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的難題:如何與「無大台」示威者對話

Carrie Lam (front)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爭議持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建議成立一個「對話平台」,與不同階層和政治立場的人溝通。這個建議獲得建制派支持,但泛民主派批評她的建議只是為了轉移外界的視線。

林鄭月娥周二(8月20日)形容,自己的建議是「非常有誠意的展示」。香港媒體之後引述消息指,林鄭月娥邀請了唐英年、曾鈺成等親北京人物出席對話平台的籌備會議,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湯漢樞機、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和香港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等都有出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爆發示威浪潮至今兩個多月,仍然沒有一個明顯的統一領導和組織。

林鄭月娥在6月已經宣佈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之後更形容修例工作「壽終正寢」,但示威者堅持要她正式撤回議案,又提出無條件釋放所有因為參加示威被捕的人士等「五大訴求」。

外界對林鄭月娥的對話建議有不同反應:一方認為香港政府放下身段與市民對話是好事;但另一方批評林鄭月娥錯失談話時機,如果她不回應示威者的要求就「沒什麼好談」。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對峙屢屢陷入暴力循環,這種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與「無大台」的示威者談判

香港建制派議員和官員都歡迎林鄭月娥的建議,民建聯議員張國鈞認為,香港市民對現時的社會氣氛感到厭倦,因此政府放下身段聆聽市民意見是「最實際」的方法。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也認為,針對警察或示威者任何一方成立調查委員會對社會修復都沒有幫助。

他認為,香港應仿效法國總統馬克龍在「黃背心」示威後展開全國大辯論的做法,認為以這種模式解決社會撕裂,比調查和聆聽證供更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示威者快閃多處後,來到尖沙嘴警署,在防暴警察推進後撤離。

這次示威浪潮其中一個特色是示威者一方沒有明顯統一的領導(香港稱「無大台」),參加者都只是透過網絡討論區、加密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等方式商討下一步行動,因此尋找對話的對象並不容易。

林鄭月娥早前邀請多家大學的學生會參與對話,但對方都以自己「不是大台」(即「不是領導者」)為由拒絶。泛民組織「民間人權陣線」多次發起遊行,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提供一個抗議的平台;近月一些示威者也發起「民間記者會」,在輿論上與政府抗衡,但兩者都強調自己不是抗爭活動的「大台」。

即使是張超雄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也不能影響較激進示威者的決定。他早前到訪示威現場,香港網絡媒體《香港01》追蹤採訪,發現他嘗試調停示威者與其他人的衝突、呼籲示威者要保持冷靜的時候多次被罵,要他不要以為自己可以發出指令。

張超雄接受BBC中文訪問時形容,林鄭月娥的談判對手十分「抽象」。他認為林鄭月娥應該增加公開對話,例如在學校、青少年服務單位等地方舉行小型對話,形容這是個「友善的姿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永康(圖左)、岑敖暉(圖中)和羅冠聰(圖右)在2014年"佔中"期間曾經代表示威者與政府對話,但雙方無法達成共識。

但他同時指出,林鄭月娥必須響應示威者的要求才有對話的機會。「不這樣做,抗爭運動只會繼續」。

2014年「佔領中環」示威運動期間,當時是香港政務司司長的林鄭月娥曾經邀請多名學生領袖對話,但談判最後沒有結果,「佔中」運動隨著法庭頒布清場令後結束。鍾耀華、岑敖暉、周永康、羅冠聰等學生代表之後因為公眾妨擾、藐視法庭等不同罪行被判囚,部份獲得暫緩刑期。

其中一名學生領袖岑敖暉在林鄭月娥提出建立「對話平台」後在社交網站發文,批評林鄭月娥的建議只是要「做一場秀」,給社會的中間派看,然後批評學生「出爾反爾、毫無誠信」。

他也認為,如果林鄭月娥真的想對話,就應就著示威者的五大訴求逐一交出具體方案落實。「只要你這樣做,整個社會都一定會跟你對話、互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