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登陸澳洲 中國「銳實力」挑戰西方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在北京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他還敦促澳大利亞其它州政府跟進。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政府在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協議引起聯邦政府質疑,中國海外雄心勃勃的大規模基建被認為施展「銳實力」,對西方國家的制度和價值觀構成挑戰。

周三(10月23日)維多利亞州政府在北京簽署這一協議,旨在加強同中國在基礎設施,創新,老齡問題和貿易發展等方面的合作。該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還敦促澳大利亞其它州政府跟進。

但在協議簽署前,澳大利亞聯邦內政部長彼得·達頓質疑說,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的貿易合作是否符合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

維多利亞州政府同中國國家發改委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後在北京舉行了共建「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圓桌論壇。中國國家發改委秘書長蘇偉和維多利亞州長安德魯斯出席論壇並致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的中國問題學者約翰·菲茨傑拉德認為,澳大利亞處於中國擴大海外影響的前沿,澳洲面對專制國家的影響,捍衛國家主權,公民社會獨立和價值觀方面的經驗值得其他民主國家借鑒。

「一帶一路」進入澳洲?

根據簽署的協議,雙方計劃在許多領域進行合作,包括讓更多中國公司參加維多利亞州價值1.07億美元的基建項目,讓維多利亞州的企業參加中國「一帶一路」在全球其他地方的建設項目。

雙方的合作計劃還包括增加在高端製造領域的合作,例如在生物技術,農業技術以及在照顧老年人等社會領域分享經驗和培訓。雙方還希望在食品和化妝品方面建立雙向貿易。

去年10月維多利亞州政府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後就受到聯邦政府的批評。去年11月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說,維多利亞州繞過聯邦政府與中國簽訂協議並非「合作或很有用的做事方式」。

當時澳洲有人批評維多利亞州長安德魯斯說,他過於天真,沒有看清中國的「一帶一路」的大型基建項目承諾旨在擴大中國的全球影響力。

在澳大利亞政府與中國關係發生緊張的時候,州長安德魯斯為維多利亞州政府加強與中國的聯繫作了辯解。他希望聯邦政府能夠採取同維多利亞州一樣的政策,與中國加強合作,造福於維多利亞的工人。

中國施展「銳實力」?

許多人把中國的「一帶一路」比作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澳大利亞前外長畢曉普曾把「一帶一路」說成中國「在該地區謀求更大政治和戰略影響的工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帶一路」計劃涉及全球大量由中國出資的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目的是加快中國商品流通到這些市場上的速度。

澳洲《時代報》記者巴什拉德(Michael Bachelard)說,中國在全球70多國,投資萬億的"一帶一路"是建立新經濟秩序的努力,它甚至比「馬歇爾計劃」更雄心勃勃。

巴什拉德說,「一帶一路」在金融和地理方面宏大規劃旨在確立中國在全球的經濟和政治地位,促進中國的「硬實力」,「軟實力」和「銳實力」(sharp power)。因此澳大利亞在對待「一帶一路」時要保持謹慎,對其中的項目有所選擇。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表文章說,面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及科技合作,教育交流,公民社會及其決策者需要了解同中國達成協議的含義及其對他們國家造成的衝擊,他們需要採取彌補措施,加強監督機制。

文章引用了澳大利亞的中國問題學者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的話說,澳大利亞處於中國擴大海外影響的前沿,澳洲面對專制國家的影響,捍衛國家主權,公民社會獨立和價值觀方面的經驗值得其他民主國家借鑒。

「銳實力」一詞最早出現在2017年,當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外交事務》雜誌發文為「銳實力」作了如下定義,即專制國家政府通過既不屬於「軟實力」,也不屬「硬實力」的手段在民主國家中擴大國家影響的做法。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