須擔心政府會以甚麼手段重提修例。

她說,此前考慮到修例建議引起很大爭議,難以在短時間內完成,所以「暫時換了下來,也沒有時間表」。另一方面,草案在立法會會期結束之時,即明年7月就會自動失效。

在被問及會否問責下台時,林鄭月娥說,香港特首「下台不是簡單的事」,她仍有熱誠、有承擔為香港服務。這是林鄭月娥一星期以來首次接受傳媒提問,7月2日凌晨,她主動召開記者會譴責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

但她的說法被外界批評沒有回應示威者多星期以來的訴求,一些建制派議員也罕有批評,林鄭月娥的意思已經是《逃犯條例》修訂不會繼續推進,明言「撤回」其實沒有關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反對修例的團體周日(7月7日)再次發起遊行,主辦單位稱有超過23萬人參加,香港警方說最高峰時期有5.6萬人。

有沒有回應訴求?

示威者其中一個訴求是不再以暴動定性警民衝突,和特赦被捕示威者,但林鄭月娥重申,沒有為當日集會作任何定性,並指特赦被捕者違反法治精神,律政司應該在不受干預下做決定,甚至日後法庭裁決,也須依法辦事。她希望香港市民用和平、理性、有序的方式表達對政府的不滿。

對於示威者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濫權等,林鄭月娥認為沒有必要,因為監警會的調查將「還原真相」,並提交報告,交代6月9日至7月2日,警方是否有缺失,但外界憂慮被形容是無牙老虎的監警會職權有限,很大機會無人需要負責任,能否作公正調查感懷疑。

前香港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在香港媒體撰文時指出,由法官領導的獨查調查委員比監警會更可以有效地查明真相,監警會也只能調查警方執法時可以犯下的過失,而獨立調查委會就可以更全面地檢視事件的經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林鄭月娥沒有提到政改或普選問題,重申會改善施政作風,行政會議成員會加強收集民意,反映給特首。她認為政府各項政策的諮詢委員會追不上時代要求,需要構建平台讓不同持份者暢所欲言。

至於連場運動中有多名示威者輕生,林鄭月娥回應指,對於個別市民直接或間接傷害自己,感到痛心,已動員非政府機構提供輔導服務,降低香港彌漫的負面情緒。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一些示威者明言,林鄭月娥必須辭職,又批評她出賣香港的利益。

「經過粉飾的陷阱」

許多反對《逃犯修例》修訂的團體並不滿意林鄭月娥的說法,質疑為什麼林鄭月娥仍然不願意正式撤回修例。

民主派公民黨楊岳橋接受BBC訪問時指出,壽終正寢是一個政治描述,不是立法的語言,所以其實還是處於繼續立法的狀態,不知道特首為什麼仍然拒絶使用「撤回」的字眼。

香港時事評論員林和立接受BBC訪問時說,他認為修例很明顯是北京政府的命令,林鄭月娥身為一個地方官員,沒有真正的權力收回北京政府的政策。「她不能明言撤回,因為這會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丟臉。」

發起多次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批評,政府褫奪民選議員資格,將市民的聲音摒棄於議會之外,破壞既有的程序,卻聲稱要建造新的渠道聆聽民意,而且反修例運動沒有統一領導,包括民陣和學界在內所有團體都不代表示威者。政府一日不承諾停止檢控示威者,就會讓人擔心只是引蛇出洞,不是真正營造對話空間。

岑子傑表示,民陣不會跳入政府經過粉飾的陷阱,為政府搭建橋樑。他指林鄭月娥擔任政務司長處理全民退休保障時,推翻港大社工系榮休教授周永新的諮詢報告,反映沒有理據顯示與林鄭月娥溝通會取得實際成果。

香港眾志也對林鄭月娥的說法表示「十分遺憾」。香港眾志發表聲明指出,他們要求特首直接明確宣佈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已全面撤回,承諾未來絶不會重啟立法程序,以免任何「語言偽術」令條例存有死灰復燃的空間。

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認為,林鄭月娥沒有很快回應示威者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的訴求,因此示威活動會繼續下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前學生運動領袖黃之鋒:盼社會諒解衝擊港立法會示威者。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發表聲明批評,警方在6月12日金鐘衝突中使用過份武力,違反國際法及國際凖則,一定要進行獨立、公正、有效及迅速的調查,單靠監警會調查並不足夠,無法得知真相,挽回公眾信任,而6月12日當日負責指揮的高級警務人員,一定要面對司法調查。

有建制派議員也出乎意料不滿林鄭月娥發言,民建聯的議員蔣麗芸認為她沒有回應反修例人士的訴求,批評特首目前進退失據,她對香港媒體說「既然說得出壽終正寢四個字,即是條例不會翻生,乾脆說撤回又如何?」民建聯的聲明也指出,稱特首新舊說法沒分別。

監警會調查和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什麼分別?

監警會是香港處理針對警察投訴的組織,獨立於警務處。但監警會沒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投訴人提供的資料也可以用於未來的司法程序,投訴人或證人可能因為害怕公開對自己不利的資料,而選擇不作出投訴或不作供。外界也擔心,監警會的委員大多有建制派背景,無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決。

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按需要成立,專責調查單一事件,例如香港鐵路早前被揭發建造新車站時建築水平不達標,一些工程人員被懷疑發出造假的合格證書,特首林鄭月娥於是成立調查委員會。

這些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證人或投訴人提供的資料都只會在調查過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來的任何法庭審訊中作為證據,被視為可以更有效保障證人或投訴人的權利。

「暫緩」和「撤回」有什麼分別?

《逃犯條例》的修訂案已經走了部份的過程,包括刊登在香港政府憲報、在立法會首讀和開始二讀等。如果政府只是「暫緩」議案,政府可以在這些基礎上,隨時繼續推動修法。

林鄭月娥指出,「暫緩」方案後,她會收集意見,之後匯報給立法會一個委員會才進行下一步工作,但多次強調沒有計劃在什麼時候重推。

如果撤回方案,表示香港政府要再次推動修法,就必須把刊登憲報、首讀等步驟重新再做。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