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襲記者平民引眾怒,警方否認縱容勾結「黑社會」

CLASH 圖片版權 LAM CHEUK TING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中聯辦大樓外抗議,遭警方使用催淚彈驅散,再次成為國際媒體焦點。但當時更令香港各界震驚的是當晚發生在新界元朗區的暴力事件。

周日晚上(21日),距離港島區約45分鐘車程的元朗發生幾百名白衣人持兇攻擊路人的事件,持續約兩小時,並一度闖入地鐵站及鐵路列車車廂毆打乘客,多名記者及市民受傷。

香港民主派政黨及示威者指責,「警方恍如與黑社會協調好一樣」,「任由黑社會管治元朗」,強烈譴責特區政府和警方的不作為。香港學者沈旭暉和梁啟智形容此種行為是「恐怖襲擊」。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周一記者會上,譴責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說有關當局勾結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無根據」。

與林政一起面對媒體的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表示,警察與施暴者沒關係,「與黑社會勢不良立」,稱會檢討部署,希望大家對警方有信心。

警方形容這只是一場源於政見不同的「打鬥」和「紛爭」,並強調不論政治立場,一定嚴查到底。至截稿前,沒有人因元朗暴力事件被捕。

香港醫院管理局表示,共45名傷者送院,其中1名男子危殆,5人情況嚴重。現場協助傷者的主要是消防人員和救護員。

21日下午,民間人權陣線在港島區發起「反送中」遊行。當晚,幾千名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大樓和附近的警署,有示威者向中聯辦門口的攝像頭噴漆,塗鴉招牌並向其扔雞蛋。警方和示威者之後在上環爆發衝突,零星示威者向警方防線投擲磚頭、煙霧彈、雨傘,警方多次發射催淚彈驅散。

中聯辦、港府及建制派在21日當晚予以譴責,但截至21日當晚,隨著多個場面暴力的網絡視頻傳出,香港輿論的焦點已轉移到在新界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

圖片版權 REUTERS

元朗暴力事件目擊者: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

BBC中文翻查21日晚記錄現場的網上及香港媒體的視頻片段,並採訪了多名目擊者及元朗居民,試圖還原當晚在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

衝突發生在晚上10時左右。幾百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元朗街頭追打路人,並兩度闖入元朗西鐵站。他們首先針對身穿黑衣的行人,有網民猜測,這是因當晚在港島區參與遊行的市民和抗議者普遍著黑衣。

多個視頻顯示,幾十名市民在閘口與白衣男子對峙,有市民用水喉向白衣男子射水。但這些白衣男子衝上前,從閘外、追至電梯、月台、再跑到列車車廂,用木棍、掃把和鐵通追打市民,有人用雨傘抵擋白衣男子的攻擊。

香港媒體《立場新聞》一名記者在做臉書直播時,被多人圍毆,她受傷送院。受襲時的直播視頻隨後在網絡上流傳,場面駭人。

Now新聞台採訪隊在採訪期間遇襲,攝影器材損毀。香港資深傳媒人柳俊江在現場試圖拯救被毆打市民時反被打到頭破血流。在現場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亦受傷。

現場片段亦看到,有孕婦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試圖勸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饒。

此後,白衣人士一度離開現場,港鐵報警和放下元朗西鐵站鐵閘,但白衣人士撬開鐵閘,再次衝入去追打途人。幾十名市民跑到鐵路站的另一端逃走。

目擊者元朗居民梁先生對BBC中文表示,他當晚帶女兒去參加課外活動後坐鐵路回家,但列車在元朗站停下來,他看到月台有幾十名白衣男子向途人襲擊,並闖入車廂打人,向車廂乘客投擲雜物。

當時梁先生在車廂中抱緊女兒,但列車播出「列車暫停服務,請乘客離開」的廣播。但他不敢下車,試圖打電話報警。

他透過電話哽咽對BBC中文表示,「整個車廂都是普通人,有老人家、有小孩,但他們是無差別打人,這是無政府狀態,999熱線(香港緊急求助電話)完全打不通,現場打鬥打了這麼久還是一個警察都沒有來,你叫我怎麼保護我的小孩?」

梁先生說,這周沒必要不會帶女兒離開家門,自稱立場中立的他表示,「我們香港人正活於恐懼之中,我現在很擔心女兒的將來,我不知道香港未來可以怎樣走。」

圖片版權 LAM CHEUK TING

網上市民發佈的視頻顯示,兩名警員曾經出現在衝突現場,但在簡單查看之後便離開。警方稱,警方是在10時45分接報,在10時52分,有兩名警員到場,但因為兩人無足夠保護裝備,評估情況後要求增援,加上元朗區發生多宗打鬥案和火警,最後警方要在11時20分才到港鐵現場,當時所有白衣人士已經散去。

除在地鐵站,元朗周邊街道也有發生武力打鬥。停放和經過地鐵站的私家車被白衣人破壞,據稱這些車輛是來接載被困的市民。

年約30歲的陸先生對BBC中文表示,原本他在港島區參與抗議活動,但晚上發現元朗區有衝突,便立即和身邊的朋友前往元朗,「希望保護市民」。

由於元朗港鐵站被臨時關閉,他們要從另一鐵路站走過去。多名手持藤條和木棍的白衣男子在途中見狀,向他們衝過去,雙方發生衝突,他們用雨傘還擊。

「那一刻很害怕、很生氣、很慌亂,不知所措,但完全無警察,無人可以求救,」他對BBC中文說,「他們是完全不留力、拚命地追打,完全不理會後果。那是前所未有的危險。」

陸先生說,如果元朗區發起遊行,他必定會出席。

「這晚的香港是最真實的一面,我們一直被這兒的繁盛所欺騙,但底層的真像是政府、警察、黑社會、與鄉民的關係,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結是社會上的嚴重不公,警察擁有絶對武力,選擇性執法,維護與他們立場相同的一樣,這樣,警察已經不能保護我們,鄉黑亦肆無忌憚地打人,我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圖片版權 Reuters

民主派:警黑勾結

地鐵站衝突之後的深夜裏,香港防暴警察在元朗曾與大批白衣男子對峙,在附近一個村裏,警方搜出大量鐵枝。

市民和媒體的部分視頻顯示,警員曾與手持木棍與鐵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閒聊,並讓路給白衣人士步行或駕車離開。

據香港多家媒體報道,在現場的警察稱不能把所有白衣人士當成罪犯。元朗區內多所警署拉下鐵閘,不接受市民報案。

網上視頻顯示,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含笑在街頭與白衣男子握手,並稱讚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衛族」的「英雄」。

何君堯質疑是有「黑衣人」(「反送中」示威者)想在元朗「惹是生非」,「先撩者賤」,但強調自己不認同「以暴易暴」,與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無關。

有警員在衝突發生前在社交媒體上發帖,說「元朗凖備大量藤條打仔」,被網民質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關帖文其後被刪除。

約60歲的元朗居民黃太對BBC中文表示,在衝突發生前一晚,已經收到警察親友警告,元朗居民當天不能穿黑衣在街頭行走。

黃太對BBC中文說,「當時我也沒想到發生這麼大事情,但現在我不敢問我的警察親友發生甚麼事情,我希望他們還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會走得太近。」

香港民主黨在22日凌晨發出聲明,強烈譴責特區政府「任由黑社會血洗元朗」。

聲明稱:「特區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會管治元朗, 形同獨立, 並放任黑社會追打無辜市民,民主黨強烈譴責特區政府和警方的不作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黨公民黨發出聲明,稱當時不少市民報警求助,但遭接線人員恐嚇「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黨質疑警方「恍如與黑社會協調」。

公民黨聲明說:「我們提醒林鄭政府,政治問題必須政治解決,倚仗警隊武力和黑社會暴力處理民怨只會被香港市民唾棄,令民怨繼續沸騰,抗爭運動將會一直升級,民間與政府的裂痕永無癒合之日,對香港整體絶無好處。」

圖片版權 REUTERS

香港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在社交媒體表示,元朗發生的衝突在任何地方出現都會被稱作「恐怖襲擊」。

他指出,事件涉及「無差別襲擊,完全針對平民」,其目的是要製造公眾對個人安全產生恐慌,這件事件與港島區針對政權的警民衝突有差別,但香港政府和警方「把此事與政治事件混淆」。

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梁啟智認同這是「恐怖襲擊」,與「打爛玻璃」的暴力不一樣,「說這些人是暴徒還是過輕了,他們是恐怖分子」。他認為,一個正常政府應該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會有疑問,「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義?」

22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其行政班底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動」或「恐襲」。林鄭拒絶對事件定性,並稱外界指控政府與暴力分子有關的指控「完全沒根據」。

在記者會上,林鄭首先發聲明譴責包圍中聯辦大樓的「激進示威者」。在記者提問部分被問到,是否認為國徽比市民安全重要,她回應說,市民的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相信每位市民都認同香港能夠繼續落實一國兩制亦都非常重要。

「甚至是至為重要,」 林鄭說。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同時表示警察與施暴者沒關係,"與黑社會勢不兩立",會檢討部署。

盧希望大家對警方有信心,還表示警方正積極搜證,進行全面調查。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