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院頒布針對連登、Telegram的禁制令:言論自由與止暴制亂之爭

代表連登的卡通"連登豬"經常出現在香港各區的連儂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代表「連登」的卡通「連登豬」經常出現在香港各區的「連儂牆」。

香港高等法院因應律政司申請,頒發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在網上平台發佈言論鼓勵或煽動暴力,意圖造成人身傷害或損毀財物,有效期至11月15日。禁制令點名示威者經常用來商討抗議策略的網上討論區「連登」及加密通訊軟件Telegram。

香港民主派政黨及互聯網業界人士擔心,禁制令會造成寒蟬效應,打擊香港言論自由,擔心事件是「禁網」的開始;但建制派政黨認為禁制令有「阻嚇性作用」。

「連登」在社交網站發表聲明,稱目前未收到香港高等法院的禁制令,在接到更多資訊前不作評論,但呼籲香港政府聆聽示威者的訴求以解決問題,避免損害香港聲譽。Telegram未有回應。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示威者依賴網上平台溝通。

禁制令的因由和具體內容

在這場「無大台」(沒有公開領袖)示威中,香港網上討論區「連登」是示威者商討抗議策略的平台。用戶需要以互聯網供應商(ISP)或學校、公司電郵作登記,網站上的版面有讚好和負評的功能,方便用戶就個別議題投票,示威者有時會在連登提案或作出呼籲,按照讚好數量決定是否把個別抗議策略付諸行動或鼓勵別人參與。

Telegram則是加密通訊軟件,用戶可以選擇不以電話號碼註冊帳號,以匿名方式分享資訊。Telegram除了提供一對一的通訊,也可以設立一些群組以作討論,有些群組人數達數萬人。

香港政府表示,律政司司長是作為「公眾利益守護者」,10月31日向法庭申請單方面的禁制令,是想禁制有人濫用媒介,煽動示威者作出違法行為、鼓勵使用武器及動員示威者攻擊某些目標財產或傷害他人。聲明指出,這些媒介「具有匿名、即時交流及便捷的特性」。

頒發禁制令的法官高浩文表示,網上平台在示威者的暴力或破壞行為中扮演重要角色,如果不加以限制,相關暴力不會停止。法庭頒下禁制令目的之一是要告知大眾,網上言論並非沒有法律後果,雖然批下臨時禁制令會損害表達自由,但表達自由並非絶對,要有妥協及平衡。

有關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作出以下行為:

(a)故意在任何基於互聯網的平台或媒介(包括但不限於LIHKG 連登和Telegram)上傳布、傳播、發佈或重新發佈任何促進、鼓勵或煽動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的材料或信息,同時有意圖或相當可能會造成

(i)香港境內任何人的非法人身傷害; 或

(ii)香港境內任何財產的非法損害。

(b)協助、造成、慫使、促致、唆使、煽動、協助、教唆或授權他人從事上述任何行為或參與上述任何行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從網上到現實,許多抗議者均是匿名。

禁制令成效疑問

在「反送中」示威活動中,香港政府、香港鐵路、香港機場管理局等均曾經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希望阻止示威者的違法行為。

法庭按警方要求,10月底頒令禁止披露警員個人資料,防止警員被「起底」;港鐵在8月獲法庭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干擾鐵路網絡。

但這些禁制令頒布後,港鐵繼續被示威者放火破壞,Telegram一個有近20萬人的群組,仍然有警員個人資料及鼓吹攻擊警員及其家屬的言論。

BBC中文記者在周五(1日)仍然在Telegram群組中見到有製作汽油彈的教學,以及警員被「起底」的資料,亦有「私了」警察的言論。

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兼執業大律師梁美芬表示,互聯網的行為受法律約束,包括民事和刑事罪行,但不少人誤解,以為蒙了面就捉不到他們。現時有某些人在網上教唆他人犯罪,例如教人製造汽油彈等,政府和執法部門只是「睜一眼,閉一眼」。

她說,法庭發出禁制令雖然和本身法例有所重迭,但有發放信息宣傳的作用,「一定要由法庭做,法庭是權威來源,它說的話才會受到尊重,政府說一百次也沒用。」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向BBC中文反駁指,「如果執法機關睜一眼,閉一眼,那是否有一個禁制令就令執法機關突然打開雙眼?」

他說,經歷數個月抗爭運動,特區政府不是第一次出禁制令,但這些被禁止的行為繼續進行,令禁令變成「無牙老虎」,他指出這是警方及條例不被尊重,執法出現困難的問題 。

他指出,鼓吹暴力的言論,在線上線下都是違法,但如何定義「煽動暴力」本身並不容易,網上言論有時候有不同的解讀方法,不知道警方和法庭會如何定義。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對BBC中文表示,針對網上言論執法有難度,因為連登和Telegram伺服器不在香港,也不是香港註冊公司,就算有搜查令,也不一定得到所需資料。

他認為,政府很難做到禁止網上個別言論,這個禁制令只是想製造「寒蟬效應,白色恐怖」的感覺,但這是一個「愚蠢」的方法,解決不了問題,「其實政治問題就應該政治解決,你收窄他人言論,做法好像極權國家,把香港言論、集會自由都打破,再收窄下去也於無補。」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團隊製作VR遊戲 模擬黑衣人街頭抗議

民主派憂這是「禁網」的開始

民主派政黨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形容,港府做法威脅香港資訊流通及言論自由,形容是「禁網的先兆」。

楊岳橋質疑當局只是想製造恐慌,讓市民不夠膽在網絡上暢所欲言,「香港政府是否要犧牲香港利益建立中國般的防火牆?」

香港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在10月初曾經表示,《緊急法》內亦有限制通訊方法的權力,「不排除使用任何方法止暴制亂」,包括「禁網」。

當時林鄭月娥也被問到會否「禁網」,她說,除了《禁蒙面法》外,「無任何計劃再次啟動緊急法來做其他新的規例」。

如果港府需要禁止個別網站或軟件,技術上並不容易做到。

2018年,俄羅斯政府以需要監察潛在恐怖分子為由,要求Telegram交出加密鑰匙,但遭Telegram拒絶,於是俄國政府希望禁止Telegram,但結果牽連許多使用谷歌(Google)或部分雲端伺服器的網站,網上銀行服務、網上游戲、影音網站均受到影響,但禁令實施超過一年,在俄羅斯仍然能夠使用Telegram。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解釋,如果港府要針對連登或Telegram實行封鎖,就是要封鎖其雲端服務供應商的IP位址,但IP位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行更改,而其他網站如果使用同一雲端服務供應商,亦可能受到牽連。

方保僑認為,如果香港引入中國大陸的防火牆,由政府監管網上言論,「一定好多公司和港府打官司」,因為香港法例訂明要有資訊和言論自由,這樣做會嚇退很多國際公司,相信政府會明白,這樣做「香港會玩完」。

「我不敢猜測政府會否做這些愚蠢的動作,因為已經做了很多,我希望他們不要愚蠢到極點,」他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