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 但僵局能被打破嗎

,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有區議員當選後立即到香港理工大聲援被圍示威者。

香港2019區議會選舉結果正式出爐。在逾71%破紀錄投票率下,香港地區政治版圖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民主派合共取得388席,比以往增加263席,18區中有17區由民主派取得過議席,民主黨一躍成為最大黨,多區均出現多名年輕的政治素人當選。建制派只有59席,比上屆大減240席,許多資深議員和大將均宣告敗選。

香港民主派認為有關結果是「變相公投」,反映市民強烈希望政府回應示威浪潮的「五大訴求」,建制派則認為,區議會已不能只靠地區民生工作,會作出深切檢討。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5日早晨表示,特區政府一定會虛心聆聽市民的意見,並「認真反思」。

票數比和席位比差異何來

這是主權移交以來,民主派在區選中獲得的最佳成績,但如果按票數劃分,民主派和建制派獲得的票數約為57%比41%,與傳統意義上兩個陣營票數約「六四比」的狀況類似,兩者差距約40多萬張選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選舉翌日中環繼續有抗議活動。

雖然多個建制派大將落敗,但其實質票數普遍有增幅,即保住基本票源外,這次示威也激發到一些原本投票意欲不高,但反對示威暴力及堵路的人支持。

示威浪潮激發了民主派的動員能力,在「和勇不分(即和平與激進示威者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前題下,票源沒有大幅度分散,僅少數出現撞區令建制派獲利的情況。下年舉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能否團結一致,不像以往在多區出現競爭,以及能否繼續在反修例風波後維持票源,是民主派面對的挑戰。

能否影響香港特首人選

區議會選舉結果的歷史性改變還意味著,民主派有可能在未來香港特首選舉有更大話語權。在1200人組成可以選特首的香港選舉委員會中,有117席是由區議員擔任,過往因為建制派壟斷區議會,這117席一直由建制派區議員擔任,如果民主派最終奪得這百多席, 連同民主派本身在選舉委員會中的340多席,如今可能在委員會有約460席,佔超過三分之一。

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今次結果不能夠改變現時的政治僵局,就算民主派全取選委會議席,特首選舉的主導權仍然在中央手中。他亦指出,2003年民主派也在區議會多區獲得過半議席,但並沒有影響建制派之後的立法會選舉形勢。

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教授方保恆說,在2012年特首選戰中,當選人梁振英僅僅得689票當選,落敗的唐英年獲得285票,唐被視為與香港本地資本關係密切的候選人,且獲得首富李嘉誠公開支持, 方保恆認為,如果民主派和本地資本勢力結盟,就隨時有足夠票數自行決定特首人選。

「北京要避免出現這種『政變』,恐怕只能重新統戰本地資本……北京與本地代理人的關係從來複雜,香港仍是中共無法完全控制的境外地區,」方保恆說,「短期就看林鄭月娥會否被快速撤換,由與本地資本關係緊密的人取代。」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選舉翌日,建制派議員葉劉淑儀被示威者指罵,要警員護送離開。

香港示威會走向平息嗎

香港示威者近月傾向更激進示威,曾發起「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大規模堵塞交通和暴力升級,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對BBC中文說,結果讓北京和香港政府了解到,社會對運動支持度仍然相當高,並沒有慢慢消退,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未能有效回應民意,只是強調「止暴制亂」,造成市民逆反,如果繼續在這問題上採取「拖字訣」,是不能夠解決問題。

他認為,民主派獲得大多數議席,對「反修例運動」有正面影響,因為社運人士難以持續不上班、以義務性質投入運動,區議會提供了資源,包括議員薪水、辦事處及地區網絡等,可以用作支援運動的發展,但這亦意味著,民主派靠攏更激烈抗爭路線,以往提倡溫和妥協、與北京溝通的路線難以複再。

BBC記者喬納森·赫德(Jonathan Head)分析認為,除非政府回應示威者訴求,示威浪潮將會繼續,在選舉翌日,仍然有人在香港中環高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而防暴警員似員不太肯定自己可以多強硬,亦有新當選的議員到訪理工大學,去聲援仍然被包圍的示威者。

雖然特首林鄭月娥說會認真反思市民的不滿,但喬納森·赫德說,要中國同意她才能夠作出讓步,北京可能會希望用一些沒有那麼爭議的人取代她的職位。香港的反對派仍然遇到挑戰,新一批的年輕區議員要回應本土議題,不是單純追求民主,要思考如何更有效地合作去爭取中央政府的讓步。

中國會對香港區選結果作出如何回應目前備受關注,官方媒體新華社在25日下午2時許發表了有關香港區議會選舉的報道,報道中沒有提及民主派獲勝的消息,但批評「過去5個多月中,亂港暴力分子與外部勢力遙相呼應,不斷製造、升級暴力活動,造成香港社會政治氛圍對立、社會情緒撕裂、經濟民生發展受挫。持續數月的社會動蕩,嚴重干擾了選舉進程。選舉當日,有亂港分子對愛國愛港候選人進行滋擾。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仍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認為,是西方一些勢力,拼命為香港反對派助選,無論哪一方獲得更多席位,區議會能夠被政治化的空間有限,「香港處在中國治下,這個事實永遠變不了」。香港前警務處處長鄧竟成稱,選舉結果不會影響警隊以「止暴制亂」為大方向的工作,並希望新當選議員配合政府和警方,盡「止暴制亂」的責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