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浪潮中親政府陣營的分歧與共識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建制派議員記者會

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爭議持續,嚴重警民衝突近期演變成不同政見人士之間的衝突,三個多月來已經有超過1400人被捕,但仍然未見平息的跡象。

對於解決衝突和爭議的方法,香港社會有很多意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後,泛民主派和示威者都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中其餘四項要求,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針對警察處理示威的投訴,形容這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大多親政府的建制派認為,其餘四項要求中無條件釋放被拘捕人士、實行「雙普選」等要求不可行,但對下一步該如何做卻有不同的看法。

建制派除了以民建聯、工聯會等黨派組成的傳統建制派,還有自由黨和經民聯等政治取態比較溫和的商界派別。香港政府過去因為得不到商界支持而無法推動一些關鍵議案,例如2003年《國家安全法》。

這種分歧在《逃犯條例》修訂爭議中也逐漸顯現。傳統建制派的民建聯在6月9日大型反對修例遊行後,堅持支持修訂建議,認為修例有助填補「法律真空」。

但自由黨、經民聯等商界政黨沒有緊隨政府,立場也較其他建制派政黨模糊。商界在多次就修例提出憂慮,最終在香港政府改變修例建議,把許多商業罪案剔出可引渡範圍後才改變立場支持修例。但對處理近期示威的做法方面,他們與政府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 Keystone-France
Image caption 港英政府曾動用緊急法擴充軍警權力以鎮壓左派暴力示威。

有無必要動用緊急法

香港《星島日報》上月引述政府消息指,可能利用緊急法處理示威浪潮,認為如果局面繼續惡化,「最終可能導致警員或示威者出現嚴重傷亡,甚至搞出人命」。

香港政府可能使用緊急法處理示威浪潮的消息引起批評,指出條例給香港特首的權力廣泛,可能侵犯市民的權利。贊成使用這一法律的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示,緊急法只是給予香港執法機關臨時權力,幫助它們更有效執法。

民建聯是香港最大的建制黨派,其意見在建制派中有一定代表價值。

張國鈞舉例說,香港社會有意見認為政府應引用緊急條例制定「蒙面法」,禁止示威者配戴口罩掩蓋容貌,方便警察辨別暴力示威者的身份,事後把他們拘捕。

他指出,這種做法只是用作填補現時法律的缺失,讓警方有「多點權力來止暴制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鍾國斌認為,使用緊急法處理示威浪潮會給國際社會傳出錯誤訊息。

同為建制派的自由黨則對是否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等法律處理示威與民建聯有很不同的看法。自由黨黨魁鍾國斌認為,緊急法不是處理示威浪潮唯一辦法,成效也存疑。他以「蒙面法」作例,質問立法後如果有10萬人在街上戴著口罩示威,「你如何做?全部都拘捕嗎?」

鍾國斌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使用緊急法會對國際社會發出錯誤訊息。

「如果是50年前,香港只不過是亞洲其中一個小城市,沒有人管你,你可以用這種方式處理。但現在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全世界都在看你香港,你不能用這種單純的方法,以為就能解決香港的問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張國鈞(右)認為,應讓監警會先就針對警察處理示威浪潮手法的投訴進行調查,才決定下一步。

獨立調查委員會之爭

建制派陣營另一個分歧點,是香港政府應否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事件。民建聯、工聯會等傳統建制派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保持一致,認為警察執法的過程會成為調查的焦點,而現在已經有獨立的法定機構「監警會」調查針對警察的投訴,不需要另設委員會。

民建聯副主席張國鈞早前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形容,監警會的工作「行之有效」,過去也有警務人員因為監警會的調查,最終被法庭定罪。

他又留意到,香港政府已經從英國、加拿大等地委派數名海外專家加入「監警會」處理示威浪潮的投訴,他認為這會加強監警會的工作。「為什麼大家不讓監警會完成工作,讓大家看一看它的工作如何,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監警會調查和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區別

監警會是香港處理針對警察投訴的組織,獨立於警務處。但監警會沒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投訴人提供的資料也可以用於未來的司法程序,投訴人或證人可能因為害怕公開對自己不利的資料,而選擇不作出投訴或不作供。外界也擔心,監警會的委員大多有建制派背景,無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決。

獨立調查委員會由行政長官按需要成立,功能與一些英聯邦國家中「皇家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類似。它們專責調查單一事件,例如香港鐵路早前被揭發建造新車站時建築水平不達標,一些工程人員被懷疑發出造假的合格證書,特首林鄭月娥於是成立調查委員會。

這些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擔任,有權力傳召證人作供,證人或投訴人提供的資料都只會在調查過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來的任何法庭審訊中作為證據,被視為可以更有效保障證人或投訴人的權利。


鍾國斌也認為香港市民應該先讓監警會完成工作,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他也認為香港政府不會成立一個針對警察作出調查的獨立委員會。

但他同時指出,如果香港政府作出承諾,示威浪潮平息後成立委員會,就社會深層次問題作出調查,找出應該負責的人,這會令更多市民接受,減少示威者人數。到時候政府處理示威的時候「相對容易得多」。

特首須堅持對話

香港示威浪潮持續多月,相關影響開始浮現。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和惠譽早前分別把香港的評級降至「負面」,指出持續的示威活動反映當地制度優勢慢慢被削弱。

被問到如何解決目前的局勢,張國鈞和鍾國斌都坦言沒有一個簡單直接的方案,但兩人都認為特首林鄭月娥直接與市民對話是一個解決方案,而對話的時候不應害怕被公眾責罵,也不應害怕場面混亂。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勇武派」中的一名「和理非」,如何在抗議中不割席

香港政府周四(9月19日)宣佈,林鄭月娥計劃9月26日舉行第一場「社區對話會」,開放給市民報名參加。張國鈞認為,對話的時候可能會有不尊重特首,或令她難堪、受奚落的情況出現,但他希望林鄭月娥不要害怕這種環境,仍然要走出去跟市民對話。

「我當然也希望市民願意出來對話,對話的過程也不要流於發洩,而是大家本著如何讓香港走下去的想法來說話。」

鍾國斌也認為林鄭月娥不應害怕「對話會」期間出現衝擊場面,她本身應該有心理凖備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如果她堅持,即使被人衝擊、圍堵也會出來會見大眾市民,能夠堅持的話,說不定會得到部份市民的同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