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機場以法庭命令應對集會 示威者向旅客道歉

周三早上,仍然一些示威者留守在機場客運大樓。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周三早上,仍然一些示威者留守在機場客運大樓。

香港示威者連續兩天在當地國際機場的集會演變成暴力衝突,許多航班取消,大量旅客滯留香港。機場管理局宣佈已經取得法庭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有意圖地阻礙或干擾」機場運作。

機場管理局職員周三(8月14日)在客運大樓外張貼法庭臨時禁制令,附上一張地圖示意示威者可以集會的地方,又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機場正常運作。

示威者之前曾多次獲准在機場指定地方舉行集會,沒有影響機場運作,但這次集會有示威者離開指定地區,到離境大堂阻礙一些旅客乘坐飛機離開。

2014年「佔領」運動的時候,多個團體也曾經向法庭申請禁制令要求佔領道路的示威者在指定期限前離開,最終法庭人員在警方的協助下成功清場,重開道路。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機場職員在客運大樓外張貼香港法庭的命令,限制示威者的集會範圍。

禁制令是一種香港法庭頒下的文件,禁止或限制某些人做一些事情,違反命令的人可以被視為「藐視法庭」,是刑事罪行。香港法律沒有訂明藐視法庭最高的刑罰是多少,因此理論上可以被判終身監禁。

香港機場周三早上秩序大致正常,大部份航班已經恢復,但仍有少量被取消。

示威者主要的訴求包括警方交代周日(8月11日)的清場行動中,一名少女懷疑被警方發射的布袋彈射中眼睛的事件。香港媒體的照片顯示,少女的眼罩事後沾有血漬,還卡有一顆布袋彈。但警方表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該女性被打到是警方所為,警方會進行進一步調查。

大量穿著黑衣的示威者周二中午過後開始聚集在機場的客運大樓,機場當局之後宣佈取消許多當天下午和晚上的航班。許多旅客不滿堵塞行動,與示威者理論。

示威在傍晚後升溫,大批示威者先後包圍兩名男子,示威者指控其中一名男子是中國大陸的公安人員喬裝混入示威者(BBC中文無法證實此事),示威者隨後毆打並將他禁錮。經過長時間交涉,救助人員將該名受傷男子護送出客運大樓。

另外,一名中國官方《環球時報》的記者也被示威者包圍,在他的個人物品中找到中國護照和一件寫上「我愛警察」的衣服。《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上證實,該名男人付國豪是該報的記者,批評軍閥惡棍都不會傷害記者,但香港示威者卻對記者「人身迫害」,質問是否應該改稱示威者為「恐怖份子」。

香港記者協會也發出聲明,呼籲記者在採訪時配戴記者證,而香港市民也應尊重記者,不應阻礙採訪工作,以免干預新聞自由。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示威者阻礙乘客登機,令許多旅客滯留機場。

「與恐怖分子無異」

事發後一天,一些示威者手持標語到機場向旅客致歉,又派發巧克力。但香港媒體引述一些旅客指出,以後都不會再到香港轉機,因為示威者令無辜的人添上麻煩,行為「無法接受」。

中國政府駐香港的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形容,示威者的行為「目無法紀、侵犯人權、泯滅人性」的行為已經「與恐怖分子的暴行無異」。

曾在中國外交部當翻譯的中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高志凱認為,示威者的行為已經令香港機場成為一個「龐大的罪案現場」,香港政府應該採取行動「恢復法治」。他接受BBC訪問時說,他認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決定動用中國大陸境內的警察協助維持香港治安,不需要出動軍隊。「這全都沒有違反《基本法》,而是跟隨《基本法》的規定。」

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政府可以要求北京政府命令駐港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但沒有條款容許中國大陸其他地方的公安機關到香港執法。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回應「銅鑼灣書店」事件時也曾經指出,如果有香港執法人員以外的人士在港執法違反香港《基本法》。

香港民主派立法員議員毛孟靜形容,示威者的行為「明顯錯誤」,因為阻礙旅客乘坐飛機離開香港對解決事件絶無幫助。但她接受BBC訪問時指出,香港警方已經承認為了拘捕行為比較激進的示威者,曾經派出警員混進人群當中。「示威者是否受煽惑,才做出他們的行為?我們不會知道,但我希望年青示威者已經得到教訓。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