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非典型安排引發各種猜想 關注換屆、疲軟經濟還是香港問題

70週年慶祝活動 圖片版權 AFP

一次對外界頗為神秘的會議下周將在北京召開,雖然會上很多細節不會向外界披露,但關注中國局勢的人都不應錯過這個日程。

這次會議是10月28日至31日期間舉行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多數人提到它時直接稱為「四中全會」。

在中國經濟增速持續放緩、中美摩擦以及香港示威不斷的情況下,中共領導層是否會通過這次機會釋放新信號值得關注。

「四中全會」是什麼意思?

這次「四中全會」全稱叫「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具體來講,就是2017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選出的中央委員會召開第四次全體會議。中共中央委員會是中國共產黨的核心機構,中國常說的「黨中央」指的就是這個機構。

參加這次會議的是十九大上選出的中央委員會委員,人數超過200人。他們當中包括中共和中國政府主要部門負責人、各省省長及黨委書記以及軍隊主要負責人。這些委員可以召集召開每五年舉行一次的中共黨代會,有人事任免權,也可以提名中共最核心的團體——中央政治局常委人選。

這種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簡稱為「中共中央全會」,許多對中共和當代中國重要的決策都是在這些會議上作出的。比如1978年舉行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通過了「改革開放」的決定。

這次會議的特殊時機

圖片版權 AFP

按照規律,每屆中央委員會會在五年任期內召開多次中央全會,通常為五年七次,每年至少一次,但這次是個例外。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共在十九大結束後的第二天召開十九屆一中全會,又在2018年「兩會」修憲前連續召開二中、三中全會。這次十各種九屆四中全會和三中全會之間時間相隔超過一年半,為近年少見。

這一年半間發生了許多讓中國頭疼的事情。中國與美國的貿易爭端升級為貿易戰,同時與西方大國外交摩擦不斷;中國經濟不見景氣,今年增長目標為30年來最低水平;香港爆發1997年後最大規模示威,持續超過四月。因此四中全會格外引人關注。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教授高敬文認為,這種拖延「有些奇怪」。「其中一種可能的原因是習近平感覺到中央委員會內部有人對他修憲、在貿易戰中缺乏讓步以及他集中權力的方式有不滿,」他對BBC中文這樣表示。「他們不想展示出這種意見分歧,但現在他們可能達到了某種程度的共識。」

但也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中間的間隔更多是形式問題。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學者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與邱明達日前撰文指出,由於2018年罕見連續召開二中、三中全會,所以間隔這麼久才召開四中全會可能是「日程安排」問題。

四中全會談什麼?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中國剛剛舉行過盛大的閲兵儀式。圖為10月1日,習近平畫像在天安門廣場上出現。

根據中國共產黨傳統,每次全會通常有相對固定的主題,持續多天。比如一中全會進行黨內換屆,二中全會進行政府換屆,三中全會討論經濟問題,四中全會主題不盡相同,但大多與「黨建」有關。

新華社報道稱,這次全會將會討論的主要話題包括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同時中共中央政治局還會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

根據習近平此前講話,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涉及中國政治、經濟、外交、軍事等各個方面的制度及管理。

「沒人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助理教授羅里·特魯克斯(Rory Truex)說。「過去這種會議上往往會有重大事項宣佈,比如改革開放,但現在習近平已經打破了一些定律,」他向BBC中文解釋稱。「眼下他可能更需要將重點放在幾年後即將到來的領導層換屆,考慮如何解決香港和中美貿易戰問題,我覺得可能不會宣佈什麼重要決策。」

即便如此,他認為這屆會議上或許不會討論香港事務。」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個問題上分歧很大,而中央委員會是一個較大規模的機構,他們不會希望暴露內部的任何分歧。「

中國政治學者吳強認為,經濟和金融政策將是這次全會的重點。他向BBC中文表示,這屆會議其實就是「往年的三中全會」。

「從時間上看這個全會應該是往年的三中全會,也就是以經濟問題為主的全會,」他說。「這次新華社發佈的信息來看,傳統經濟議題雖然不在其中,但很難避開」,「何況貿易戰在過去一年多已經發展到這樣一個程度,所以這一次全會很可能是按照以通常四中全會討論意識形態問題(模式)的同時,同時也討論經濟問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100秒動畫看懂中共十九大

意義何在

中共剛剛迎來建政70週年紀念日,但今年中國內外對中共的執政帶來諸多挑戰。習近平在今年9月的一次講話中至少提到58次「鬥爭」,更能顯示出目前中國面臨的艱難形勢。

這種情況下,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無疑是凝聚內部力量、對外展現信心的一次至關重要的場合。

高敬文指出,習近平必然想要通過這次機會展現他握有控制權,而這種全會最大的意義在於動員北京、各省以及軍隊的各級領導知悉中共領導層的重要任務,「讓大家都有共識,並且支持領導層的決定」。

雖然這是一屆中共領導層參加的會議,但香港博源基金會學術委員丁學良表示,這對外界最關注的經濟金融政策問題有「決定性」作用。他對BBC中文稱,研究中國經濟「只能看中國共產黨最高層的會議決策」。

與每年3月舉行的中國「兩會」上向媒體廣開大門不同,中共全體會議多為閉門會議,外界只有通過中國官媒消息才能獲取部分會議內容。高敬文強調,雖然種種不確定性讓外界十分關注這屆會議,但外界也要做好失望的凖備。「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也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他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