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返校》破紀錄 驚悚和「非政治」如何撬動年輕觀眾

. 圖片版權 DetensionTheMovie
Image caption 《返校》是台灣第一部由電子遊戲改編的劇情長長片。

改編自2017年同名驚悚推理電子遊戲的電影《返校》,上周五(9月20日)在台灣上映,迅速引發社會對於台灣「白色恐怖」歷史的辯論,票房急速攀升。這部以1960年代戒嚴時期為背景的校園驚悚片,是台灣第一部由電子遊戲改編的劇情片,成功吸引大量電玩迷進戲院。

電遊改編電影 年輕人買單

根據統計,該片上映首日票房就衝上2750萬台幣,直逼之前《賽德克・巴萊:太陽旗》多年來的票房紀錄。到記者截稿時,《返校》累積近9000多萬的票房,已是今年台灣本土電影的票房冠軍。

《返校》的故事設定在1962年的一所高中,以高三的女學生方芮欣和學弟為主角,兩人在暴風雨中的校園中醒來,試圖離開學校,卻同時還要尋找失蹤的老師和同學們,但被校園各式各樣的鬼魅所困住,並從鬼魂身上了解他們因為涉及政治案件「被失蹤」的歷史。

《返校》一開始是一家台灣遊戲公司製作的電遊,在2017年發行後廣受海內外電遊迷歡迎。許多電玩迷在臉書評論稱,這款電遊能用政治故事包裹驚悚、魔幻以及推理巧思,符合電玩迷之期待。遊戲發行數個月後,便被電影公司買下,並邀請台灣年輕導演,同時也是電玩迷的徐漢強掌鏡,耗時兩年半拍攝完成。

台灣知名影評人膝關節(筆名)告訴BBC中文,《返校》賣座之基礎,確實是年輕族群。但他表示,要改編電遊成為電影,特別是恐怖電玩中強調的互動性及恐怖氛圍,又要兼顧電影美學對導演及製片等都不容易,深怕讓電遊迷失望,國外便有許多失敗案例。但他認為《返校》的改編十分成功。

根據台灣媒體報導,導演徐漢強和編劇們在剪接以及改編劇本時,找來沒有玩過遊戲的人實驗過許多次,試圖讓遊戲玩家及非玩家都能接受。電影還大量沿用遊戲中許多台灣民間信仰的材料,譬如寺廟、符咒以及神龕等,尊重遊戲「原版」,讓遊戲迷感到倍受重視。

「這部片不是為某種政治理念宣傳的電影。若純粹為了政治議題去上戲院,這種購票行為對影迷來說太沉重了。我認為《返校》的成功理由在於保留遊戲中驚悚及推理的有趣元素,再去包裹台灣歷史,撩撥年輕人對於那段歷史的好奇心,」膝關節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戒嚴令讓台灣在長達38年時間中處於軍事緊急狀態中,「反攻大陸」的概念深入人心。

許多年輕網民開始大量挪用、改編返校的劇情、台詞甚至圖片,一些影像片段迅速成為社交網絡延燒的「迷因」(meme)。譬如電影台詞:「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不就只是看幾本書而已嗎?」等等,都快速在當地網路流傳。

還有人開始討論戒嚴時期的禁書。譬如金庸的《射雕英雄傳》當時在台灣需改名為《大漠英雄傳》,因為當年毛澤東的《沁園春,雪》中有「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等字眼。

台灣「白色恐怖」歷史爭議

導演徐漢強及該片監製、資深演員李烈,在接受台灣網紅「視網膜」訪問時說,《返校》不是為了介入台灣白色恐怖的政治辯論而來,但確實是以過去的戒嚴歷史作為背景。徐漢強說,此片在驚悚元素之下,邀請觀影者思考「自由」的重要性。戒嚴時期開始走紅台灣影視界的李烈解釋,這部電影能讓觀眾思考過去,「面對過去比強迫忘記好。」

《返校》的效應蔓延到了對於台灣戒嚴歷史的議題辯論當中。許多觀影者看完影片後開始去尋找影片中影射的真實故事,驚訝當年許多中學生不過是參加讀書會,就無故被以「匪諜罪」判刑甚至處死。

圖片版權 DetentionTheMovie
Image caption 「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的蔡寬裕說,白色恐怖已知受難者有46%是外省人。

《返校》電影行銷公司主管王師表示,在某場放映後,「有一位哭得梨花帶雨的女性觀眾走上前來和我握手,說她家也有白色恐怖受難者。」

但是,也有人為當年政權辯護,表示在當年國共對峙的情況下,國民黨政府急欲「清除匪諜」甚或進行言論管制,是可以理解的「必要之惡」。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特約研究員王瀚興在《風傳媒》投書認為,《返校》中影射的政治事件,若是國民黨政府當年追查地下共產黨組織,政府以顛覆國家之罪處理似乎沒有不妥。

有民眾批評,此片在台灣選舉前幾個月上映,似乎在暗示國民黨的歷史責任,企圖影響選情。

台灣「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專任委員彭仁郁告訴BBC中文,以她長期進行家庭暴力以及政治暴力受害者(如慰安婦、白色恐怖受害者)的臨牀研究來看,許多受害者因為創傷太嚴重,反而「潛抑記憶」,強迫自己忘記;但是研究發現,這些被潛抑的記憶經常會以身體或精神症狀的形式浮現。

圖片版權 NMTH
Image caption 台灣省政府的機關報《新生報》1949年5月19日刊出由台灣省政府主席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發佈的戒嚴令。

彭仁郁說,政府若不處理過去壓迫異議者的歷史,那些深入潛意識之恐懼(在電影中以鬼魅為象徵),過去無法真的過去,也可能會造成人民日後無法真正信任彼此或國家。

膝關節表示,無論政治立場如何,《返校》可以被視為今年台灣電影的里程碑,是台灣現在這個時代氛圍下的一個新圖騰。將來是否會有許多電影開始從動漫或網路小說汲取靈感改編成電影,是值得觀察的新趨勢。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