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站在時代前沿 「成為新冷戰的熱點」

2019年7月31日,香港東區法院門外的抗議者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2019年7月31日,香港東區法院門外的抗議者

英國和美國的媒體近日接連出現有關香港抗議的評論文章。其中,英國《金融時報》一篇評論認為,香港成了新冷戰的熱點。無巧不成書,長期主張遏制中國的美國戰略問題專家約瑟夫∙鮑斯可(Joseph Bosco)則在華盛頓的《國會山報》(The Hill)發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在這場「中國對西方發動的新冷戰」中,香港人正在「領頭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

鮑斯可在《國會山報》發表的評論認為,只要香港抗議目標局限在針對香港特區政府和警察,北京就會克制而不過度干預,因為他們可以把香港抗議說成當地的騷亂和破壞。

分析認為, 北京最懼怕的是香港抗議擴展成為一個反對中央政府的全國抗議運動。不過,鮑斯可指出,北京擁有信息控制手段,「不讓中國人得到香港抗議的消息」,而香港示威者似乎也沒有辦法突破中國封鎖消息的「竹幕」。

在這一點上,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則認為,北京很可能會優先考慮對香港的政治管控,而把經濟考量放在一邊。

拉赫曼說,過去在全球化蓬勃發展的年代,人們認為香港是商業城市的最佳體現,香港人只關心生意和消費,並不關心政治。但是現在整個世界,關注經濟勝過政治的時代已成為過去,而香港再次走到新時代的前沿。

圖片版權 Twitter
Image caption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拉赫曼認為,香港抗議運動似乎仍然在升級,勢頭不見衰減。

香港走到「新冷戰」前沿

吉迪恩•拉赫曼說,香港在中國崛起和世界經濟全球化過程中曾發揮過重要作用。30年前,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就是從香港投資開始,並且得益於香港同國際接軌的經驗。他承認,現在香港仍然是中國和西方之間的一個關鍵門戶。

不過,世界進入後全球化時代,民粹主義騷亂,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緊張加劇,使得香港再次走到了前台。近月以來,700多萬香港民眾受到一波又一波示威抗議的影響。抗議由最早的「反送中」引起,現在發展成為更廣泛訴求的抗議,包括反對警察暴力和要求全面普選。

拉赫曼說,香港抗議會繼續下去,並且可能變得越來越暴力和失控。他本人在香港市中心看到街頭燃燒,臨時障礙,衝擊防暴警察,示威者堆積磚石用來投擲。

他認為,不難看出香港的混亂與華盛頓和北京兩強對峙之間的聯繫。許多示威者舉著美國國旗,他認為中國肯定會以此來指證美國為染指香港抗議的「黑手」。

鮑斯可則在他的評論中說,香港抗議者顯示了智慧和勇氣,美國政府也應該表現出同樣的智慧和勇氣。美國和西方國家掌握更先進的通訊手段,應該跟隨香港抗議者,義無反顧地發起針對中國領導人的點名羞辱的輿論攻勢。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華盛頓的反中情緒現在成為國會兩黨重量級人物的共識,包括眾院議長佩洛西,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等政要政界人物都立挺香港的抗議訴求。

《金融時報》的拉赫曼向聚集在星條旗下的一些香港抗議者提問,發現他們都急於看到美國國會能通過討論中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即威脅取消美國與香港之間的貿易特惠關係,關稅和技術轉讓方面的優待。美國曾表示,如果香港的自治受到北京威脅,威脅就會成為現實。

與此同時,華盛頓的反華情緒已經成為國會兩黨有影響人物之間少有的共識點,包括眾議院的議長佩洛西,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等政要政界人物都立挺香港的抗議訴求。

香港抗議者中包括有辦公室白領和青年學生。他們中間很多人向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出呼籲,要求得到支持。特朗普因敢於制裁中國而受到香港許多民眾的敬仰。

談到美國總統,拉赫曼卻不以為然。他說,特朗普出爾反爾,崇拜威權主義的做派應該引起香港抗議者的警惕。他認為,即使沒有美國制裁,如果中國強硬干預香港,例如派解放軍進入,便會引發信心危機,導致國際商家撤出香港。

有評論說,現在北京或許已經並不需要香港繼續作為對西方開放的門戶。拉赫曼認為,雖然中國今非昔比,比30年前富裕得多,但香港仍然能為大陸發揮關鍵作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示威者希望美國制裁威脅會迫使中國對他們的要求作出讓步。

比如,中國公司在國際市場融資仍需要香港股市,香港的法律服務和保險業中心地位,中國富有家族在香港投資和維持銀行賬戶,因此北京應該願意維持香港現狀。

香港呼籲國際施壓

分析指出,香港示威者似乎對此十分清楚,因此希望能夠通過美國的制裁威脅迫使中國作出讓步。其中一些人甚至似乎願意看到美國撤銷香港的特殊待遇,願意忍受由此帶來的經濟損失。他們引用一句類似「不破不立」的成語,呼籲國際間對中國施壓。

拉赫曼認為,這種激進情緒和街頭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應引起北京警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出自主張本土自決和香港獨立的的活動人士梁天琦。目前他正在獄中服刑。

對北京來說,維持對香港的政治控制可能是當務之急。拉赫曼認為,如果中國政府認為部署軍隊會奏效,肯定會這麼做,而且不會猶豫;不過,北京深知派解放軍進入香港的風險。

在中國媒體方面,即使民族主義情緒濃烈的《環球時報》最近有關香港的評論都不贊成解放軍入港干預。

評論認為,那樣做會招致當地反彈,不利於控制香港。現在看來,中國可能會進一步等待抗議失去勢頭,等待秋後中學生和大學生都返校上學。

分析文章也觀察到,至少眼下的情形是,抗議運動仍然在升級,勢頭不見衰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