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者為何希望美國會通過人權民主法案

有示威者被指星期日下午開始在中環地鐵站口縱火。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被指星期日下午開始在中環地鐵站口縱火。

9月8日星期日,數以千計香港示威者聚集在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附近請願,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均有資深議員高調發聲,希望在美國國會復會後盡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國外交部多次反對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強調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

遊行集會後,激進示威者在中環、灣仔等地鐵站破壞設施,並在港島區多處地點設置路障,放火焚燒地鐵站出入口,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

高舉美國旗示威

在烈日當空的下午,大批身穿黑色衣服的香港示威者高舉美國國旗,從中環遮打花園集會後,遊行至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附近。

他們以英文高叫「爭取自由,與香港站在同一陣線」(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的口號,並舉起「特朗普總統,請解放香港」(President Trump, Please Liberate Hong Kong)的橫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9月8日,香港示威者請願,促請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示威者認為,中國和美國正爆發貿易戰,如果香港問題放在中美談判議程當中,有助香港向北京爭取民主。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方面派人接收了示威者的請願信。

這次遊行獲香港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一些防暴警察在場戒備。遊行期間,部分遊行人士突然停下來時,防暴警察一度舉起黑旗,警告會使用催淚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香港的地鐵站採取拘捕行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地鐵站內,用警棍制服部分人士。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星期日,香港防暴警察在香港中環地鐵站內戒備。中環地鐵站因示威活動已關閉。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被指破壞香港中環地鐵站設施。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中環地鐵站口被人縱火,地鐵站兩旁是中環名牌商業購物區。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消防員撲滅香港中環地鐵站口被點燃的大火。
圖片版權 AFP

集會將近尾聲時,示威者開始在附近的中環、金鐘和灣仔地鐵站抗議,破壞部分地鐵設施,他們在地鐵站外焚燒雜物,再在港島多處設置路障。

部分鐵路站需要關閉,多條巴士路線需要改道,附近多家名店關門。

示威者和警察爆發衝突,有示威者向警察投擲雜物。防暴警察用警棍和胡椒噴霧追捕疑似示威者,制服多人,入夜後在銅鑼灣施放催淚彈。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警方在銅鑼灣站外施放催淚彈。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有示威者把警方投擲的催淚彈投回去。

這種暴力衝突成為了香港的常態,香港經歷三個月的示威和警民衝突,示威訴求由起初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逐步演變成針對警權問題以及爭取「雙普選」等民主訴求。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宣佈將「撤回」條例修訂,但外界認為這無助平息香港的風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Winter on Fire: 香港示威中的國際元素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什麼?

這個法案在6月中由對華立場強硬的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及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cro Rubio)分別在參眾兩院提出。他們希望修改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

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容許美國把香港視作與中國大陸不一樣的「非主權實體」,在「一國兩制」的前題下,香港享有不一樣的待遇,例如被視作「獨立關稅區」,美國對香港出入口敏感技術以及簽證安排較為寬鬆。

根據草擬的法案內容,他們希望在《中英聯合聲明》下,呼籲中國履行承諾,給予香港人高度自治,而不應過度干預(undue interference),他們提出了以下多項措施及建議:

  1. 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去審視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夠的「自治」去享受美國給予的特殊待遇;
  2. 如果香港日後就23條國家安全相關的法例立法,美國總統及國務卿會審視相關法例,是否牴觸《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市民及外國居民的人權會否受到限制;
  3. 如果有香港市民因為參加非暴力抗爭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會以此為由拒絶批出學生或工作簽證,美國方面會指令領事館,維持一份活躍名單,紀錄一些被中港政府扣留、拘捕和針對的人,而美國官員會與想法相似的國家合作,呼籲他們採取類似的行動,對待被捕人士;
  4. 方案提及香港的政改進程,希望確保香港選民可以有權利透過普選選出行政長官和所有立法會議員。草案內容明確指出,會支持香港建立一個「真正民主選項」,即是香港選民可以「自由和公平地提名及投票」,並在2020年能夠公開直接選出全體立法會議員;
  5. 美國商務部會在180日向國會委員會提交報告,評估香港是否足夠地執行美國針對敏感軍商兩用出口管制法例,以及美國或聯合國對朝鮮或伊朗所實施的制裁。在可能的情況下,美國相關部門會檢視有沒有相關產品,經香港轉口,以及用作大規模監控及「社會信用」系統。草案特別提到,中國可能利用香港作為獨立關口,可能會以大灣區之名,利用香港成為中國輸入敏感技術的管道;
  6. 草案要求美國總統向國會相關委員會提交一份制裁人員名單,這些人被指打壓香港基本自由,有可能被凍結在美國的資產或拒絶入境。這份名單列明,是針對那些可能有份參與,把個別人士引渡到中國大陸被監控、擄走、扣留、虐待或被迫認罪的人。草案提出的例子包括銅鑼灣書店的桂敏海、李波、林榮基、呂波、張志平以及以香港為基地的《新維周刊》和《臉譜》創辦人王健民和咼中校。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人到底如何理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

美國國會會通過法案嗎?

多名美國議員曾經表態支持法案通過,或是爭取修改《香港政策法》。

在林鄭月娥宣佈撤回條例後,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的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歡迎港府做法,但仍然並不足夠,期望盡快推動兩黨支持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周四表示,美國國會復會後,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民主黨議員推進的首要任務之一,他的聲明說,「我們必須對中國共產黨針對香港人民的行動作出回應」。

美國共和黨人同樣有作出表態,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推特表示,「對中國政府鎮壓香港人和平維權努力的任何企圖,美國必將做出重大回應,中國政府正在玩火,但願他們不會走得太遠」。他8月時曾撰文表示,美國會重新檢視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多次在例行記者會上,要求美方政客停止推動涉港議案,耿爽批評,美國國內一些人「執迷不悟、是非不分」,「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粗暴地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逃犯條例》爭議初期表示,相信中國可以自行處理香港的問題,但後來他促請中國人道處理香港問題,並表示如果不是中美貿易談判,香港情況可能更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