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的自白:不願夾在示威者與政府中間

前線警員刻意隱藏自己身份執法引發爭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前線警員刻意隱藏自己身份執法引發爭議。

香港「反送中」抗議日漸常態化,示威者每逢周末發起遊行集會,多次演變成大規模警民衝突。

從香港警方6月12日出動催淚彈鎮壓示威者以來,警權的問題一直是香港輿論焦點。7月14日沙田警民衝突暴力升級,有警員被示威者圍毆,警方制服示威者時以武力對待,引發各界憂慮香港局勢惡化。

示威者指責警方濫權,在清場時使用過份武力。政府及警方形容示威者是「暴徒」,「破壞社會安寧」。

BBC中文此前採訪了示威者,此次採訪前線警員希望幫讀者更多了解香港警察的想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日(14日)的警民衝突變成肉搏戰。

警員:示威者不是「雞蛋」

前線警員陳先生(化名)對BBC中文表示,警察在這次風波中被夾在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示威者不斷把對政治的不滿發洩在警察身上。

「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他說。

30來歲的陳先生分別參與了至少兩場人群控制或驅散示威者的行動,由於擔心影響工作,他要求不要透露他的身份。

「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見,那些磚頭、鐵枝、雨傘正面飛過來,有盾牌不代表不會受傷,同事們長時間工作,受到很大壓力,」他說。

在示威者眼中,警方是受薪工作,配備防暴裝備、警棍、胡椒噴霧和催淚水劑,對比示威者自製的各種防具,是「雞蛋」與「高牆」。但陳先生認為,示威者早已不是「雞蛋」,「他們的磚頭擊中我的同僚!你叫我們怎麼忍?」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警方曾說6月12日的示威是暴動,但後來改口,說沒有為當天的示威定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示威者大多是年輕人。

「我們身穿防暴裝備,手執警棍,不代表什麼都不怕,我們也怕受傷,也怕死,而很多同事都被人網絡『起底』,隨時失去工作。」

多名參與驅散及鎮壓行動的警員及其家屬的資料在社交平台廣泛傳播。

「現在我到任何地方都不敢說自己是警察,在WhatsApp群組,我被朋友責怪,說不能接受我,」陳先生說,「但這個社會是需要警察的,警察不單是遊行示威才出現,我不會後悔,他們終有一天會明白的。」

警隊是否把示威者當成敵人?

不同媒體或民眾拍下的多條片段顯示,香港警方多次正面以警棍或胡椒噴霧攻擊已經投降或後退的示威者和記者,亦有片段顯示,多名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圍著倒地的示威者拳打腳踢。

香港記者協會批評,現場執法警員威脅記者採訪,並指警方對記者使用的暴力已經超出社會可接受的程度,影響市民知情權。

陳先生說不願意逐一評論個別事件,「現場這麼混亂,警察打錯人、噴錯人(胡椒噴霧)是很正常,示威者的行為經常被人美化,警方做什麼都被人說濫權,這不公道,他們也有攻擊警方,我的同僚都受傷了,為何還要說警方的錯?」

他指出,在警方的群組或是建制派的社交媒體,也會流傳示威者扔磚頭,衝撞警方的畫面,「這些你們不去看?民主派為何不譴責?不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嗎?」

據香港媒體報道,香港警隊內部有強烈的團體意識,把示威者視為潛在罪犯,任何警員公開表達對示威者的同情,有可能受到警隊其他人的排擠,甚至影響升遷。

訪問中,陳先生多次直接把示威者稱作「暴徒」。

多個民間團體及民主派人士指責警方在抗議活動中部署失當,批評警方有意挑起警民衝突。在民主派支持者流傳著一句說話:「沒有警察,就沒有衝突。」

「他們佔據道路是違法,我們不執法才是錯誤的選擇,」他說,「例如立法會事件,我們不執法,你看暴徒做了什麼?他們把立法會破壞到如此地步,竟然有人稱讚他們抗爭有理。」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

今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2週年,數百名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一度佔據三小時,並在內大肆破壞,部分破壞具有象徵性,刻意破壞與中國相關的符號,以及表達對現有選舉制度的不滿。

結果,立法會需要停止運作。雖然政府、警方、建制派強烈譴責,但溫和民主派支持者當中,不乏同情與諒解的聲音,「反正立法會就是通過不公義的方案,還是停運比較好。」

警方當時退場被指責擺放「空城計」,但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表示,退場是為了避免與示威者正面衝突,避免人踩人。

盧偉聰說,警方有行動時被指濫權、濫暴,沒有行動時又被說是「空城計」,警員的努力換來各方責難,不能姑息暴力行為。建制派指責民主派美化暴力行為。

對於陳先生來說,讓他最心痛的是警察總部被包圍。「反送中」示威者在這幾周多次包圍位於灣仔的警察總部,在總部外牆塗上辱警字句,掛上「釋放義士」直幡,並破壞外圍的閉路電視,直至深夜人流減少,警方才展開拘捕行動。

陳先生說,警隊高層沒有阻止上述事件發生,令整個警隊蒙羞,「看到警總這樣,每一個警察都很心痛,這就像把我們的家破壞似的。」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灣仔警察總部曾被示威者包圍。

警察成為政府與民眾之間的磨心

香港有大約3萬名警察,一度被形容是「亞洲最佳」的警隊,外界對香港警方執法有所期待。

但這次風波中卻有很多片段,被人權組織視為警方涉及濫權問題。據香港媒體報道,多名在示威現場執法的警務人員,並沒有配戴識別身份用的委任證,公眾憂慮一旦警員有任何過失,普通市民難以追究。

陳先生認為,前線警員是為了「自保」,以免被人針對,「示威者全都帶眼罩、口罩,我覺得示威者沒有資格批評我們。」

示威者要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事件,但特首林鄭月娥認為,現在處理針對警察投訴的組織監警會,已經會作出調查撰寫報告,拒絶成立具傳召證人能力的獨立委員會。

陳先生表示,對如何調查警察「沒有意見」,只是強調「沒有一個同袍需要付上代價」。

同樣地,示威者在尋求特赦被捕人士,不希望有人負上後果。陳先生認為,總有一批違法激進示威者需要坐牢,否則對不起受傷的同袍。

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警員有公權力,接受過專業紀律訓練,相對而言應比市民有更大的克制能力,而市民卻是「烏合之眾」,因此警方拿捏的分寸應比市民更好,他呼籲雙方冷靜克制。

陳先生的採訪進行在星期日(14日)沙田衝突之前,記者之後曾試圖聯絡他,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圖片版權 Reuters
圖片版權 AFP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警察團體:高層不應指派前線到危險之處

香港警察臨牀心理學家馮浩堅接受香港媒體時表示,警察不會贊成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警員會被問責的機會很大。他說,警員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現時情緒複雜,執勤時受到壓力,自己和家人被人「起底」,警員會因為工作而保護不到家人自責。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發出聲明,促請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和管理層要保障前線執勤警員的人身安全及心理健康,不應指派警員執行可能引致受傷的任務或到危險之處執勤。員佐級協會的說法被外界解讀成香港警隊內部有所分裂。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親身到醫院探望受傷警員,表明支持警隊執法。

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接受香港電台節目採訪時表示,感受到警隊前線人員的怨氣,明白警隊處於磨心位置,警察不能處理政治問題,但面對沖突需要執法,警方成為政府在示威前線的唯一代表,示威者向警察發洩,他希望政治領袖應該以政治方式處理問題。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