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保衛戰背後:互聯網流量撐起的新偶像

周杰倫雖然原本不在微博「超話」榜上,但在粉絲之中仍具影響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杰倫雖然原本不在微博「超話」榜上,但在粉絲之中仍具影響力。

7月中旬開始,中國社交媒體上演了一場「夕陽紅」粉絲團與新生代粉絲團之間的數據流量大戰,以「夕陽紅」打榜團將台灣歌手周杰倫送上新浪微博「超級話題」榜首而告終。在此之前,新生代流量明星蔡徐坤佔據該榜首位置長達一年多。

「打榜」是指粉絲通過發送與偶像相關的帖子,或是轉發,評論,點讚,簽到,參與各類投票等一系列操作,幫助自己的偶像在熱度排行榜上提高排名的行為。新浪微博的「超級話題」榜單就是中國較有代表性的明星熱度排名榜之一。

兩位藝人粉絲之間的較勁,外界給出了多種解讀:新老明星話語權更迭,粉絲的集體狂歡,代際衝突,或者說是一場反諷和戲謔意味的大型行為藝術。在關於事件的討論與解構當中,周杰倫和蔡徐坤更像是一個符號,問題的核心跳出了兩人本身的表演實力、知名度和在粉絲中的影響力。

隨著周杰倫登上超話榜首,兩方粉絲迅速退場,周杰倫國際後援會表示不會再繼續為偶像打榜,而蔡徐坤粉絲也宣佈退出微博各項數據榜單的競爭。這場被周杰倫粉絲自嘲為「夕陽紅粉絲大型團建「的流量戰背後,是對粉絲文化與自我認同,還有流量數據評估與分析的思考。

中國廣州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湯景泰接受BBC中文採訪時分析,這次粉絲之爭以及這種流量至上的做法,與當下盲目崇拜數據的社會整體慣性密不可分。互聯網上的流量大小直接關係到所獲資源的多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杰倫粉絲成功將他推上新浪微博「超話」榜首。

「中老年」粉絲的反攻

流量戰起初和蔡徐坤並沒什麼關係。7月16日,一名豆瓣網友發帖質疑:周杰倫微博數據那麼差,為什麼演唱會門票還難買啊?引起群嘲以及周杰倫粉絲反擊,上微博做數據,用新生代粉絲追星的方式應援偶像。目前,這則帖子在豆瓣上已無法搜索到。

作為新一代流量明星中的領軍人物,蔡徐坤長居微博超話榜首,其粉絲團以強悍的「打榜」戰鬥力著稱。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助理教授劉慧嬋對BBC中文表示,在網絡時代,相對傳統的追星方式,如購買唱片和聽演唱會依舊存在,但年輕粉絲基本都會通過社交網絡平台表達對偶像的支持,這是粉絲間相互形成的文化,也是發展趨勢。打榜、刷數據的做法不僅限於中國,在很多國家都有發生。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蔡徐坤是新生代流量小生的代表人物之一。

周杰倫的粉絲自嘲為「中老年」粉絲甚至「夕陽紅」粉絲。和以95後為主力的蔡徐坤粉絲的相比,周杰倫的粉絲大多是80、90後,除了年齡上的差距以外,他們自稱「中老年」更說明了兩代粉絲追星方式的差異與粉絲自我認同上的變化。

湯景泰認為,豆瓣帖子質疑周杰倫微博流量低,向周杰倫的粉絲傳遞了一層隱含的信息:現在一個真正的粉絲就應該幫助自己的偶像刷各種榜,而按照新生代的標凖,「中老年」粉絲的追星方式已經過時且不合格了。

周杰倫的粉絲缺乏微博打榜刷數據的經驗,更不以數據作為衡量自己偶像的指標,周杰倫本人也未在新浪微博註冊公開認證賬號。他們戲稱自己是「被迫營業」,只為將偶像送上超話榜首。

從小學起就喜歡周杰倫的歌迷楊小姐參與了打榜,她表示平常並不屑於關注這一榜單,但這次是為自己青春時代的偶像刷存在感,而且,許多和她一樣零經驗的人一起打榜帶給她認同感和歸屬感。

正是這樣一支打榜零基礎的「夕陽紅」隊伍,打敗了蔡徐坤的「數據鐵軍」。7月21日0:30分,周杰倫的微博超話排名超過了蔡徐坤,成功登頂。而截止7月22日零點,周杰倫影響力微博超話影響力數值在不到一周時間內,從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猛增至1.1億,大幅領先蔡徐坤4000多萬,被外界視作以反諷的行為藝術實現了流量的反撲。

流量不等於流行?

此次流量大戰還被看做以作品之上和流量至上的兩代偶像及其粉絲文化之間的較量,蔡徐坤的落敗,引發了新生代流量小生們作品質量是否不如前輩的討論。

就連中共最高黨報《人民日報》也在7月21日發佈官方微博:「夕陽紅」打榜團前赴後繼,送周杰倫上了微博超話榜首。中老年歌迷用一次行為藝術解構了數據與熱度:流量不等於流行,榜單在網上更在心上,音樂品格終究由時間檢驗。

談起參與打榜的動因,周杰倫歌迷楊小姐補充說,「看不下去現在所謂流量明星沒作品的風氣!想要維護自己內心的『法則』,就是真正有實力的人才會獲得更持久的影響力和生命力,而不是那些虛假的數字。」

同樣為周杰倫登頂超話榜單努力的劉小姐表示,打榜不光是為支持偶像,還為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想測試一下現在小鮮肉的流量是不是「做」出來的,結果發現確實如此。

她想告訴年輕一代:「周杰倫的數據是不需要做出來的,要成為一個時代的明星,不是靠數據的,現在的流量都不要相信。」

湯景泰表示,這種流量至上的做法與當下盲目崇拜數據的社會整體慣性密不可分,這是互聯網興起以來通行的玩法,從大型的門戶網站到應用程序都是如此,流量的大小直接關係到所獲資源的多寡。

「不分質量盲目推崇數量,」他說。「資本和流量已經綁架到一起。它成了資本講故事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於是,流量明星以做出漂亮的數據為目標,但表演實力常被質疑,兩者間形成一個巨大的裂縫。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蔡徐坤的人氣為他帶來許多演出與公開露面機會。

「養成式偶像」

但是,湯景泰也強調,流量明星與粉絲互動的能力和動員能力卻不容小覷,是此前一批明星所比不上的。「這是『養成式偶像』(指參照粉絲要求,通過大量的藝人粉絲互動來培養偶像)的造星方式帶來的影響,」湯景泰說。

「原來的時候,作為一個明星,是有距離的,高高在上的,所以你可以看到那時候,80、90後喜歡的明星身上的特質,都是粉絲所不具有的或非常嚮往的。」他說,「現在這種就叫參與式傳播,就是無距離式的,粉絲參與到明星的製造過程中來。」

從2000年代湖南電視台的選秀節目《超級女聲》和《超級男生》,發展到今天《創造101》和《偶像實習生》,粉絲不再是娛樂產業的單向消費者,他們主動參與到偶像的篩選和助力當中,偶像與粉絲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

劉慧嬋認同,觀眾在造星過程的參與度越來越高,縱觀娛樂文化的發展,全球範圍都有這一趨勢。

「明星和觀眾的距離越來越近,如果從這個角度去看,似乎在整個造星過程裏面,粉絲已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一環。」她說,「以前的明星很看才華,你沒有才華也不會被經紀公司發掘。現在整個造星過程的運作已經不同了,才華未必是最重要的,可能是你要好看,或者你夠出位,夠獨特,或者有觀眾緣,湊巧就造就了爆紅。」

因此,與之前經由經紀公司完美包裝後的明星完成體不同,養成式的偶像並不是以成熟完整的形態出現在觀眾面前,他們的表演技能和實力仍有欠缺,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受到粉絲的追捧。

「比如說周杰倫的粉絲質疑蔡徐坤唱歌的實力,但蔡徐坤的粉絲根本不在意這個,他們會說:『他很勤奮,他很努力呀,他有很多別的明星不具備的一些素質呀。』這種養成系明星的粉絲跟再之前的粉絲,他們的關注點不一樣。」湯景泰說。

也有觀察者認為,周杰倫與蔡徐坤粉絲的流量爭奪體現的是代際衝突。

微信公眾號浪潮工作室的文章《周杰倫當年挨的罵,不比今天蔡徐坤少》寫道:「每代人,似乎都在無視上一代人的流行音樂,而鄙視下一代人的流行音樂。」

周杰倫2000年出道之初也曾受到不少非議,例如形像不佳,唱歌咬字不清,歌詞意思不通。

《人民日報》人民微評微博評論指出:「兩名藝人各自擁躉的較勁,雖是娛樂'遊戲',卻映射了時代徵候。這不是代際衝突,更無關價值觀斷裂,而是一場聯合致敬,尋找內心深處的寄托。」

湯景泰認為,傳統代際衝突並不是核心問題。當80、90後喜歡的周杰倫被60、70後質疑時,大家的爭議點是周杰倫唱功怎麼樣,遵循的仍然是傳統的明星建構方式。但蔡徐坤為代表的新生代偶像是在互聯網時代透過製造流量的方式成長起來的,此次流量戰討論的話語重點已發生改變,落在了社會被數據綁架和數據神話的問題上。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