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死在溝裏」與「脫歐烈士」之間的首相約翰遜

約翰遜

英國脫歐脫了近3年仍未脫出個名堂,人們以為所有蹊蹺詭異的變數都見識過,可以見怪不怪了。錯了!

過去一周裏,兩個最新發展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把二者放在一起看,不但能讓你看出個名堂,也有助於推測英國脫歐可能的下一步。

「投我不信任票」

上周二(9月24日),英國最高法院11名大法官全票一致裁決首相約翰遜暫停議會5周的決定不合法,因而無效,議會可以立即照常運作。

首席大法官黑爾(Lady Hale)宣判時,生怕法律術語影響人們的理解,特別打了一個比方,用普通人都能明白的語言解釋說,這就好比政府宣讀暫停議會的決議書上沒有印著字,白紙一張。議會因而也從來沒有被暫停,也就不存在「復會」,而是繼續行使議會職責。

英國最高法院一共有12名大法官,為了確保避免投票出現6:6的平局結果,一名法官退出。11名大法官就等於全數出庭,前所未有。這體現了這個判決的重要性。約翰遜暫停議會的決定把英國拖入了一場憲法危機,把國家象徵性元首女王本人也拖了進去。英國的憲法是不成文法,因而最高法院的判決具有深遠的憲法意義。

最高法院的裁決是明確的,對約翰遜行為不合法的判定是毫不留情的。

轉天(9 月25 日),約翰遜被迫提前結束在紐約的聯合國活動趕回倫敦接受議會質詢。議會爆堂。

反對黨議員要求約翰遜向議會道歉,向女王道歉,向法庭道歉,向國人道歉,立即引咎辭職!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英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黑爾宣佈裁決:首相約翰遜暫停議會的做法"不合法"。

「清算日」

錯誤?約翰遜說,犯下的錯誤是嚴重的,但犯錯的不是他,而是最高法院。他堅稱暫停議會的決定沒錯,是法庭的判決錯了。

道歉?約翰遜說,應該道歉的是「千方百計阻撓脫歐」的反對黨和被開除出保守黨的「叛徒」議員。

辭職?約翰遜說,沒門。想讓我下台你上台?那咱們就立即解散議會舉行大選! 你看不上我,那就投我的不信任票,「面對清算日」(day of reckoning)。

約翰遜的「猖狂」、「傲慢」讓一些反對派議員氣的渾身直哆嗦。這不是打比喻,是真的渾身顫抖。我看電視直播辯論時曾擔心一些議員會突發心肌梗塞。但是,反對黨愣是不接招,拒絶約翰遜的挑戰!

執政黨高喊要求立即舉行臨時大選,坐在台上的領導要求投他自己的不信任票,怪哉!理解這一怪現象,就要說到第二個「怪」。

圖片版權 VICKI COUCHMAN/REX/SHUTTERSTOCK
Image caption 約翰遜任倫敦市長期間,美國女商人Jennifer Arcuri 獲得數十萬英鎊的政府特別貸款,並3次隨約翰遜的代表團出訪。兩人的關係性質受到質疑。
圖片版權 Rex Features
Image caption 《星期日泰晤士報》大牌記者Charlotte Edwardes 指稱20年前在約翰遜手下當編輯時曾被他捏大腿。

民調看好

過去一周裏,讓約翰遜受挫的不僅是最高法院的裁決。他10年前任倫敦市長期間,與一名叫Jennifer Arcuri的美國女商人關係密切,Arcuri曾獲得數十萬英鎊的政府特別貸款,並3次隨約翰遜的代表團出訪。媒體爆料後,兩人的關係性質受到質疑,約翰遜上周被提請警方獨立調查。

約翰遜被指20年前任《旁觀者》雜誌(Spectator)主編時「捏女編輯的大腿」,在保守黨年會召開前夜爆料。

約翰遜在議會高調回應反對派時使用的語言被指「煽動仇恨」遭到譴責。

奇怪的是,約翰遜領導的保守黨的票倉不但沒有流失,反而日漸殷實。約翰遜本人的人氣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上升。

最新民調顯示, 執政的保守黨領先主要反對黨工黨拉大到12個百分點,36%比24%。 約翰遜與工黨領導人科爾賓之間的個人比較,差距更大。誰當首相最好?37%的選民認為是約翰遜,更看好科爾賓的選民只有16%。

怪也不怪。約翰遜和他的大軍師,特別顧問卡明斯從進入唐寧街10號的第一天起,就在精心策劃一個大計謀:「人民對決議會」。最新的民調,顯示這個計謀是湊效的。

約翰遜高喊著「不脫歐毋寧死」接任首相,一再表示10月31日脫歐最後期限一天也不拖延,把話說絶了。但是,前任特蕾莎·梅的政府脫歐脫了兩年多脫不出個名堂,議會爭吵不休四分五裂。約翰遜的政府已經沒有議會多數,議會在10月31日前達成任何共識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約翰遜高喊著"不脫歐毋寧死"接任首相,一再表示10月31日脫歐一天也不拖延,把話說絶了。

「人民對決議會」

但是,約翰遜和他的軍師卡明斯的判斷是,在威斯敏斯特(議會大廈)的政治泡沫外,英國人民早就對脫歐膩煩透了。約翰遜振臂一呼要「以死了斷」,大大激勵了脫歐派選民的士氣。卡明斯認為,試圖說服留歐派是徒勞,也不必費力爭取猶豫不決者,只要能抓住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中支持脫歐的選票,就能畢其功於一役。特朗普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意外勝出,顯然給了卡明斯啟示。

9月9日,英國議會的《防止無協議脫歐法案》從提案到通過三讀走完上下兩院立法程序加蓋女王橡皮圖章,用了不到一周時間,可謂創下現代英國的議會立法速度紀錄。《防止無協議脫歐法》規定,最遲到10月19日,如果議會沒有投票通過任何與歐盟達成的協議,或同意無協議脫歐,首相約翰遜必須向布魯塞爾(歐盟總部)請求將英國脫離歐盟的最後期限再次延長,從10月31日延長到2020年1月31日。

約翰遜要實踐如期脫歐諾言,只能通過大選以期獲得議會多數。拿到了議會多數,就可以通過投票否決已經通過的防止無協議脫歐法,金蟬脫殼。營造「人民對決議會」的聲勢,就是要把議會中反對無協議脫歐的聯盟描繪成人民公敵,首相不惜犧牲政治生命要實現脫歐,反對派卻在千方百計地阻撓脫歐。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AFP
Image caption 首相約翰遜和他的幕後大軍師卡明斯。

「死在溝裏」

大選? 反對黨說,好啊,但不能按照你約翰遜的時間表和如意算盤。工黨領導人科爾賓說,防止無協議脫歐法案成為法律還是不能讓人放心,一定要等到10月31日後,英國避免無協議脫歐成為事實,咱們再大選。英國其它主要反對黨與工黨協調統一立場,一致表示直到確定避免了無協議脫歐後才同意大選。

英國的定期選舉法規定,只有在議會得到三分之二以上多數議員的支持,政府才能宣佈解散議會舉行臨時大選。

這裏有必要提醒《防止無協議脫歐法》中的一個細節:法案特別明確必須是約翰遜本人親自寫信向歐盟要求延期,而且請求信的具體行文都已經寫在法案裏。

約翰遜一再信誓旦旦地稱,他「寧願死在溝裏」,也不會去向歐盟乞求延期脫歐。要約翰遜自打嘴巴,被法律所迫向歐盟申請脫歐延期,無疑是胯下之辱。

反對派就是要讓約翰遜「死在溝裏」。這個「溝」,是政治溝。這個「死」,是約翰遜的政治生命。反對派就是要讓約翰遜的脫歐政治資本化為泡沫,大選才勝券在握。

Image caption 首相約翰遜(左)與反對黨領袖科爾賓(右)在議會激烈交鋒。約翰遜指責議會試圖阻撓英國人民實現脫歐意願。

「脫歐烈士」

乍看上去,約翰遜似乎只剩下兩條路:要麼被迫辭去首相職務,要麼以身試法,不惜冒進牢房的危險拒絶遵守法律。無論他選擇哪條路,都會像前保守黨黨魁鄧肯史密斯所說的,成為「脫歐烈士」(brexit martyr)。

約翰遜顯然沒有甘當「烈士」的意願。他一再明確三點:不會辭職,不會違法,不會延期。夾在「死在溝裏」與「脫歐烈士」之間的約翰遜如何脫身?

約翰遜看似走投無路,但暗渡陳倉的選擇還是有的。

《防止無協議脫歐法》把約翰遜逼進死角的一個前提是,歐盟會同意英國再次延期脫歐的申請。但這個前提是不確定的,甚至是想當然的。歐盟27個成員國中任何一個使用了否決權,英國延期脫歐的申請就會被拒絶。約翰遜可以游說歐盟領導人拒絶英國再次延期的申請,從而繞過《防止無協議脫歐法》的約束。

比如,匈牙利的右翼領導人奧班就對英國的脫歐持欣賞的態度。在接受BBC星期天時政訪談節目時,約翰遜拒絶否認已經與歐盟領導人就這種可能性的溝通,而是耐人尋味地說,與歐盟之間的溝通是「有趣而微妙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脫歐之船駛入"無海圖的水域"。

從約翰遜表現出的強硬姿態來看,似乎還有一個「簡單療法」。

約翰遜和他的大軍師卡明斯被指使用刺激、挑釁性語言,煽動對留歐派議員的仇恨。在議會辯論中,有工黨女議員指稱這樣的語言對議員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脅,甚至受到了死亡威脅。

約翰遜不屑的說這是「扯談」,更激起了反對派議員的憤怒。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並不是約翰遜口無遮攔用詞不當,而是欲擒故縱的老謀深算。

約翰遜政府不斷放風說,阻撓兌現英國公投結果,再次延期脫歐,會引發社會動蕩甚至暴力騷亂。有人擔心,約翰遜可能會以防止發生社會動蕩為由,在接近10月31日最後期限前,啟動《民事緊急對應法》(Civil Contingencies Act),以法治法,讓《防止無協議脫歐法》無效。

如果真這麼做,約翰遜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要把英國脫歐之船駛入「無海圖的水域」(uncharted waters)。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在10月17日的歐盟領導人峰會上,約翰遜忽然拿出一個歐盟能接受的脫歐方案,而且回到倫敦說服英國議會也接受,千鈞一髮之際力挽狂瀾。這將是一個奇蹟,近乎神話。

奇蹟偶有發生,神話只能是神話。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