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抗議:當台灣成「螞蟻」運送的中繼基地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位於台北市的濟南教會,儲存各式防毒裝備用品,提供給默默來台裝貨的「螞蟻」。

「等下有香港人要來教會取貨!15分鐘後」,一通來自台北市濟南教會的電話,透露等下香港遊客要來台灣取裝備的訊息。當時訊息極為機密,BBC中文在接到訊息後驅車前往當地,發現台北市內一個教會內已經堆滿多種防護裝置,包括防毒面具、面罩和濾罐等。

在比預定時間多等約10分鐘後,一男一女共兩位香港人按圖索驥般地來到教會。當天教會大門深鎖,兩位從後門拎著大行李箱進來,雙方在確認彼此的訊息與來意之後,開始迅速地將各式防毒面具與面罩裝入大且空的行李箱中。

神秘聯絡管道

香港在爆發「反送中」抗爭運動後,幾個月以來讓普通市民與警察在第一線的衝突更加劇。尤其前線的抗爭者多為20多歲,甚至是未成年的學生,衝突已造成許多年輕人受傷或被逮捕,抗議至今仍未停歇。

至今,香港各地五金行的防毒面具與面罩幾乎是缺貨狀態。因此,近來不少香港人開始來台灣帶貨,他們在網絡上俗稱「螞蟻」,自己建立自己的帶貨管道,來到台灣搜刮防護裝備與用具。

10幾分鐘後,整個行李大致裝滿,香港女性突然嘆口氣說:「怎搞得好似要恐怖攻擊似的......這兩位香港人說,在來到台北後,先是在市區內五金行晃了一圈搜集,但只找到4個防毒面具,透過網絡知道教會有堆貨,致電後馬上驅車前來。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濟南教會黃春生牧師,細心地解說每個防毒用具使用方式。

多年後的相遇

在一旁幫忙的濟南教會的黃春生牧師跟BBC中文說:「(誰取貨)這個事先我們都不知道,來多少人都是現場才知道。」

他並稱,這些都是善心人士贈與的,教會只是提供寄放。

「螞蟻」裝貨快,聯絡要如此謹慎,就是擔心他們的個人資料外洩,萬一在社群軟件回報時有「內鬼」潛藏,回去香港時可能會面臨盤查與安全危險。在不透露個人資訊下,這兩位40歲的香港L先生與Y小姐謹慎接受BBC中文訪問。

「方不方便講個電話」,L先生與Y小姐本來是香港的中學同學,畢業後就久未聯繫。就在8月中旬某天,Y小姐突然接到L先生的電話,表示希望幫忙,「當天我還在喝酒,以為是假的詐騙電話」,Y小姐回憶。

原來L先生希望找她一起幫忙買防毒面具與裝備,Y小姐則因為工作常常往返台港兩地,希望靠她的人脈,幫忙代訂後再從台灣寄到香港。L先生說:「我沒這麼多人脈,但我知道對方是可相信的人,就找她幫忙」。

經過思索後,Y小姐認為在台灣下訂後分批寄來太花時間與金錢,因而跟L先生提議不如來台灣一趟,兩人一拍即合。就在幾天后,L先生先開車去載Y小姐,兩人再去香港機場搭機。他們說:「我們也真的好幾年不見了」。當時的香港機場剛剛結束群眾抗議,每人都要檢查護照機票才能放行,有股風聲鶴唳之感。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目前防毒用品在香港各地皆缺貨,不少「螞蟻」紛紛透過聯繫來台裝貨。。

隱秘群組聯繫

為何要不遠千里來台灣一趟,除了台灣的貨源尚且充足外,在台灣收購東西是令人安心的。Y小姐說:「過去香港都是用淘寶、蝦皮購物什麼的,會留下電子紀錄」,在台灣的香港人透過串連,在社群網路中建立起哪些是「可帶貨」的管道與店面,讓來台帶貨的螞蟻可以快速找到店面。

L先生自稱,在7月1日香港年輕人衝立法會的那夜他被感動到,這次的香港幾乎是全城團結替自己的民主自由而抗爭。但在前線的年輕小伙子,幾乎都是一個防毒面具用壞了還在用,甚至只能被迫吸毒氣,讓他替香港的下一代安危感到很傷心。

在7月21日的元朗衝擊事件後,L先生體會到前線的防護裝備已明顯不足,「我都好想衝到前面,小朋友能有什麼錢(買)?他們還被說有金主支援?哪有什麼金主?」。至此,L先生開始在網路上搜刮防毒產品,擔任「螞蟻」幫忙把裝備送到前線。

就如同香港電影《無間道》中,當碰到「內鬼」後整筆交易必須即刻中止。在「螞蟻」的交易中,一但有「內鬼」滲透,整個會被「抄走」,因此L先生的群組都極為隱密。

L先生說:「我的團隊同伴僅約5、6人,都是很信任的,他們也有加入各自相信的隊伍。我們不是個組織,就是一群自發的同路人,兄弟登山,各有各做」。他表示用自己為數不多的財力,盡可能去幫助前線的香港年輕人,最終決定跟Y小姐來台。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L先生稱,這些用具絶對不是鼓勵攻擊,而是給抗爭的人有最低限度的防禦。

「絶非側面鼓勵攻擊」

然而,在前線不斷給予抗爭年輕人新的各項防毒裝備,也讓更多香港年輕人持續義無反顧地往前衝。面對BBC中文質疑,這樣是否「側面鼓勵」攻擊時,L先生解釋說,這些東西不是「衝擊用」,都只是「用於防禦」。

L先生補充,如果是蓄意衝擊警方,他們就不會只穿防毒裝備了,「小朋友們都不希望衝擊,他們也不想主動衝擊什麼。如果兩邊主動攻擊,幾百個警察斗幾千市民,肯定兩方都是傷亡慘重」。

但他也坦承,最痛心的是在給他們凖備物資時,他常會覺得很掙扎:「我都想過如果我給他們這些,那不就是硬推年輕人上前線?但又反過來想,不給他們,他們就不會出去嗎?搞不好他們被警察打得更慘」,說到這他略為哽咽,嘆了一聲。

Y小姐這時補了一句,也許她的體力沒辦法上到最前線,但希望可以在後方補給些什麼:「我來這裏也是一直看香港訊息,也蠻擔心他們(年輕人)怎樣的,因為局勢每天都在變」。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濟南教會持續在台灣各地募集防禦物資,圖為堆積如山的安全帽。

台灣成為中繼站

而在這次的「反送中」運動中,台灣也意外成為幫助香港補給各項防毒裝備的中繼站。濟南教會的黃春生牧師跟BBC中文說,至今台灣在中南部都有很多的化工廠,持續大量生產這些防毒裝備與面罩。

就在中國大陸與香港本地斷貨後,台灣成為補貨第一選擇,「很多工廠甚至直接詢問教會可否送過來,還有台灣空運公司協助運到香港,他們都不收任何費用」,黃牧師激動描述台灣公司的熱心幫忙。

如同過去在動亂或戰爭時,教會或寺廟往往成為中繼補給點,有時甚至變成臨時醫務所。黃春生牧師說:「台灣在太陽花學運時,教會也是24小時燈火通明,給抗議者休息、禱告」,在這次「反送中」抗議時,也成為各式防毒用具的供貨站。

L先生說,來台當「螞蟻」,讓他意外看到台灣人這麼熱心,很感動。Y小姐不好意思地說:「我們比較有心機,一開始還怕有人在『當鬼』,所以都很小心」,她形容現在的香港社會信任度很緊張,好似共產黨社會你怕我我怕你,人民斗人民般地猜忌。

圖片版權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再裝完貨後,教會志工放進一張字條,上頭寫著「香港加油」。

這趟來台搬貨,L先生持續希望幫香港的自由多一點忙:「我希望我死的那天,不要讓這天有後悔,無論這次抗爭輸還是贏,都不要後悔,我不願放棄我的香港家園」。Y小姐說,曾一度傷心絶望想移民,但現在她不想走了,」Proud to be Hong Konger「,她說完英文後,稱現在的香港前所未有團結。

教會的人與BBC中文記者始終不知道這兩位香港人的名字,一位教會志工對兩位香港人說:」為了安全,我們就不要知道你們的名字,但回到香港後記得跟我們報平安「。訪問結束,夜幕低垂,兩位港人拉著行李離開教會,慢慢消失在黑夜中,繼續替他們的香港自由民主盡微薄之力。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