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我們不需要北京協助

香港防暴警察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警方稱,他們「可以處理」目前的危機。

香港警方表示他們感到十分緊繃及掙扎。這幾個月來,全港舉行呼籲民主改革的抗爭,抗爭者已改變策略,同一時間針對多個目標,讓香港警方疲於應對。

但香港警方已重組調整部署,並表示他們掌握局勢,因此不太可能在香港街道上看到中國大陸的部隊出現。

香港高級警官上周在近三個小時的記者吹風會上,向包括BBC在內的國際媒體記者告知這消息。相干警方對他們的能力和北京干預的可能性進行了非常坦率的評估。他們說有關情況不會發生,原因如下。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在深圳的武警

中方能接管嗎?

如果香港現在的危機惡化到香港政府無法控制,這可能意味著中國防暴部隊會從中港邊境城市深圳進入香港。中國官媒近日公布了人民武裝警察車隊陸續抵達的照片,可能干預香港抗爭的威脅也同時出現。

一位香港高級警官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將處於一個全新的領域」,他身旁的同事也點頭同意他的說法。他說,中國大陸的部隊與香港警方之間沒有互通。彼此目前沒有協議,也沒有計劃,甚至從未接受過聯合訓練。這似乎意味著,如果中國武警軍車駛入香港,就表示中國政府將掌控有關行動。

BBC採訪的一位政府高級官員則堅持表示,「這種情形不會發生」 ,香港警方「可以處理」目前的危機。他又補充說,有社交媒體猜測中國武警已經混在香港警方隊伍中——這個謠言出現的部分原因是因為一些香港警員沒有出示警員編號,並說普通話。他批評這種說法完全是錯誤的。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上周四警告稱,北京能「迅速平息任何騷亂」,並指責身份不明的「外國勢力」煽動抗議活動。

對於這一點,香港警方的回應也十分坦率。當我們詢問香港警方是否看到任何證據顯示外國政府資助或組織反政府活動,答案是直截了當的,「沒有」。

臥底警察

香港警方承認,在某一時刻,他們的部署被壓縮,以至於無法應對多個流動的示威活動,而強硬派示威者亦採取「打了就跑」的示威策略:他們在警察局投擲磚塊或阻擋跨海隧道,然後在防暴警察到達時逃離。在8月5日的大規模罷工期間,全港有十多個地方發生衝突。

香港警方稱現在他們能更快地派出隊伍,並更具流動性,並利用策略,迅速介入展開拘捕行動,把示威者分散。

當局可以召集約3000名經訓練的防暴警察,他們平時在30,000名警察部隊中擔任其他角色。

警方也感到更自信,因為警方已逮捕了他們所稱的最激進勇武派示威者中的重要人物。

雖然香港的這場示威運動被描述為無領導者,依賴網絡聊天群組內建立共識,但警方認為其中有關鍵人物能夠鼓動群眾支持個別行動。

警方說,他們現在能透過示威者中臥底人員收集的情報,幫助找到並抓住這些「主要參與者」。他們有時稱這為「誘餌行動」。

「如果警方殺了人,他們將面臨謀殺指控」

使用臥底警察引起了示威者的關注,令示威者之間疑神疑鬼。上周二,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攻擊了兩名男子,其中包括一名中國官媒記者,示威者指控他們是大陸派來的公安。

從各方面來講,人們在選擇信任誰時變得小心,包括記者。警方和示威者與你聊天前,都可以要求看你的身份證明。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8月11日示威中,防暴警察被拍下在港鐵太古站內近距離開槍,和在葵芳站內發射催淚彈的鏡頭。

警方有些做法被指太過嚴厲而備受批評,包括在住宅區和地鐵站使用催淚瓦斯。有一些影像似乎顯示防暴隊員在現場以水平方向,即爆頭距離,將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射入人群。

警方說這不應該發生。橡皮子彈應是向地面開火,這樣它可以再反彈彈射進人群。但8月5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當時一個彈頭,警察說很可能是橡皮子彈 - 直接擊中了我的臉,砸碎了我的防毒護眼器具。

其中一名警官告訴我說,他不認為我的頭部會被蓄意射擊。 「至少我希望不是」,他說。

他又補充稱,更有可能的是射向地上的橡膠子彈,不幸反彈到我的臉部。天知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親北京的示威者上周末舉行集會支持香港警方。

但另一名警官告訴我,警察除非瘋了才會直接向人們的頭部發射任何子彈,「如果他們殺了某人,他們也將面臨謀殺罪」,他說。

特別戰術小隊,被稱為「速龍」的防暴隊員,上周末被媒體拍攝到將抗議者追趕到地鐵站,在自動扶梯頂部,向示威者近距離發射非致命彈藥,然後用警棍強制壓迫抗議民眾。

警方對他們的行為沒有做出任何道歉。因為他們認對,這是因為群眾對警察進行暴力攻擊,包括有人向他們投擲許多磚塊和金屬棒。

然後,是使用過期的催淚瓦斯,我們詢問官員這可能具傷害性的報道是否正確。香港警官告訴我們稱,製造商向他們保證這是完全安全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警方會收回任何過期的催淚瓦斯。

鑒於他們使用大量的催淚瓦斯,我們問這是否意味著警方可能會耗盡催淚瓦斯? 答案是「不會」。

害怕報復

對於香港警方的長遠未來,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存在:如何能重建公眾的信任?

我們遇到的警官們都搖了搖頭,聳了聳肩。其中一人說,「說實話需要很長時間」。

7月21日發生了相信是香港警方最嚴重的「公關災難」,在被視為與「黑社會」有關係的白衣幫派,在元朗地鐵站以自製武器攻擊示威者及路人的當下,香港警方卻不見蹤影。

雖然警方現在已經中逮捕了約20多名白衣人,但許多市民,特別是民主派,正爭取對最近發生的事件進行獨立調查,包括調查某些港警和黑社會被指控的關係。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認為沒有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稱監警會已在調查此事。我們採訪過的警官也都說沒有必要進行專門的獨立調查。

即使BBC問他們獨立調查或可以成為贏回公眾信任的一種方式,他們仍表示,他們看不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任何價值。

與此同時,部署在第一線的警員正面臨巨大的個人壓力。在與抗議者進行了一整天的街頭衝突之後,他們在街上經常被數以百計的普通市民包圍,受盡批評和咒罵。

「那些聲音震耳欲聾」, 一位警察告訴我們。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抗議者在香港機場製造路障。

香港警方現在遭受的還有網絡霸凌。至少有300名警員的個人信息被放在網上; 警員的子女照片也被人放在網上,還有團體人士去警員妻子或丈夫的工作場所,只是為了讓他們知道,大家注意到他們是誰。

我們被告知,有一名警員十幾歲的女兒在運動時,被一名成年人騷擾。他對她說:「你父親的作為令人作嘔」。

示威人士還切斷警察家中的電力,並在凌晨假裝幫他們叫食物外賣到家。

我們被告知,當警員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時,有些人非常擔心會遭到報復,因此報稱自己的職務是「公務員」而非「警察」。他們擔心自己的就醫記錄可能會被洩露,甚至可能會在醫院受到騷擾。

「我們不介入政治」

只有政治方案才能最終解決香港的危機。但能夠實現這一目標的人不在「前線」,這是警察和示威者的範圍。警方會否希望看到林鄭月娥採取行動,為警方面對的困境降溫?

他們只是微笑。看起來,他們真的很想多說幾句。但是,經過短暫的停頓,香港警方告訴我們說:「我們不能介入政治」。

他們指出,他們希望抗議者能回到和平示威的方式,那才是「香港式示威」。但現在成千上萬的活動分子卻認為,和平抗議的方式已被當權者忽視,因此將局勢「升級」是實現民主改革的唯一選擇。

警方知道這場抗爭不會很快結束。

我們被告知,由於這次危機,香港警方的辭職人數有所增加。但他們說,最大的影響是令警員齊心協力,相互支持。

至於示威活動是否在警方內部製造分歧?他們說沒有可能,只會是相反。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