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香港示威浪潮中的爭議人物

元朗襲擊和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後,香港建制派議會召開記者會讉責暴力,但何君堯缺席,另外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元朗襲擊和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後,香港建制派議會召開記者會讉責暴力,但何君堯缺席,另外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

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浪潮中,成為建制派中比較「出位」的一位。他與其他建制派議員站在一起譴責暴力,言論力度卻遠超他人,更發起第一次大型支持警察的遊行,聲稱吸引約16.5萬人參加。

元朗7月21日發生持木棍男子攻擊路人的事件後,何君堯被發現當晚在元朗與一些懷疑參加襲擊路人的男子握手,形容對方是「英雄」。外界又留意到他在襲擊事件前一晚發表視頻,呼籲鄉民要把到元朗搞事的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

他否認有份計劃襲擊行動,但無法平息外界的憤怒。他在香港各區的多家辦事處被人投擲雞蛋,已故父母墳墓也被破壞,旁邊有人用噴漆寫上香港一個幫派的名字,香港警察把事件列為「刑事毀壞」。

周二(7月23日),他呼籲破壞父母墳墓的人自首,但之後又指控是某民主派議員的支持者所為,但遭到對方否認。

他在《逃犯條例》和相關爭議中多次批評泛民主派議員,曾向警方報案指控泛民主派議員涂謹申和郭榮鏗「偽造立法會文件」。他在立法會大樓7月1日被示威者闖入破壞後批評泛民議員沒有嚴厲讉責,形容對方是「人渣」。

他與其他香港建制派陣營的關係也十分微妙。

激進建制派

香港立法會建制派的政治光譜中,除了以民建聯、工聯會等黨派組成的傳統建制派,還有自由黨和經民聯等政治取態比較溫和的商界派別。

何君堯自稱沒有政黨聯繫,但在香港政府光譜中他被歸類為「激進建制派」,意思是指比一般傳統建制派更保守的一個政治勢力。其他被視為激進建制派的團體包括幫港出聲、正義聯盟等。

他在2016年代表新界西(本月發生襲擊案的元朗所在選區)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一些香港媒體形容他們都是在位於西環的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辦公室(簡稱「中聯辦」)支持下成功進入立法會,甚至有一些香港媒體的評論中稱他「西環乾兒子」,形容兩者關係密切。

何君堯2016年成功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後,被記者問到要感謝的支持者是否包括中聯辦時,他坦言「當然」,但強調自己是「香港親生兒子」。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一些穿著白衣的人在元朗火車站攻擊路人、記者,多人受傷流血。

報名參加同一選區但之後退選的鄉事派候選人周永勤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形容,何君堯支持者的動員能力十分強。建制派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也透露,中聯辦認為周永勤出選會影響何君堯的選情,因此找他幫助勸說周永勤不要參加選舉。

對於「西環乾兒子」的說法,何君堯說希望公眾要尊重人,也不要隨便貼上標籤。他又說自己與中聯辦的關係是由處理公務開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襲擊發生個多小時後,警察到場戒備,但當時沒有拘捕任何人。

香港鄉事派之爭

何君堯父母墳墓被破壞的消息傳出後,39名立法會建制派議員發出聲明譴責「激進暴力分子」的行為。政治上同屬建制陣營的香港鄉郊地方代表組織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周二(7月24日)被傳媒問到此事件時,臉露笑容地表示相信按何君堯的性格「會報警處理」,又指這種行為「不應發生」。這種表態上的差異,令外界再次猜疑何君堯與香港鄉郊政治勢力的磨擦。

以鄉議局為首的「鄉事派」在香港有很大的政治影響力,鄉議局主要由新界的原住民組成,在香港立法會佔有一席,它在負責選出香港特首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中也佔有26席。

鄉事派的重量級人物是已故鄉議局主席劉皇發,他2015年卸任後,主席一職由他兒子劉業強擔任。何君堯2011推動屯門鄉事委員會修改憲章,禁止任何人連續三屆當主席,令劉皇發無法再擔任主席。

這種不和在《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繼續顯現。示威者在7月13日在上水發起遊行要求香港政府正視「水貨客」問題,另一名鄉事派重要人物侯志強到場表示支持,又向遊行人士派發飲品。這個舉動被何君堯批評是「博取掌聲」。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示威者破壞何君堯在香港荃灣區的一個辦事處。

激烈言辭

何君堯過去多次發表具爭議性的言論。他在2017年參加一個親政府的集會時,嘉賓在台上發言的時候說支持香港獨立的人「必須要殺」,他隨即附和說「無赦」,接受傳媒訪問時又質問支持港獨的人「為什麼不殺掉」。他之後解釋,「殺無赦」意思是「嫉惡如仇」。

這番言論引起一些建制派議員的批評,其中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批評,愛國並不代表「說蠢話或做蠢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指出,無論政治立場,粗暴、侮辱性、恐嚇性的言論「都是不能接受的」。

他又曾經在法院大樓內拍照上傳到社交網站,被質疑違反法院大樓內不准拍照的規定,最終未獲檢控。一名中國大陸遊客去年被發現在香港高等法院內拍攝,被裁定藐視法庭罪成,判囚七天。

香港立法會去年辯論有關警方購買水炮車的議案時,何君堯說示威者被水炮車弄濕後,警察應該詢問對方是否需要肥皂,「洗個澡才回家」。泛民主派議員陳志全批評水炮車可以令示威者嚴重受傷,何君堯這種嬉笑怒罵的言論十分不當。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