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車禍現場」發佈會 公眾憤怒中國官員管治能力低下

圖像來源,BBC Chinese

圖像加註文字,

武漢政府的發佈會被喻為"教科書級"。

新型冠狀病毒重災區中國湖北省政府1月26日晚召開有關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這是自2019年12月31日湖北武漢官方公布新型冠狀病毒後,湖北政府的首次新聞發佈會。發佈會不僅未穩軍心,反而適得其反,直接把本已沸騰的民意推向火山口。中國網友將其譽為「教科書級的發佈會」:口罩不會戴,事實錯誤,口徑相反。

「教科書級的發佈會」—大型車禍現場

發佈會上坐在左側的湖北省委秘書長別必雄戴口罩露鼻孔,中間的湖北省長王曉東未戴口罩,右側的武漢市長周先旺戴的口罩上下前後面全戴反。

而在特殊時期,地方主政官員對於外界極為關心的湖北口罩數量的三次口誤被公眾嚴厲批評,公眾再次質疑湖北政府的領導力和公信力。

在發佈會上,湖北省長王曉東稱:「(湖北)仙桃市的防護服和醫用口罩生產具有一定的優勢,年生產各類口罩108億隻,其中民用8.8億隻,醫用9.7億隻。」

隨後他收到一張紙條,於是改口說「剛才的口罩生產規模有點出入,口誤,不是108億隻,是18億隻。」 再接著又有人遞紙條,王曉東又作第二次更正:「我們省口罩的年生產能力是108萬隻,不是億是萬,單位錯了。」

而省長和市長的口徑則南轅北轍。省長王曉東說「醫用防護服、口罩等防護物資仍然特別緊缺」,市長周先旺則說,武漢防護服緊缺問題「已得到全面緩解。」

發佈會上高級官員們極不專業的表現讓公眾再次生疑,很多網友開始發帖質疑,為何湖北的領導班子未被撤換還在繼續主持工作?此前中國的互聯網曾流傳武漢市長被控制的消息,從側面印證公眾對政府的質疑和失望情緒。

疫情耽誤時間線裏的「無政府」狀態

三天前的1月24日,《湖北日報》高級記者張歐亞曾在微博公開發聲要求武漢換帥。他說:「據當前日益嚴重並繼續擴大的異常嚴峻的形勢,當前的台上者不具這樣的領導指揮力!為了武漢,希望立即換帥!!!」。但張歐亞被要求刪除微博,《湖北日報》向武漢市委道歉。

本次疫情初期武漢存在瞞報問題、官員缺乏應急能力,導致錯過黃金防疫期讓病毒向全中國和世界散播。網友更是批評「武漢小跑進入無政府狀態」。在最新回應批評的採訪中,武漢市長1月27日對中國央視新聞稱:「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

武漢衛健委第一次公布疫情在2019年12月31日,當時已有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

從1月12號到1月16日,武漢官網的病例人數維持在41例,在五天時間內一直堅稱無新增病例。彼時英國科學家計算出感染人數可達1700人。彼時中國境外陸續發現感染病例,但中國其它省份未發現疑似病例。網友彼時還在打趣:「新型冠狀病毒是愛國的,只傳境外,不傳境內。」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目前,病毒已蔓延至中國23個省和直轄市及澳門、台灣、泰國、日本、韓國和美國(圖為武漢漢口火車站)。

彼時香港的疑似案例在激增,香港得不到有效的信息,於是1月14日,香港政府曾率團到武漢考察疫情,隨團的還有香港媒體記者。但數名記者在收治患者的醫院範圍拍攝期間被截查,之後被帶入醫院內的派出所,至少四家香港媒體的記者和攝影師被檢查隨身物品,職員亦拍攝回鄉證及記者證,並要求刪除在醫院範圍內拍攝的影片。

彼時,1月12日有675名代表參會的湖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武漢召開,直至18日圓滿落幕。

武漢人代會結束後的第二天:1月19日,武漢的新增病例大幅上升,比18日新增59例。

在感染人數激增之時,據當地媒體報道,疫區中心的武漢於1月18日在當地的百步亭社區舉辦 「萬家宴」活動,有4萬多個家庭參加引發爭議和批評。3天後的1月21日在接受中國央視採訪時,武漢市長周先旺辯解稱: 「對這件事預警不夠,目前還沒有交叉感染的情況」。

武漢市文旅局也宣佈從1月20日啟動中國新年活動,免費送出20萬張「文旅惠民劵」,成功預約者可於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費參觀黃鶴樓等武漢全市30個景區,此舉引起一片罵聲後隨後在21號緊急叫停。

至此武漢的官方說法都停留在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

1月21日,當地媒體報道,湖北省繼續舉辦春節團拜會,省委領導全數出席,被公眾詬病:彼時疫情已經火燒城牆,領導還在歌舞升平迎春節。疫情急速擴散,在此期間武漢的多家一線醫院直接繞過上級主管部門武漢衛健委,通過社交媒體向社會公開徵集捐贈醫療物資。

兩天後的1月23日,武漢市率先從宣佈「封城」,停止對外的公路、航運,並關閉市內的公交和地鐵線路。私家車後續也被禁止上路,一些民眾批評對生活造成不便。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武漢周四(1月23日)突然關閉公交運營,並要求市民不要離開該城市。

封城後的地域歧視和舉報機制

封城造成民眾恐慌,據武漢市最新公布的數字,約有1400萬人的武漢,在封城之前約500萬人流向中國各省市。中國各地開始陸續出現地域歧視和排擠湖北人的情況。

中國河南省的一些農村民宅的門前被貼上「本戶有武漢返鄉人員,請勿相互來往」、「帶病回村,不肖子孫」的橫幅。

圖像來源,Weibo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媒體宣傳河南採取措施嚴控武漢返鄉人員

很多中國村莊還在村口道路設立路障和勸返點,禁止非本地人員入內。很多湖北省外的賓館拒絶湖北人入住,從武漢返家人員的信息在中國互聯網被洩露。但隨後中國網友呼籲停止洩漏信息,稱「倒霉的湖北人不過是下一個倒霉的我們。」

中國國務院在1月24日發佈疫情防控線索徵集通知。中國媒體上出現「我向國務院舉報我家親戚聚餐了!」的標題。

而擔心從武漢返鄉未自覺自我隔離的人士,在中國社交軟件微信上可以舉報,線索直接上報政府。

制度塑造和利用人性的惡

BBC中文 新聞總編 Vivian Wu

封城不是棄城。現在出現全國性歧視湖北人,人人自危,各自為營的局面很令人擔憂。說好的大國氣度,小康社會在哪裏?在封城過程中,暴露出很多問題。處理方式的簡單粗暴,缺乏同理心和自私,網民甚至批評這是「跑步回到義和團時代」。 當然公民社會中還是不斷有人在伸出援手, 但必須說現在的點滴進步更多是個人的努力。

1998年抗洪和2008年汶川地震期間,中國人還會喊出 「一方有難 八方支援」 的口號,能看出來,在多年的制度性禁止反思之後,中國政府的社會治理水平只在控制信息自由流動,專制維穩手段上有了長足提高。中國公民社會意識,社會文明管理方面反而出現倒退。制度性忽略人權,違背人性的行政管理和反普世價值的教育,讓人的素質不斷跌落,人性裏的惡被制度性塑造並利用著。