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務員罕見集會聲援抗議者,政治中立原則成爭議

香港集會 圖片版權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公僕仝人,與民同行」集會現場。

由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抗爭已經在香港持續了50多天,至今仍未平息。周五(8月2日)晚,香港公務員罕見以「公僕」身份舉行集會,聲援抗議者。

本次集會以「公僕仝人,與民同行」為主題。發起人之一、勞工處勞工事務主任顏武周稱,集會旨在讓市民知道,公務員團隊願意幫助修補政府與市民之間的關係。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及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亦有參加。

香港現有超過17萬公務員。於港英時期就已發展成熟的香港公務員體系秉持「政治中立」原則,按程序和法律辦事。

王永平對BBC中文說,香港曾有公務員為自身利益(比如要求加薪)舉行遊行集會。但是,這次由公務員以公職身份發起針對政府政策的集會,還是首次。

政府在集會前一日發表聲明,稱「絶對不接受任何衝擊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的行為」。

不過,仍有不少人不顧政府反對出席集會。大會在晚上十點半左右宣佈,參加集會的人來自多個決策局和管轄部門,人數超過4萬。警方稱高峰時有1萬3千人。

王永平說,這次集會反映了「社會上存在非常廣泛的意見,認為政府在處理反《逃犯條例》修例上始終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

圖片版權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參與集會的人呼籲下周一罷工。

「脫下制服,一樣是香港人」

這次集會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7點前,參與者已坐滿花園,也有非公務員的香港市民加入支援。現場平和,有人大喊「公務員加油」「香港人加油」等口號。

在政府工作年資超過10年的梁先生一天前已決定參加集會。他說不會公開自己的公務員身份,但會以個人的身份做出表態。他還說,自己有九成機會以請年假或病假的方式參與下周一罷工。

「脫下制服,一樣是香港人」,他說。

公務員參與集會或罷工,有可能遭到政府內部保守同事的投訴,間接影響升遷。但梁先生說,「對比抗爭前線示威者付出的代價來說,這太微不足道了。」

30多歲的梁先生說,身邊大部分公務員朋友在見到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混戰,以及7月21日警方放任元朗暴力襲擊之後,開始支持抗爭行動。

「有人哭泣,有人憤怒,覺得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梁先生說。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視頻回顧7月21日香港元朗暴力事件

於是有公務員開始走到前線,親身面對催淚彈;也有人籌集物資支援前線;還有人幫忙製作文宣,發起聯署。梁先生說,他和很多朋友一樣,對前線「勇武抗爭」的做法,越來越包容和支持。

「『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與『勇武抗爭』的界限已經不明顯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說。

梁先生認為,目前政府管制社會的合法性並非來自人民授權,而是由擁有香港唯一合法武裝的警隊去保護。如果香港的管制階層依舊仰仗警隊的武力,預計將見到武力進一步升級的抗爭場面。「到了這一刻,已經無法回頭了,」梁先生說。

聯署聲明

上周,超過100名香港政務主任(Administrative Officer)發表聯署聲明,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們附上遮蓋姓名的政府職員證,以證明身份。

聯署人在聲明中稱:官員失職、政府失信、警隊失紀,作為人民之僕,「不論本身政治理念如何,我們均竭盡所能對政府忠誠,也是政治中立的原則。惟香港今夏,正處於大是大非之際,我們不願保持沉默。對問題根源視若無睹,非但將服務市民的使命置之不顧、更遑論將香港帶回正軌。」

政務主任在香港政府中擔任重要角色,協助制定政府政策、管理公共資源、督導政府部門為市民提供服務。政務主任是晉升局長、司長的階梯,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等都曾任職政務主任。根據香港公務員事務局數據,截止今年3月底,香港政務職系共有700多名人員,分別在10幾個決策局及30多個部門工作。

另外在上周,還有近400名香港政府行政主任(Executive Officer)發表公開信,同樣附上遮蔽個人資料的職員證件照片。香港行政主任主要負責人力和財政資源管理、行政支持、項目規劃等,目前編製約3500個職位。

圖片版權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現場參與者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政治中立」還是「完全忠誠」?

特區政府公務員事務局網站顯示,除了首長級人員、政務主任、新聞主任和警務處紀律部隊人員以外,政府並不反對公務員參加「與本身職位並無利益衝突的政治活動」。

不過,特區政府在集會前一日發表聲明,引述《公務員守則》:「公務員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不得受本身的政治信念支配或影響。」

曾負責起草「政治中立」原則的王永平認為,該原則意味著,當政府作出決定時,公務員一定要執行,不論是否與自己的立場衝突。「但這並不意味著公務員不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立場,也不表示要接受政府的某些政治立場。」

公務員梁先生也認為,「政治中立」原則代表執行公務時的中立,而非限制公務員表達意見的權利,也不是妨礙公民以個人身份表達意見。

他舉例說:「無論是何君堯還是鄺俊宇來政府遞交申請,作為一個公務員,我的政治中立就體現在,我會不偏不倚,一視同仁。但是,當道德標凖超越所謂的政治中立,公務員發聲理所當然。」。何君堯和鄺俊宇分別是香港建制派和民主派立法會議員。

梁先生還認為,公務員並非當權者唯命是從的工具。他說,「就算在以公職身份處理事務時,面對上級不合理的命令時,都要考慮是否有遵從的必要。」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發生混戰。

「亂上加亂」?

不過,也有公務員反對周五的集會。政府人員協會、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和香港公務員總工會周三(7月31日)發表聲明稱,「故意公開公務員身份,公開不支持法治和不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立場,並推動政治集會呼籲公務員參與,這明顯嚴重違反公務員守則及操守。」

該聯署呼籲公務員,「認清自己的角色,勿受有心人誤導,被推向前線」,同時促請公務員事務局及相關部門首長跟進調查。

今年58歲的曾先生已在政府工作超過30年。他說自己同樣不滿政府目前的施政政策,也曾多次上街遊行或參與其他政治活動,但會刻意避開此次集會。

他說:「每個公務員都有自己的觀點和角度,但這些與公務員的職分無關。『政治中立』意味著不可以隨便表露自己公務員的身份,除非工作上有需要。工作以外也不應該用公務員的身份達成自己的目標。」

曾先生認為,現在社會分化已經十分嚴重,「全靠公務員繼續恪盡職守,令社會避免癱瘓」。如果再令公務員內部分化,只會令香港「亂上加亂」。

曾先生認同此時已到關鍵時刻,政府應該站出來「與市民溝通、對話」。但他不認同前線抗爭者的「勇武抗爭」,認為「太過暴力,及違反法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