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襲擊:香港示威浪潮中「愛國愛港」的地區勢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一些穿著白衣的人在元朗地鐵站攻擊路人、記者,多人受傷流血。

香港周日(7月21日)的示威後,在市郊的港鐵元朗站有幾百名穿著白衣的人襲擊路人,造成多人受傷。香港警察宣佈已經就事件拘捕最少六人,一部份人被懷疑有黑社會背景。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早前強調,警察與黑社會分子「誓不兩立」,但仍然無法平息香港市民的批評。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爆發爭議後,有團體先後在香港新界,包括沙田、屯門等地區遊行,發生多次警民衝突,但這是首次懷疑有黑社會勢力參與。

截至目前,香港警方沒有指認襲擊者受何組織或個人指使。

發生襲擊的元朗是香港較為特殊的地區之一。包括元朗在內,香港新界許多鄉村仍然住有很多「原居民」。這些原居民享有許多一般香港市民沒有的權利,雙方過去經常發生磨擦。

原居民

為了安撫這些居民,港英政府初時給予原居民一些普通香港人沒有的權利,例如男性後代可以向政府申請在村子的指定範圍內興建房屋,不需要向政府繳交任何費用,香港稱這種房子為「丁屋」。這些房屋的居民也不需要像香港其他居民一樣繳交用來維持市政服務、俗稱「差餉」的稅款。

原居民早年成立了鄉議局,作用是改善原居民與香港政府的溝通。鄉議局在香港立法會也佔有一席,但這個界別自1991年開設以來多次選舉都只有一名候選人,令他可以自動當選,無須舉行選舉。已故鄉議局主席劉皇發當了18年立法會議員,但在立法會只提出過一項動議,又經常不出席會議。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市民和媒體的部分視頻顯示,警員曾與手持木棍與鐵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閒聊,並讓路給白衣人士步行或駕車離開。

鄉議局在負責選出香港特首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中,佔有26席,比飲食界、酒店界等一些商界界別的席位還要多。

這些權利在香港主權移交後獲得保留。香港《基本法》規定,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政府保護。但這些原居民的權力過去多次遭到其他階層批評,包括數年前原居民被發現把興建「丁屋」的權利賣給發展商賺錢,其中一人被法院裁定串謀詐騙罪成。

按照原居民的傳統,只有男性後代人才擁有興建「丁屋」的權利,這種規定被質疑是性別歧視,但這種行為獲香港有關防止性別歧視的條例中獲得豁免,不受管制。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元朗人被讚「向來愛國愛港」的背後

BBC中文記者 葉靖斯

港鐵元朗站7·21暴力襲擊事件發生後,不少中國大陸網民盛讚元朗群眾「長期愛國愛港」,這樣的描述是否完全正確?

英國於1898年與滿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後正式接收新界,當時以元朗為首之鄉民與英軍爆發「新界六日戰」,元朗錦田吉慶圍鐵閘成了英軍戰利品,一度被送到倫敦大英博物館展覽。1925年,港英政府答允鄉紳要求,歸還並全費安裝鐵閘,雙方關係緩和。

這並不代表元朗氏族從此歸順,而且與其它新界區域比較,自二次大戰以來,像醫院、大會堂、圖書館、體育館一類市鎮標配,在元朗都是由地方人士率先籌資興建,而非港英政府主動建設。

但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1997年政權移交成為定局後,來自元朗鄰區屯門的「新界王」劉皇發獲北京委任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最終《基本法》寫入保障新界原居民獲取國有土地建房等「合法傳統權益」的第40條,被視為其功勞。爾後各新界鄉紳應北京邀請出任「港事顧問」。

另外,香港民居懸掛中國國旗並不常見,在元朗鄉村卻是不難找到長年掛旗之民宅。

不過,這些原居民鄉村在維持《基本法》第40條之建房「丁權」,以及遵從特區政府法規清拆民宅違章建築(僭建)問題上,與特區政府矛盾不淺,尤其是在違建問題上與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長期不和,「長期愛國愛港」的背後,其實也有不和諧的聲音。

然而,這只是在描述鄉事派。1970年代起,港英政府在元朗也開展新市鎮發展計劃,數以十萬計區外人口在比市區租金更便宜、居住空間更寬敞的公共房屋與私宅的吸引下遷入。今天61萬人口中,不少都是「外人」,但鄉事派始終是元朗百業之主,也似乎代表了整個區的形像。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林鄭稱,香港失去法治與秩序的代價將由全香港和香港人民承擔。

襲擊發生前後

香港建制派控制了元朗區議會中大部份的議席,41個議席中30多名議員都報稱建制派。過往一些香港非建制派組織曾到當地舉行遊行,包括2015年的「反水貨客」遊行但最終釀成衝突,38人被捕。

香港媒體引述元朗地區人士指出,上星期有傳言指出有示威者要到當地搞事,有居民領袖十分憤怒,但被勸說指傳言未必凖確,最終仍然發生了流血事件。

建制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周日的遊行前在社交網站發表視頻,呼籲鄉民要把到元朗搞事的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他在周日的事件後,又被發現當天晚上在元朗,又與一些懷疑參加襲擊途人的男子握手問好,又形容對方是「英雄」。他周一(7月22日)召開記者會,否認有份計劃襲擊行動,又指他對任何暴力事件都不認同,而且會譴責,全力支持警方調查。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早前指警察與黑社會「誓不兩立」。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周二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被問到同樣的問題,則表示「一定不會容許任何以暴易暴和犯法的行為」。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