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第一天:恐怖、焦慮與鎮定

戴口罩的小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新型冠狀病毒繼續大規模傳播。繼中國湖北省武漢市1月23日停擺陸、水客運交通,並削減空運之後,總共有13個市縣宣佈「封城」,不同程度交通停運。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的最新數據,截至1月23日24時,中國各地區累計確診830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累計死亡26人,其中24人來自湖北省。

據《澎湃新聞》1月23日報導,湖北省中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等8家醫院發出公告,向社會各界徵集防護物資。其中多家醫院證實,外科口罩、防護服、手術衣、防護面罩等物資只能再撐3到4天。

與此同時,社交媒體微信中也傳出醫務人超負荷工作,上下班困難,孩子無人照顧等信息。

封城兩日內,焦慮、不安、無奈、震驚等情緒在普通市民中蔓延。本該親朋好友齊歡慶的農曆新年,也因此蒙上一層陰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武漢菜場,人人戴口罩。

「氣氛挺恐怖的,心情很焦慮」

25歲的武漢市民馮小姐在北京上班。1月22日,她坐高鐵返回家鄉,一路都感覺氣氛不對。「快到武漢時,車上九成人都戴上了口罩,面對面不講話,看著挺恐怖的」,馮小姐對BBC說。

高鐵在晚上9點半到達,武漢車站與往年春運大為不同。「大廳空蕩蕩,只有零星幾個人。」 家人開車去接她,路上依然冷冷清清,極少行人和車輛往來。

23日凌晨兩點,官方在社交媒體上宣佈當天10點「封城」,停運全市海陸空交通。馮小姐這時才意識到疫情如此嚴重,後悔決定回家過年。「之前一直以為能控制,現在發現不是這回事。」

她擔心年後如何返回北京工作。沒有交通怎麼回北京?如果感染上病毒怎麼辦?就算沒有感染,會不會到了北京就被隔離?……一系列問題在她腦海中盤旋。

「現在和朋友交流主要在雲上」,馮小姐一邊焦慮,一邊還自我打趣的說道。她是指用微信的通話和視頻功能與朋友聊天,不過回來以後,話題幾乎一股腦變成了討論武漢肺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爆發後,武漢封閉海鮮市場。

「自我隔離吧,別給別人添麻煩」

同時,在社交媒體上,謠言四起。有人說,武警部隊會在市區上方撒消毒劑,提醒市民注意。還有人說,抽煙喝酒能抵抗冠狀病毒。部分後來被官方闢謠。

33歲的程女士在接受BBC的採訪時說,此前對疫情也不以為然,認為會很快得到控制。1月18日,就有英國研究者估計,實際已經感染的人數至少1700例。而當時官方數字顯示為41例,並稱疫情在可控範圍。

直到21日在微博上得知,有15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程女士才緊張起來。當天下樓買菜,也只看到少數部分人戴口罩。「大部分是年輕人,可能消息比較快。」兩天後,程女士再次觀察,九成市民才戴上了口罩。

程女士提前備好了蔬菜和肉類,年就在自己家過了。走親戚,串巷子,會朋友,一系列節目統統取消了。

「沒辦法,自我隔離吧,也別給別人添麻煩」,程女士無奈地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本該舉家歡慶的農曆新年,蒙上一層陰影。

「既來之則安之吧」

中國律師斯偉江因家人在武漢住院,不得不前往看望。但因「封城」而被迫滯留在武漢。「來時有點猶豫,感覺裏邊肯定藏著點什麼,怎麼肺炎會這麼愛國,只傳香港和海外,不傳染國內?」

他跟朋友聊天,感到大家的情緒還是有點緊張。但這種情況不可抗拒,緊張、擔心都沒用,「既來之則安之吧」,他對BBC說。

封城之後,據他觀察,街道上人很少,但大部分便利店都如常開放。擺放礦泉水和方便麵的架子幾乎掃蕩一空。「感覺武漢人民還是很淡定,超市還有促銷員在呢,街上也有不戴口罩的人。」

超市裏,一位老太太進超市買口罩,說銀行沒口罩不讓進。斯偉江見到很多人的口罩都是棉質的,似乎出現短缺趨勢。而且沒有合適的孩童口罩,他只能用大人口罩改裝。

他所在的小區張貼了「倡議書」,倡議市民不外出、勤洗手、加強鍛煉、不信謠言等。他估計,只要物資供應充分,恐慌情緒不太會出現。

「封城對不在城裏的人造成了一種心理壓力,在裏邊的人該怎樣生活,還怎樣生活」,他說。

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1月24日13:30

區域報告確診病例死亡人數
湖北54924
河北21
北京26
山東15
上海20
浙江43
廣東53
四川15
雲南2
江西7
天津7
重慶27
湖南24
河南9
廣西13
吉林3
安徽15
海南8
貴州3
寧夏2
山西1
黑龍江41
福建9
江蘇9
遼寧4
新疆2
陝西3
甘肃2
內蒙古1
澳門2
香港2
來源:國家衛健委,大陸各省市衛健委 & 香港政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