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和炒裙:中國年輕一代的文化創新還是資本擊鼓傳花

來自日本的洛麗塔裙在中國的「90後」和「00後」女生中頗受歡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來自日本的洛麗塔裙在中國的"90後"和"00後"女生中頗受歡迎。

中國現在最炙手可熱的投資品是什麼?耐克(Nike)的球鞋和來自日本的洛麗塔風格的裙子可能是出乎你意料的兩個答案。

「25歲學生炒鞋月入百萬」、「4天暴漲9倍」……靠炒球鞋「逆襲」的傳說過去幾個月來頻繁出現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可以與之匹及的,是日本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常購買的洛麗塔風格(Lolita)洋裙,中國媒體報道稱,一條1000多元購買的裙子轉手就可以賣近5000元。

「炒(比特)幣已經是老年人,未來是屬於炒鞋和炒裙子的!」一則社交媒體上的段子說。

球鞋和洛麗塔裙如何吸引中國年輕人?它們真的可以成為未來的「理財產品」嗎?

炒鞋「就像一場大躍進」

「現在大家和陌生人在馬路上擦過,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已經不是看臉,而是我看你穿什麼鞋,」來自中國上海的運動鞋販林凌對BBC說,因為個人隱私原因他要求使用化名。

今年29歲的林凌是限量版球鞋的愛好者,從小喜歡看《灌籃高手》和NBA比賽的他收藏球鞋多年,但在去年12月起他開始決定「投資球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能感受到時候到了,因為問我鞋的人越來越多,也一天一個價。」他隨後花了近10萬元人民幣,購買了100多雙鞋,包括耐克的Air Jordan(飛人喬丹)系列和阿迪達斯俗稱「椰子」的Yeezy系列。林凌稱,靠著倒賣這些鞋,他大約在半年時間賺了6萬元。

在浙江一所大學讀大四的學生陶洲宸同樣注意到市場對球鞋的瘋狂。今年8月的一天,他以4380元人民幣的價格買下了一雙他所鍾愛的耐克「Air Max 97 上海」球鞋。到了晚上,見這雙原價只有1300元的球鞋價格已經突破7800元,他果斷將球鞋轉賣出去。

林凌和陶洲宸的經歷是中國成千上萬「炒鞋大軍」的縮影。中國諮詢公司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場規模達60億美元,其中,中國二手球鞋轉售市場規模超10億美元,2015年以來每年平均增幅都在35%以上。

圖片版權 Nice
Image caption Nice的界面一度可以顯示價格曲線,宛如"球鞋交易所",但該功能已被取消。

二手球鞋交易的火爆,被認為與球鞋發售的方式有很大關係。多年來,耐克、阿迪達斯等品牌都通過抽籤等方式發售限量鞋與聯名鞋,有時用戶為了購買一雙心儀的鞋,甚至面臨多次抽籤,這意味著他們幾乎無法通過原價購買到這些鞋。

此外,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線上球鞋交易平台也是「炒鞋」的助推劑。目前,大多數中國賣家都將鞋放到了諸如「Nice」和「毒」等專業的手機應用上。它們提供了與美國球鞋平台StockX類似的服務,可以對二手鞋真假進行鑒定並寄存。

「Nice」甚至一度推出一項名為「閃購」的功能。買家購買之後能夠立即再次上架進行轉賣,貨品不用出倉,價格卻不斷上跳,加之實時顯示的價格曲線和漲跌幅,被網友指為「雲炒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NBA在中國擁有大量的粉絲和消費群體,但不久前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就香港抗議發聲事件讓NBA在中美兩國都陷入危機。

陶洲宸對BBC說,在該功能推出後,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通過評論「帶節奏」,以拔高鞋子的市場預期進行加價。 「比如猛龍拿了總冠軍,那麼會有一群人刷AJ5的猛龍款一定翻倍,要抓緊買。」

「這就像一場大躍進,」陶洲宸說。「之前是三個月起屯,但後來幾乎要時時關注。人人都相信自己不是最後一枚硬幣,但很多人還是追高追到山頂上去了。」

炒裙子:二次元文化的「出圈」

如果說參與炒球鞋的主要是男性體育愛好者,那麼在中國被簡稱為「Lo裙」的服飾則俘獲了很多中國女生。

「Lo裙」指的是洛麗塔風格(Lolita)的洋裙。這種多為及膝裙的女裝源自日本,多出現在動漫和電子遊戲中。雖出自日本,但它實際改編自洛可可等歐洲古典主義的設計風格。穿「Lo裙」的女生自稱「Lo娘」。

近兩年,在中國年輕人中頗受歡迎的視頻應用抖音,讓「Lo裙」從小眾逐漸走向大眾。例如一位名為「蔡蘿莉」的播主,擁有的粉絲超過1300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洛麗塔裙改編自洛可可等歐洲古典主義的設計風格。

擴大的需求讓這種類似歐洲古代貴族服飾的裙子成為了新的投機品。中國媒體報道稱,原價不到900元的洛麗塔風格配飾包,現在已經炒到1.5萬元以上,而1.8萬元入手的裙子,不到兩個月,價格就翻了近兩倍。

一名「Lo娘」聚會的主辦者對中國媒體「梨視頻」說,2015年一套Lo裙甚至被拍至34萬。很多網友開玩笑稱「10個Lo娘9個富」。

21歲的劉嘉欣是安徽一所大學的學生。入「Lo圈」多年的她已擁有近20套Lo裙,並將其作為日常服飾。她對BBC說,目前中國市場上大多數炒作的Lo裙主要是日本品牌,製作過程繁雜。包括綁帶、蕾絲等多種材料都需要定制。

「買Lo裙一般都是先付定金,做完了再付尾款,所以數量一般都是定好的。但有時候別的小姐姐穿得很好看,就有很多人想買,價格就上去了,」劉嘉欣說。「轉賣的話,萌款服飾一般不愁賣不出去。」

圖片版權 Tik Tok
Image caption 中國視頻應用抖音上有大量"Lo娘"博主。

昂貴的價格,在部分「Lo娘」中也產生了「鄙視鏈」。

今年7月,一則發佈在微博上的視頻引發中國網友熱議。視頻中,四川成都一名身著「Lo裙」的女孩被另外兩名女生當街指責。後者稱,這是因為前者穿的是「山寨版」。

所以,它們會持久嗎?

陶洲宸對未來充滿信心。他表示,無論是球鞋還是裙子,都是年輕人「亞文化」的一部分。

「一般也只有學生才會買這些,商業人士會比手錶或汽車,」他說,「經濟越來越好,需求當然越來越大,而且學生永遠不可能是理性的。」

但香港中文大學房地產及金融助理教授胡榮對此持不同看法。她對BBC說,雖然看上去靠球鞋和洛麗塔裙致富的故事很多,但這很難成為一個長期的過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突然發生的莫雷事件曾讓球鞋平台出現恐慌性拋售。

「這類商品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剛需,只是一些品牌商家採取饑餓營銷策略,」胡榮說,「潮流趨勢說變就變的,今天的流行鞋款說不定明天就無人問津,一錢不值。一旦商家加大供貨量,稀缺性也會馬上消失。」

據Nice的銷售數據,目前在該平台上出售的2600多款收藏類球鞋中,貶值的佔56%。只有0.4%的鞋類產品在該應用上的回報率超過1000%。

中國當局也似乎已意識到這背後存在的安全風險。

上周,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警告稱,「炒鞋」是一種「擊鼓傳花式的資本遊戲」。官方媒體《光明日報》也發文號召有關部門「給這場來得莫名其妙的炒作降降溫」。

「這如同一些沒有實際業務的細價股,只靠著炒作來推動股價的話,分分鐘都有跌停崩盤的可能,」胡榮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