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反送中」遊行似「八九」,北京下一步怎麼走——專訪漢學家彭軻

香港灣仔街頭身穿保護裝備之「反送中」示威者與警察對峙(11/8/2019)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灣仔街頭身穿保護裝備之"反送中"示威者與警察對峙(資料照片,11/8/2019)。

香港「反送中」遊行示威進入第11周。現場暴力持續升級,中國當局屯兵邊境,都引發了擔憂:香港會否重現天安門悲劇?北京手裏都有什麼牌?國際支持的難點在哪裏?BBC中文在荷蘭萊頓專訪了歐洲知名漢學家彭軻教授(Prof Frank Pieke)。

學生時代的彭軻曾在北京親歷了天安門事件,後致力於研究中國共產黨逾30年。彭軻教授目前是歐洲最大的中國研究智庫——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的掌舵者。

以下是訪談實錄,刊發時經過編輯。

BBC中文:本周香港學運領袖黃之峰再次呼籲國際社會支持香港示威。目前為止,西方主要國家均未展示出有力支持。歐洲對此是什麼立場?歐盟進一步干預的困境是什麼?

彭軻:歐盟的立場和困境與主流西方國家基本一致。擔憂香港的現狀、特別是中國派軍鎮壓的風險,但並不能真的做什麼。香港問題是中國的內部問題,不是其他國家可以合法干預的國際問題。外部施壓的唯一基礎是回到80年代的《中英聯合聲明》。但很不幸,那項聲明非常薄弱​。此外,如果出現了踐踏人權的情況,還可以訴諸國際通行的法條。歐盟唯一特殊的地方在於,它是通過27國聯合發聲的形式,而非單一國家。

BBC中文:貿易戰壓力下的中美角力,是否會影響中國共產黨對香港問題的處理?

彭軻:香港的時局不能脫離貿易戰來看,這是顯然的。中國政府稱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背後支持遊行,雖然沒有證據支持這一點,但不能否認美國確實從中港衝突之中獲益巨大。香港遊行給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本人都帶來了很大壓力,它削弱了中國欲做「一個講道理的世界強國」的夢想,佔據了很多精力,我認為它們有點措手不及。與美國爭霸會讓中國共產黨更有動力去盡快解決掉香港的憂患。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彭軻教授同時也在荷蘭講學。

BBC中文:過去十年裏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一直在下降。為什麼中國共產黨如此著急地在此時擴大其對香港的控制,而非採取更耐心的策略?

彭軻:我也在問這個問題,因為事實上時間是站在中國這一邊的,著急反而有害。我只能理解為,這是習近平急進、貪功的總體傾向在局部上的反應。他自認為可以帶領中國迅速走向偉大。「讓香港擺脫『一國兩制』」是這個偉大復興計劃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但在處理貿易戰時,他已經為自己的急進付出了巨大代價。如果香港失守代價將會更大,因為那意味著「一國兩制」合法性的消失。在今後與台灣的統一談判中,中國共產黨將信用全無,百口莫辯。他們現在無益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8月16日,中國武警卡車和裝甲運兵車停在深圳灣體育中心外。

BBC中文:近日以來遊行現場暴力的升級讓不少人擔憂中國軍隊鎮壓的可能性。1989年時你也在天安門運動的現場,你會有類似的擔憂嗎?

彭軻:我看到了香港「反送中」遊行與天安門事件的諸多相似性,這讓人不安,因為那似乎意味著將以某種形式的暴力攤牌作為結局。但1989年時有個條件是香港現在所欠缺的:主流民意壓倒性的支持。在1989年5月20日的戒嚴令之後,北京市民仍然不遺餘力地支持廣場上的學生。但在今天的香港,除了示威初期有民眾的大面積參與之外,現在再爆發大規模示威的可能性已經很小了。這同時也意味著中國共產黨不太可能出動軍隊鎮壓。中國共產黨押寶的是,香港民意對於示威的熱情會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低,運動會無疾而終。但如果示威者再度找到了凝聚主流民意的繩索,再度發起大規模的示威,那麼暴力鎮壓將只是時間問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 Gamma-Rapho
Image caption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豎立之民主女神像(資料照片)。

BBC中文:在哪些層面你認為當下狀況與1989年類似?

彭軻:例如,兩次運動最初的訴求都不是明顯的政治訴求,這有利於動員民眾參與。再如,兩次運動的直接目標都是希望當時的政府下台——89年是李鵬、當下是林鄭——而非希望中國共產黨下台。

BBC中文:10月1日的中國國慶日會不會成為處理香港問題的一個時間節點?鑒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成立七十週年,不少觀察人士認為中國共產黨不會在那之前有大動作。

彭軻:這是又一個與1989年的相似之處。當時也要迎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週年,示威者們也在有意識地希望能把運動堅持到十月。但鎮壓還是在六月就發生了。所以當下也不該心存僥倖。

BBC中文:本周中國共產黨剛結束了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你認為核心領導班子裏是否有對香港問題的不同看法?

彭軻:我只能猜測,其他人可能會有不同看法,但習近平在那裏起到了主導作用,告訴大家,要堅持黨的團結,在關乎黨生存的時刻,不允許公開表達不同的意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 Anadolu Agency
Image caption 流亡美國的新疆維吾爾人在華盛頓舉行的集會上抗議中國的人權打壓。

BBC中文:對比於發生在西藏、新疆的分離主義運動,中國共產黨在處理香港問題時有什麼特別的考慮嗎?

彭軻:對中國共產黨來說,西藏、新疆問題都還只是少數民族的問題,而非存在性的威脅。他們認為自己知道怎麼解決,比如通過高壓的、隔離的手段。但香港的國際地位讓封鎖信息變得幾乎不可能。如果坦克開入了香港的大街,成千上萬的照片和視頻會立即流向全球。更何況,如何處理香港還直接影響到台灣。

BBC中文:台灣明年初將舉行大選,香港遊行將對它產生怎樣的影響?

彭軻:目前台灣兩黨似乎已經形成了共識:鑒於香港的遭遇,「一國兩制」將不太可能適用於台灣。而蔡英文將是最能從中受益的人,她被認為是最不會向中國共產黨妥協的人,她的民調已經在上升了。我的預測是,如果香港問題持續發酵,蔡英文將再次當選。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悉尼親北京示威者與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對峙時舉起一對小型中國國旗與香港區旗。

BBC中文:你如何看待「一國兩制」的未來?你認為中國共產黨想要一個什麼樣的香港?

彭軻:在不少政策文件中,香港已經被越來越多地描述成「廣東省香港市」。中國共產黨理想中的香港就應該是一個跟其他內地城市沒有區別的城市,比如深圳。「一國兩制」從來就不是一個永久性的方案。儘管理論上它可以很長久,但中國共產黨拒絶了這種可能性,從過去十年的香港經驗就可看出。中國共產黨不喜歡永久性的妥協,它們愛贏,妥協只是為了獲取最終勝利的臨時步驟,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習近平的掌權強化了這一點,他是個過度渴望權力的皇帝。80年代鄧小平在考慮香港問題時,預期是五十年。但習近平希望更快一點,他可能想現在就擁有這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