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不合作運動」在爭議中進行

口罩與頭盔成了香港示威者的標誌,在這次"不合作運動"也沒有例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口罩與頭盔成了香港示威者的標誌,在這次"不合作運動"也沒有例外。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後續示威浪潮持續,更有市民在網上組織發起「不合作運動」,在多個地鐵車站阻礙車門關閉,令列車無法開出。

香港鐵路公司(簡稱「港鐵」)周二(7月30日)早上發出通知,收到多宗報告指乘客阻礙車門關閉和按動月台上的緊急按鈕,令列車無法正常運作,上班族的行程受阻。其中穿越重要工商業地區的觀塘線和港島線更一度暫停部份服務。

就在前一天,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召開記者會,重申北京政府支持香港政府和特首林鄭月娥的施政,又希望香港社會盡快走出政治紛爭,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林鄭月娥上月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之後更形容修例工作已經「壽終正寢」,但示威者仍然堅持她要正式撤回修例建議,同時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風波中警察濫用權力等指控,香港各處多次抗議中爆發嚴重警民衝突。

以年輕人為主導的網絡討論區,許多留言對「不合作運動」的評價正面,但上班族和輿論對這次行動的反應呈兩極。反對者批評行動影響普通市民,會造成反效果;支持一方認為政府必須積極回應示威者的要求,才能平息風波。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列車無法開出,月台擠滿無法上車的乘客。
Image caption 部份地鐵服務暫停,一些乘客向職員查詢臨時交通安排。

「不合作運動」中首當其衝的港鐵

香港警察早上差不多8時接到報告有人在市區觀塘線一個車站阻礙列車車門關上,警察到場處理,一些乘客與參加「不合作運動」的人吵架,發生推撞。港鐵最後宣佈暫停觀塘線部份服務,安排接駁公車接載乘客。

BBC中文記者現場觀察所見,最高峰時期觀塘有過百名乘客輪候接駁公車,秩序良好,但當區路面交通同時擠塞,成功登車的乘客仍然被困路上。不計算輪候接駁公車的時間,原本乘坐地鐵只須五分鐘的車程變成至少半小時。

乘客對運動的反應兩極,一些認為香港政府應盡快回應示威者的要求,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濫權、懷疑黑社會份子早前在元朗車站無差別襲擊途人的事件,和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香港社會才會回復平靜;但也有乘客認為示威者表達意見的時候不應影響其他人。

港鐵在早上差不多11時再宣佈,港島線有類似情況發生,暫停那條路線的部份服務,又派出職員在車站外要求乘客乘坐其他交通工具,附近的公車站、計程車站和電車站有許多市民排隊。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早前已暫緩《逃犯條例》的條訂建制,多名高級香港官員也先後道歉,但示威活動沒有平息的跡象。

地鐵服務在中午12小時過後慢慢恢復正常。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接受傳媒訪問時呼籲示威者應「透過其他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訴求」,又認為他們在發起行動前應該考慮其他市民的需要。

香港鐵路規定指出,在非緊急情況下按動緊急按鈕或干擾地鐵車門都是違反規定的行為,不恰當使用緊急設備面臨最高5000港幣罰款,但港鐵總經理鄭群興沒有透露有沒有示威者被檢控。

網絡也流傳港鐵列車司機會在周二發起罷工,鄭群興只說他相信司機是「專業的團隊」,又透露只有一兩名職員請病假,是正常水平,沒有影響列車運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乘客與示威者發生爭執,批評對方阻礙其他人上班。

影響「言之尚早」

此前,香港示威者多次發起其他「不合作運動」,包括堵塞一些政府大樓和公共交通設施,同樣引來一些不滿。之後一些示威者向途人派發傳單,表達他們的要求,又向途人因為示威行動造成的不方便道歉。

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李峻嶸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他認為目前要判斷這種「不合作運動」會如何影響整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言之尚早。

他形容,各個陣營的舉動對事態發展都會有影響,接下來仍然需要觀察這些「不合作運動」真正影響到多少人、行動會否升級等因素,也要觀察政府會否再犯下如元朗襲擊等的錯誤。

數十名手持木棍等武器的人7月21日在元朗區一個車站襲擊途人,造成多人受傷。香港警察被批評市民報案後超過半小時才抵達現場,反應緩慢,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之後為事件道歉。

一些香港公務員計劃周五(8月2日)舉行集會,正在向警察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希望把市民的聲音反映給政府。李峻嶸認為,如果警察禁止集會,將會是香港政府處理風波的又一錯誤。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早前已暫緩《逃犯條例》的條訂建制,多名高級香港官員也先後道歉,但示威活動沒有平息的跡象。

香港媒體評論認為,香港社會應反思這種「不合作運動」有什麼意義,這種阻礙行為會「比一般示威更容易挑起不滿」,因為它只會影響依靠公共交通上班下班的普通市民,主事官員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李峻嶸認為示威者每次行動升級都有風險,可能令同情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的人改變態度,但他同時留意到同情運動的人對示威者行動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例如數年前警民衝突中的批評對象往往是示威者,但現在的矛頭就指向警察。

「當然如果政府有實質讓步,例如成立一個不少市民可以接受的委員會來調查事件,主流民意對不合作運動、以至罷工的想法就會很不一樣。」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