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近距離施放催淚彈和示威者裝扮引發爭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8月11日示威中,防暴警察被拍下在港鐵太古站內近距離開槍,和在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的鏡頭。

因《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而引發的香港示威活動持續,現在已踏入第十周,示威者與警察衝突幾乎成為每個周末都會出現的畫面,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雜物,警方施放催淚彈、胡椒彈等還擊。

正當香港示威者被批評行為超出「和平、理性、非暴力」時,警方也被指加大鎮壓力度以及改變執法策略,追捕示威者時在地鐵站近距離向正在撤退的示威者發射胡椒彈以及在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波及站內乘客和職員。此外,警方還被指喬裝成黑衣示威者,混入人群協助搜捕示威者。

香港醫院管理局數字顯示,至少45人送院治理,最年輕者只有8歲。

示威者和人權組織批評警方使用過份武力和違反執法指引,部分行動傷及無辜以及可能違反國際法,嚴重削弱警方今後執法的認受性。

香港政府及警察強烈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警方透露近月示威拘捕了約七百人,涉及襲警、非法集會等罪名。香港建制派人士認為,示威者試圖通過挑釁引來警方強化執法,使衝突擴大從而延續抗議運動,爭取政治改革。

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稱,過去一個周末香港示威者的行為「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

大批示威者12日下午起在機場集會,香港機場管理局下午3時半表示,機場運作已嚴重受阻,除已完成航班登機程序的離港航班,以及正前往香港的抵港航班外,12日所有航班已全部取消。

警方武力升級

8月11日,香港示威者以「快閃」形式,在市區多處堵塞道路抗議,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施放催淚彈、胡椒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成為常態,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雜物還擊,並用雷射筆照射警察。其中,有示威者一度把汽油彈投向尖沙咀警署,有警員因此受傷。

在晚上,警方在多處加大驅散力度,多處地區上演了警察與數以百計示威者的追逐戰。

在太古區,示威者湧入地鐵站,擠成一團沿電梯離開時,防暴警察追趕他們,一名警員在電梯前不足兩米距離,向示威者連環開槍,警方沿電梯用警棍追打示威者,並用腳踢向已被制服的示威者頭部。混亂的鏡頭中,見到大部分示威者正在不斷後退,只有一名示威者向警員投擲一把雨傘,但沒有擊中任何有裝備的警察。

在新界葵芳地鐵站,示威者同樣與警方爆發衝突,示威者損壞站內設施,在站內滅火喉消防設備向警方還擊,警方則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追趕示威者。香港鐵路公司表示非常遺憾,稱站內有乘客和港鐵職員,有關事件和行動極有可能影響他們的安全,並譴責一切暴力行為。

另外,在尖沙咀,一名女示威者眼部受傷。有現場記者稱,該名示威者是被催淚彈擊中。身在現場的香港中文大學新聞系講師譚蕙芸形容當時槍聲密集,並引述現場消息指,該名女示威者當時戴了頭盔眼罩及防毒面具,布袋彈射穿了她的眼罩,黏在眼罩上。香港警方說暫時未能確定有關女子如何受傷。中央電視台則稱,該名女示威者是被其他示威者弄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尖沙咀,一名女示威者眼部受傷。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在香港一個電台節目表示,催淚彈只能在露天地方發射,質疑警方違反指引,又指警方要拘捕示威者,也要顧及現場人士安全。

他說,警員是使用胡椒彈近距離開槍,有機會造成嚴重傷害,當時的場面好可能引發「人踩人」的意外,質疑警員是想「把人當成活靶發洩」。他表示,部分示威者行為已超出和平示威,但政府無回應訴求,形成惡性循環,促請雙方克制。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對BBC中文說,「警方在行使武力上是佔了絶大優勢,所以看到大量示威人士被捕和大量受傷,那些畫面相當血腥。」

他指出,警方在地鐵站內使用催淚彈時需要有清晰的逃生路線,如果在地鐵站內使用,可能會傷及無辜,而近距離向人的上半身開槍,也是沒有按照指引。他認為,香港警方做法違反國際法。

他認為,雖然示威者有用磚頭和雨傘攻擊警察,但不代表警方可以使用這種級數的武力,執法需要講求合法性、合理性和符不符合比例,警方當時手持盾牌和警棍,以及與示威者有一段距離,警察是屬於相對安全的位置,但堅持出動這種武器的話,則是不合比例。

「如果武力和局勢進一步升溫,對警察也不是好事,有些情況警方是少數時,會被示威者和市民指罵,這對警察人身安全,將來會成為問題,當警察再進一步受威脅時,難保有一天他們會出真槍,這是大家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他說。

警方強調,近距離所發的只是「胡椒球」,並非致命武器,強調會作出檢討。而警方評估葵芳地鐵站並非在地底,而示威者去地鐵站內的行為可能傷及途人,所以發射一枚催淚彈驅散。

圖片版權 Felix Lam @HK.Imaginaire
Image caption 警察於葵芳站內使用催淚彈

警方臥底喬裝」示威者

多名身穿示威者黑衣並持有警棍的人在銅鑼灣區協助警方清場和制服示威者。香港媒體追問這些人員是否警察時,他們回應要求媒體記者停止錄像,並指,「警察公共關係科會回答」、「我的委任證不需要給全世界人看」、「用下你的專業知識」。

一段網上片段拍到,該名疑似警員在清場其間突然打示威者,多名示威者與他發生肢體衝突。目擊者指控,這些疑似警員一度煽動他人衝擊和參與打鬥,有記者指,示威者可能以為那些裝成示威者的人是「暴力黑幫分子」而還擊。

但民主派組織「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批評警方假扮示威者的做法,會令香港人不再相信群眾過火行為是由示威者去做。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張達明對BBC中文表示,警方這種做法「一定有問題」,警察打扮成示威者和穿著便衣本身是沒有問題,但他們不能參與罪案,不能夠挑撥紛爭,參與或煽動暴力行為,當他們行使警權前,需要表明身份及配戴委任證。

張達明認為,法律以外,這種做法也會影響警方的公信力,大家沒辦法分到那些行為是警方還是示威者做。同時,大多防暴警察不再配戴委任證,也會引伸大家分不到警察身份的問題,令他們可以不被追究,凌駕了法律。

對於有意見認為,警方欠缺有效方法處理示威,張達明並不認同,他認為是警方的做法不跟規矩和法律辦事,讓問題惡化。

「我不支持示威者的非法行為,如果警察跟規矩,那些人有衝突和暴力行為,你去適當地拘捕他們,不去濫用武力,你不會衍生那麼多問題,但當執法人員自己違規犯法而不受法律約束,這對法治的破壞是無可挽救,影響整個警隊的公信力,亦挑起更多仇視情緒。」

香港建制派政黨自由黨立法會議員邵家輝表示,安排臥底的方法拘捕示威者是否適當要視乎最後是否證明到示威者當時有衝擊行為、身處非法集會的地方,以及曾經做出嚴重傷害性的行為,至於如果這些「臥底」刻意作出挑釁,令到暴力行為發生又是否恰當,就指要交由法官判斷。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認為,便裝警混入示威者只要依法執行都是正確,如同派臥底入黑社會。

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承認,有警員於示威期間,喬裝成不同身分,強調警員的臥底行為,絶對不會不符合相關指引,他形容罪案現場有甚麼人在場,就會喬裝成有關身份。鄧炳強指出,在銅鑼灣拘捕的人士屬「核心極端暴力示威者」,指他們每逢示威場合,都會以暴力方式帶頭挑起事端,拘捕該類示威者並不容易,警員喬裝期間,不會挑起事端,亦不會進行非法行為。

至於喬裝的警員在拘捕示威者時,沒有展示委任證,是否有違警察通例,鄧炳強表示,根據警察通例,警方會在合適情況下盡量展示委任證,至於個別事件是否可以展示委任證,他說日後可以檢視情況,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執法不一

繼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持器追打途人事件後,荃灣和北角也發生類似事件,一些持棍人士曾圍毆穿著黑衣的人,或是幾十人與示威者一同發生衝突。

據香港《明報》指出,一群身穿紅衣的人在11日在有「小福建」之稱的北角聚集,他們的衣服上印上「福建人」和福建話髒話字句的人。錄像片段顯示,在場警員勸喻這些人在室內「嘆冷氣(享受空調)」,並指保護香港的責任交給警方。

但晚上7時,北角發生了人群毆打黑衣男子,多名記者採訪時被拳打、騷擾及搶走拍攝裝備,在場記者向警員指出施襲者,但警方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香港記者協會要求警方作出交代,而在晚上近9時,該區發生了混亂情況,警察上前調停時,主力制服年輕人和拘捕民主派人士。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譚萬基指出,示威者被疑似黑社會、流氓等追打的情況在許多威權國家也會出現,今次則是出現在香港,如果警方在執法時候沒有一視同仁,會損害香港法治精神,而且短期內對局勢沒幫助,只會令示威者和市民更生氣,甚至會令示威者加入行使暴力。

他批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躲在警察後面」,利用一種策略刺激警察和示威者的矛盾,通過雙方衝突來證明自己需要制止暴力,重新建立自己政權的合法性,「這些手段是很卑鄙」。

香港警方指北角有六宗打鬥紀錄,強調會譴責暴力,但無人被捕,指被打的人要聯絡警方。

香港警方在星期一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兩名休班警察在下班途中遭到多名示威者攔截和毆打。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警方展示水炮車,外界猜測,這會是警方短期之內對付示威者的新裝備。

中港政府及建制回應

香港政府11日發表的聲明指,指多區有「非法集會,暴力示威者破壞公物、堵塞幹道;圍堵警署,以激光、磚塊襲擊警務人員;更有暴力示威者投擲汽油彈,令警務人員受傷」,聲明指,暴力示威者無法無天的行為嚴重威脅警員安全,對此感到憤慨,予以最強烈的譴責。

中聯辦和港澳辦早前表明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亂」,強調香港情況惡化,北京不會坐視不理。《人民日報》官方微博發發辮論,指責示威者暴力升級,投擲汽油彈,是「最赤裸的玩火」,並指「警察的克制沒有換來暴徒的收斂」。《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認為,警察被汽油彈弄傷,「暴行已經到了可以當場擊斃」的惡劣程度。

有建制派支持者認為警方手法沒有問題,其中,前中國港區政協委員吳光正表示,是示威者「知法犯法」引警方出手執法,然後在網上製造具爭議性的一面倒故事,挑起事端,是「完美劇本」和「完美風暴」,希望延續運動去爭取政治改革。

建制派元老級人馬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撰民表示,要成功「止暴制亂」,不能單靠武力,雖然香港政府不能靠向反對派妥協退讓,但不能不靠民情民心的轉變,這不是用呼籲、譴責和威嚇可以達到,香港和北京政府需要對香港有凖確的了解和分析,不能單把香港社會為成兩個陣營就忽略廣大民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